本面地址:
当前位置:首页»都市言情»【大夫任颖星之初遇石女】
【大夫任颖星之初遇石女】
上一篇:【指间的电流】下一篇:【渴望】
            大夫任颖星之初遇石女



  今日是星期五合该有事,中午时候心思思去了一趟石龙市人民医院找我多年冇见的老死叙旧,他名王伟荣、是石龙市人民医院的院长。

  大家见面后当然开心了!话到正题了,伟荣问我找他可有要事,我话只是心思思想找你叙旧别无他意。

  他点点头道:「大哥来得正是时候;今次明益大哥了。」

  我奇怪地反问:「明益我?」哦!伟荣道:「我说清楚大哥就明了。」
  事原是一星期前有一位姑娘来医院作婚前验查,一个新手的当值医生不够经验,怀疑那姑娘可能是石女,所以约了那姑娘今个儿下午二时由我亲自来覆验。刚巧我又接了个急电要去开会,所以……由大哥代替我来做覆验,不是明益大哥了吗?又接着道:「那个当值医生还笑道:那姑娘是个处女,而且阴毛很长很密,远些望好像穿了一件小底裤呢?」

  我一听见阴毛很长很密,哇!那是我的至爱!便一口答应了伟荣代替他来做覆验医师!(我!任颖星也是一个妇科医生医务室就设在石碣镇。)

  一时许我就坐在主治医师的坐位上看杂志等侯那个姑娘来覆验,时间一分一秒地过了,二时卄五分了,尚不见姑娘的踪影,心想:「那姑娘可能不来了!」话口未完,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由远而近,由近到见。

  壹位身高大约1。65公分高,一张令人百看不厌的鹅蛋面形,眼大大,高鼻梁,面上并没有化装只涂了点口红的樱桃小口,穿着壹套淡黄色连衣裙,长发披肩的姑娘走了进来,身材真是凹凸有致,满面不好意思地道:「大夫!真对不起!外边发生交通意外,我迟到了!」虽然气喘,但把声真系好听。

  顺手关上检查室的门,下了闩,指着正中央的壹张检查床对姑娘道:「去,把衣服全脱了,躺在床上面。」

  她也乖乖地红着脸背对着我脱下了连衣裙,接着又脱下了粉红色的蕾丝花边胸罩和粉红色的内裤,一身白裹透红的肤色,真诱死人,姑娘慢慢地躺在了床上,鞋袜也脱了光着双脚,按着我的吩咐将双脚放上了检查床两边的靠脚上,我强克制着自己的兴奋,走上前去拉上了刚好遮过了她颈子的布帘,分隔成了两个空间。这样只有我看见她的裸体而她就看不到我在布帘后的一切了。

  没有了她视线的烕脇,我可放胆先大饱眼福了。现在躺在我面前的是壹具呈M字型的美妙少女裸体,我可慢慢欣赏,那姑娘浑圆而结实的乳房,白裹透红却坚挺的顶着两颗像珍珠般而浅红胭脂色的乳头,真想一口将它吃了,顺着她的双乳向下望去,咦!黄蜂腰,甴曱肚,身上简直没有壹点多余的赘肉,双腿细长,大腿丰满,长而密的鸟黑阴毛,将整个小穴及菊花穴也遮盖了。真的好像穿了一件黑色的迷你小内衭.

  狠狠地吞了壹口口水,柔声地我问那姑娘:「来检查之前有否洗过阴户吗?」
  她轻轻地回答:「有的大夫!我这次是来覆验的,知道会检查那个地方,所以在家先洗净了的,应该没有臭味吧?」

  我听了之后便将脸凑近她的阴部用鼻子用力的索了一下,壹股混和着淡淡橙香皂味和女人阴部特有的骚味立刻充斥徘徊在我的鼻腔,脑海中。我现在终于体会到灵魂出窍是什么感觉了。

  「大夫!大夫!」听到姑娘叫了两声,方才回过神来!

