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面地址:
当前位置:首页»都市言情»【姑嫂养奸】
【姑嫂养奸】
【姑嫂养奸】
  玉芬嫂子是我们村老家出了名的美人胚子,她没有城里人那样修眉画唇,确有城里那样容貌,她三十岁左右,白白的皮肤,一米六几的苗条身材,两个大奶子,修长的大腿,还有那丰满屁股,扁平的小腹,怎么看都不象生了孩子的女人,唉!看上一眼就让你鸡巴硬三天,她老公是个忠厚老实人,长年在外打工,留着个娇妻在家守活寡,她有一个十八九岁的姑妹和一个七岁的儿子在家相依为命,我回老家时总要多看她几眼,还有她姑妹菊花,虽然没有她嫂子苗条,但也有三分姿色,姑嫂二人是各有所长,那天中午我正准备下班,几个同事吆喝说有两个漂亮妮来找你。

  我还以为他们是在开玩笑,我一看是玉芬她们姑嫂二人,我连忙说两个大美人是稀客。玉芬嫂子说听说你在城里混的不错,特来找你的!找我有什么事?我说,找你帮忙玉芬说。有什么事你就直说我说,她说想让你给菊花找份工作,这……这事我尽量办我说,有什么问题吗?你在这里也算是个头,是不是不想帮忙啊?

  玉芬说,我说不是如果你今天说明天就要上班那肯定办不了,玉芬说不用那么急。中午了我一起去吃饭,我做庄我说,她们说不用麻烦了,我说那好你们不去,那就不要找我给菊花找工作,那样更把我麻烦了。她们姑嫂二人只好去饭,你老公在什么地方打工我回玉芬,她说在广东,我说什么时候去的,她说快半年了,我笑着说想他了吧?!玉芬用脚踢了我一脚说去……去!我说菊花的事我会尽快办。玉芬说你给办好了我会好好谢你的!我将手放在她大腿上说怎样谢?
  她轻轻推开我的手并看了菊花一眼说你想怎样谢就怎样谢!然后她问我有没有女友,我说没有呐,她说你要什么样的,嫂子帮你介绍一个,我说要和嫂子你一样漂亮的女人,去……你少贫嘴她说,菊花看见我和她嫂子眉来眼去,她站起身来离开了,这时我在将手放在玉芬的腿上说嫂子你好性感,我边说边抚摸她的大腿,她将手伸过来握住我的手说我一个种田的有什么性感,城里的女人才性感。
  我握住她的手轻轻抚摸着说你手好滑好柔软。这时菊花回来了,玉芬急忙丢开我的手。我说我好了就去告诉你们。菊花说谢谢你。

  我用脚踢了玉芬一下说等我消息!三天后经过我努力,把菊花安排在销售部门工作,当晚我骑车到菊花家己是十点多钟,玉芬给我开门,我把结果告诉了玉芬,我问玉芬菊花呢她说她和儿子去大姨家了,我看着玉芬她穿了一件红色的羊绒衫,勾勒出她成熟。丰满的身材,合适的腰身,小腹有点隆起,下身穿的是棕色的牛仔裤,屁股圆润,两条腿还是那么修长,浑身上下透出成熟女人的风韵,我顺势搂住她,她推脱,说:“我比你大那么多,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呢?”
  我更加放肆地搂住她,亲她的嘴,说:“我就是喜欢你呀!”她也就半推半就了。

  火热的唇吸吮我的嘴唇,成熟女人的强烈体臭,使我快要晕眩。

  「你也吸我的唇吧!」

  我的全身布满奇妙的冲动,如同疯狂般的抱紧嫂子的肉体。

  闻到女人强烈的味道,我的身体不停地颤抖。

  从相隔一件薄衣的肉体,能知道她的心在跳,必是点燃无法抑制的野性。贪婪的情欲。

  啊……做梦也会想的异性香唇,有生以来第一次接触女人的唇味。

  「你把舌头伸进我的嘴里吧……」

  她甜蜜的喃喃声,我用力吸她的红唇,然後把舌尖用力送入布满湿和唾液的女人嘴里。亲了一会儿,我顺势把她压到在沙发上,更加疯狂地亲吻她。这时,她开始呻吟了,不停地叫着我的名字。我用另一只手抚摩她的身体。手指因兴奋而颤抖,轻轻拉开她衣服的前摆,手指在腰和屁股的微妙曲线上徘徊,享受肉体带来的感慨。

  更高涨的情欲,使我摸到阴毛,然後向下移动,当我找到柔软的阴肉缝沟时,兴奋的感觉几乎使我无法呼吸。我的手指又沿著二个肉丘间的缝沟摸下去,摸到湿淋淋的裂缝。

  那是长久缺少男人的爱抚,为饥饿在火热叹息,暖和又湿润的感慨,使我的阴茎因兴奋几乎要涨裂。

  我开始脱她的上衣,露出了胸罩,她还在假意推脱,我解开她的胸罩,两个白白的馒头呈现在我的眼前。我不停地舔着她的乳头,她的叫声更大了,身体也不停地扭动。“哎呀……哎呀……你别……别……求你了,别动了!”我知道这是假的,所以更加卖力地舔她。我开始解她的皮带,脱她的裤子,但她用手捂着,不让我脱,而且很果断。我试了几次,都没有成功。我知道,还没有到时候呢,所以就放弃了。但她又不停地用下身使劲拱我的下身,于是我又试着脱她的裤子,她满脸通红,喘着气对我说:“你的激情让我晕眩了,受不了了!”