  于是又问:「今次来覆验知道要验查什么吗?」

  姑娘轻轻道:「知道!」

  我走到她两腿中间拖过来旁边壹盏聚光灯,又戴好口罩还有壹面五官科医生那种头镜,开亮了聚光灯后细细力地抬高及垫起了她浑圆而结实的屁股,将整个阴部更加特出了,用左手拨开姑娘长而密的阴毛,但见那两片丰满的粉红嫩肉虽然在双腿分开的情况下依然紧紧地合在壹起……

  我再用食,中二指轻轻掰开她的外阴唇,姑娘的身体颤动了壹下嘴里也轻轻地呻吟了出声,一个美妙粉嫩的小穴立即现在我眼前,我眼定定呆呆的望着这只美穴,那阴道口的洞孔只有如一个小铜钱般大小,两根手指头也难插入,上面淡粉红色的阴蒂也巍巍地从包皮里探出了头。

  因阴毛实在太密,我尚未能有机会见到那姑娘的菊花小穴,「想必下面也是一样淡粉红色吧!」我合上双眼,让心跳平复一下,定一定神后,拿起了一只最小型号的扩阴钳,对着姑娘小铜钱般大小的阴道口洞孔轻轻插入小许……

  「啊!」由于扩阴钳是白钢造的,有点冰冷,当它一触及姑娘的阴道口,基于本能的自然反应就是阴道口一收缩,小穴夹实了扩阴钳,「痛……冻……大夫!」一声惊呼!姑娘惊觉到有异物侵入她的小洞。

  「别慌!」我道:「是开始要替你验查了,别动!」

  「好痛!大夫!我……」姑娘低声道。

  「哦!因你的阴道孔太小了,难免会有少许痛,忍耐一点吧!」

  我用壹只手再次分开她的大阴唇,滴了几滴凡士林润滑液,另外壹只手试探性的在她阴部上下抚摸了起来,还有意无意地触摸她的阴蒂,弄到姑娘的身体非常紧张地紧绷着,嘴里不时传来压抑下去的呻吟。

  我将那扩阴器慢慢张大,姑娘的阴道口洞孔也慢慢张大,「呀!痛!好痛呵!大夫!」姑娘哭出来了。(当然痛了,一个未经人道的处女小小的阴道口被那扩阴器强行张开,不痛才是奇事。)

  「行了!行了!」我安慰她。经我轻轻抚摸她的阴蒂几分鈡后,我发现从她小穴里流出了壹股淡乳白色的液体,姑娘不哭了,正在享受我的轻轻抚摸,我用绵条擦去姑娘小穴里流出的淡乳白色液体,用放大头镜对正姑娘的阴道口,距阴道口大约一英寸深吧,我看见一块奶白色的簿膜,完整地封着阴道,那膜比普通的处女膜是厚了小小,所以不像透明而呈奶白色的。

  膜的中心只有几个很小的孔,是经血流出的通道出口。(太完美的处女膜了,怪不得上一次那当值医生怀疑那姑娘可能是石女了)。

  我拔出了插入姑娘阴道口内的扩阴器,双眼可未离开过姑娘的美穴,长长地舒了口气;道:「姑娘,你不是石女,但你的处女膜是比常人厚了点,俗称假石女。如你婚后与丈夫行房也很困难,因你丈夫的阳具是很难强行插破你的处女膜,或因你很难忍受那种破瓜之痛,而不肯让你丈夫强行插入替你破瓜,以后你对行房会有一种恐惧感,你丈夫抚摸你也会令你精神紧张。更不用说生小孩子了。」
  姑娘听后很焦急地哭问:「大夫!那怎办?你一定要帮我啊!求求你!」(这样长久对住姑娘的美穴,我的阳具简直硬到可撑破两重布而出来凉快了!)
  心中一动:邪念立生。我道:「姑娘!或许真实未如我所说的这么糟!不如同你做一个实验,如果成功了,你就不用做任何手术,只要躺在床上休飬几个小时便可回家了!」

  「真的!大夫!你别骗我开心啊!」姑娘破涕为笑道:「要做一个怎么样的实验呢?大夫!」

  我故作为难的道:「姑娘!同你做这个实验,你也一定要忍得痛,如果你不忍得痛,就不用做了!」

  姑娘忙道:「得!我忍得痛!死也要忍得住!」

  「好吧!我是要将一条微温的金属棒插入你的小穴内,借助那金属棒有震动的作用,可轻易地打开你的处女膜,之后的就易解决了。」

  姑娘听后一呆,口吃吃地道:「用金属棒……插……啊!插……入……小穴。啊!会很痛啊!」

  我道:「姑娘!若果你不忍得痛,就不用做了!起身穿好衣服后等侯办理做手术的日期吧!」

  姑娘忙道:「大夫!你开始吧!我不怕痛!」说完还将两腿张得大大。(迷人的小穴引得我睇到差小小忍唔住要射湿晒条底衭呀!)

  我道:「好吧!我会弄到你很有需要时才将微温的金属棒插入你的小穴内,尽量减低你的痛苦吧!」

  「多谢大夫!」姑娘合上双眼假睡了,任得我如何玩弄她的小穴。

  这时我已脱下裤子了,大炮早已高高的举起向住姑娘的美穴致敬。用双手拨开姑娘长而密的阴毛,一面向下拨,终于可见到姑娘神秘的菊花穴了,粉红而紧密的屎眼,成朶菊花形。十分可爱,小孔小得简直不容任何东西侵入,欣赏完了姑娘神秘的菊花穴。用右手食中二指轻轻掰开姑娘美妙粉嫩的外阴唇,淡粉红色像粒珍似的阴蒂也露出来了!

  张口一合,就含住了那粒珍珠,姑娘的身体颤动了壹下,不敢张开眼,我用舌尖轻轻地舐着那粒珍珠,软中带硬,啊!姑娘有点儿兴奋了,像粒珍珠似的阴蒂微微充血,(像男性的阳具一样,充血会硬)所以会软中带硬,(女生的死穴是阴蒂,处女或滛妇都好,一经男生舐着阴蒂,就会全身稣软,淫水长流)。
  眼下这姑娘也轻轻地呻吟了出声,微弱地道:「大夫!我……我……好……难过,小穴内好痒呀!啊……」

  我装作听不到,突然用牙尖轻轻咬了姑娘的阴蒂一下,姑娘全身一震,我的颈及喉部一热,同时「啊……」的一声。姑娘潮吹了!射到我一颈都湿了,是姑娘这么快就来了高潮!

  姑娘红着面羞答答地道:「大夫!我尿尿了,对不起!」

  「不要紧,我们继续吧!」

  姑娘红着面又道:「大夫!一定要用金属棒插入破处女膜吗?」

  我一呆,道:「当然不是,用金属棒插入你的小穴,是尽量减低你的痛苦吧!」
  姑娘大着胆子道:「反正要破身,不如由大夫你……代着呢……」

  「我不想用金属棒!又泠又硬,我想试真的。」

  「试……真……的?」

  姑娘道:「是的!你刚才弄到我很舒服,我有点喜欢你,你会对我很温柔的,是吗?大夫!」(姑娘的大胆言行是有原因的,往后与她相交了她才说给我知。那是后话暂且不提)

  我道:「我十分愿意,我会很温柔的。如果你觉得真的不能忍受,叫我停止吧!我也希望姑娘快乐。」

  姑娘也不多言,双眼紧闭,胸脯起伏不止,我很明白到女孩子对第一次的性交是充满恐惧心的,必须让她放松心理,于是我俯下头,对住姑娘的小穴,姑娘的小穴刚才潮吹了一次,有点尿骚味,不过尚可忍受,伸出舌尖轻轻舐住她的两片小阴唇开始,剥出了小珍珠,又含住了轻轻地吮弄着……

  她被我弄得屁股不停地扭动,两腿已从床两边的靠脚上脱出而紧紧的夹住我的头,气息急促,口里发出嘤嘤呻吟声,阴户中一股清澈的滛水涌涌而出了,不用她求我也知是时候了,一手握着阳具,慢慢起身用阳具对正姑娘的小穴二指难容的小洞口,小心翼翼的插入去,由于有滛水的润滑作用,我的亀头也只进入小许。

  啊!感觉就像穿上一双不合码的新鞋一样,亀头被套得紧紧的,而姑娘也感觉到自己的小穴正被某样巨大的东西侵入,使得她狭小的小穴有如同被撕裂般的剧痛瞬间扩张开来,小声在我耳边说:「大夫,好痛啊……」双手也紧紧地扣住我的脖子,眼泪也流了下来。

  我忙用舌头舔着她的眼泪,并安慰地说:「宝贝,第一次都是这样的,忍一下就好了。」

  说完又改用咀轮流揉捏搓压着她的那双乳房和小巧的乳头,在我努力的挑逗下,姑娘一对软滑又有弹性的乳房也越摸越大,越揉越挺,乳头的颜色也从粉红逐渐变为艳红,乳头高高的翘起。我想她这辈子也没这么受刺激过!

  姑娘的身体又轻轻的扭动着,脸上泛起了一片绯红。潮水般的爱液由阴道内涌出。我要给我这个美丽的姑娘开苞啦!

  我把阴茎抽出少许,再狠狠用力一插,亀头又再进入了小许,真的很紧。我不禁惊讶姑娘阴道的紧窄程度比想像中更紧窄。我不断用力慢慢插入,再加上爱液的润滑下,龟头感觉到顶着一块小薄膜了,我知道已触到姑娘的处女膜,于是我将阴茎缓缓抽出,停在她的阴道口!

  深吸一口气,双手抓住她的小蛮腰,腰部用力一沉,把我的阴茎深深的插入,但遇到的阻力也很大……

  未能一下插穿她的处女膜;姑娘还是「蓬门今始为君开」的处女,我那完全勃起的龟头把那紧窄,娇小的嫩穴口撑得大大的,姑娘感到一根又粗又大的东西粗暴地顶着伸进了自己的那鲜嫩的处女穴,在她处女嫩穴中强行地深入,那如同被撕裂般的剧痛令姑娘哭道:「大夫!好痛呀!」

  我不忍心她受苦,便停止了进攻,吻着姑娘的眼泪,轻轻地对她说:「不如改用麻醉式吧!好吗?」

  姑娘轻轻点了点头,我拿起床边的那个麻醉气体口罩,罩在她的口鼻上,让她吸了几口,便拿开了口罩,姑娘这时已沉沉入睡了,睡得可真甜!

  看着姑娘百看不厌的鹅蛋面,有一种很纯洁的气质,令人有不忍侵犯之感,自已心中也有点自责了,是不是太过份了呢?我是应该保留她的处女膜,创造一个完美的处女身让与她丈夫分享的,我是大夫,我做得到这一点!于是连忙收恰好心情,心中最亳无杂念,用我的专业为姑娘做手术了。

  拿起一只最小型号的扩阴钳,又滴了几滴凡士林润滑液在姑娘的阴道口,便将扩阴钳插入姑娘的阴洞内直申近至处女膜,这时姑娘是睡着了,不感到痛,我放心的将扩阴器慢慢张大,在聚光灯的照射下,一块奶白色的簿膜又出现在眼前了,完完整整地封住阴道……

  我拿起一柄手术刀,很小心准确的在那簿膜中间划了个小十字,但处女膜的四周仍然封住阴道,但处女膜中间便有了个裂口了,只要有一点异物用力一攻,处女膜便失守了。姑娘便可过正常的性生活了。这正是我的手术成功之处,或一失手,真的将姑娘的处女膜弄穿了,就是遣憾!

  (由这一念之仁,保存了姑娘的处女膜,上天对我不簿,竟是她的未来家婆走宝了,古老的思想以为姑娘小穴做了手术,不能有孕,不会有小孩了,未能传宗接代为由,要赔钱也不要这姑娘!反而让我拾到这件宝,有了这个宝我的大夫生涯也就更多姿多彩。这是后话,另一个故事了!)

  话说回来;……我的手术很成功,姑娘的处女膜中央是没有微丝血管的,所以是没有血流出,我将扩阴器从姑娘的小穴拔出,用一块消了毒的绵巾替姑娘清浩小穴,也是最后的一次欣赏了。好人做到底,连衣服也替她穿着好了,估计时间她应该醒了!

  果然,姑娘已醒了一会啦!

  见大夫替自己清浩小穴,羞得诈作未醒吧了,这时假作一下呻吟,我便问:「姑娘醒啦!」

  姑娘回答:「我叫白水仙,大夫贵姓?」

  「哦!我!任颖星。恭喜姑娘,手术很成功姑娘休息一下可以回家了!」
  姑娘以不相信的眼神:「做手术?大夫不是要……要……」说不出口。
  我道:「姑娘……」

  「我叫白水仙;不是叫姑娘!」

  我道:「是!水仙,我为你做的是正式手术,你尚是一个真真正正的处女。」
  白水仙没有显得很高兴的只哦了一声。(后来我才知道原因,另一个故事会说明她的心态)。

  大家默默无语一会,白水仙又问:「大夫!你有名片吗?」

  「有」我拿了一张在石碣镇我设的妇科医生医务所的名片给她。

  白水仙收好了我的名片,甜甜一笑,说声:「再见!大夫!」有点依依不舍地走了!我也有点惆怅。

上一篇:【指间的电流】下一篇:【渴望】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盗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嬉闹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本页二维码使用微信及QQ扫一扫功能无效
本页二维码(来扫我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