  我只是傻笑。于是我们又抱着亲吻,她的舌头很有劲,不停在我嘴里搅动,我的小弟弟也开始硬了,使劲顶她的下身。她坐在我的腿上,我退去她的胸罩,使劲舔着她的乳房,她大声叫着,不停地呻吟:“哎呀……你别……别舔了,我受不了呀……天哪……”。

  我开始退她的内裤,希奇,她又开始拒绝,我试了几次都没有退下来。哎,又和以前一样了!但她的叫声却没有停止。我从后面又抱住她,放在我的双腿上,乘机退她的内裤,天哪,这次她竟然没有反抗,还顺势抬了屁股,方便我退她的内裤。真的脱下来了,我把硬邦邦的小弟弟对着她的小穴,一边抬着屁股配合我对准,我还没有使劲,她却使劲往下一坐,天哪,当时那种感觉简直美极了,紧紧地包裹在她的小穴里,湿润。暖和的感觉,女人特有的幽香,一阵阵的卷入鼻中,使我头昏脑涨,难於禁持了,下意识的,我只知道挺起我那根铁硬的阴茎,乱动乱顶。我也在腰上用力从下向上挺起,随著滑溜的感觉,拨开两片肉,肉棒插入布满淫水的肉洞深处。肉洞的深处似乎获得期待已久的肉棒,兴奋的蠕动。
  只听「吱」地一响!

  又粗又长的大鸡巴齐根而没!

  「哎呀呀,……哎……呀……。」

  终于忍受不了这入心的麻痒快乐,娇声呼叫着:「哎呀呀,好痒呀!好痒!」
  「大鸡巴,加劲!死死地冲,搞!」

  「求你,亲鸡巴!我快乐死了!我要……。」虽然生过孩子,但她的阴道还非常紧凑,可能是丈夫很少使用的缘故,她还嘴硬的呻吟说「哎呀呀,好痒呀!
  好痒!」

  麻痹般的快感越来越多,两个人的欲火也更炽热,淫洞也流出更多的淫她羞涩的睁开美眸看了我一眼,以轻如蚊呐般的声音道:你的……太大了……啊。啊……好粗……啊……插得人家……快要……裂开了……啊……啊……你的宝贝……好舒适……插得……人家……那里……好鸡巴……鸡巴……用力=……再用力……啊……啊……好……好……我的……好哥哥……哎吆……我……快要……死了……恩……恩……快要……被你……顶死了……啊……啊……“说完,她羞涩的闭上眼睛,长长的睫毛在微微的颤抖。

  「你不能出去……不能拔出去……」

  因为淫水太滑润,抽插时肉棒不小心会脱落出来,她急忙抓住後塞回自己的肉洞里。

  「啊……!好啊……亲爱的……好舒适啊……」

  拼命的淫叫声,抱紧我的身体,把双腿分开到快要裂开的程度,双脚伸在垫被上也不安份的抽畜,同时上身向後仰发出呜咽声。室内顿时响起一阵急促的“啪……啪……”的声音,如同急促的鼓点,敲在我们的心房。“啊……轻点啊……啊……啊……太棒了……你的……大鸡吧……插的……我……好舒适……小穴……里……好痒啊……你快用力……别在……折腾……我了……你……快点……用力……啊……真舒适,……你的鸡吧……真大……都插到。我的花芯……用力……让我舒适……舒适吧……快用力吧……好爽……快……我……已经……已经……受不了……你的大鸡吧……快啊……我要……上天了……求求你……再快点……不要停……我要死了……啊……舒适啊……“

  " 她现在是尝到女人最大的欢乐,为欢喜疯狂!! "於是我更加用力抽插,从肉洞里发出卜滋卜滋的声音。不久後在龟头上感到异常的刺激,快感越来越大,然後扩大,变成无以形容的喜悦……这时候,我觉得牺牲一切,换取这样的快乐是值得的,我绝不後悔……「噢!好……好啊……」「哎呀呼,我的妈呀!
  痒死了,麻死了!大爷,大爷,……………我,我不来了。」「哎呀!痒,痒呀…………。」「啊……不行了……我受不了了……喔……好舒适……」我双手抓自已的乳房作狠命的搓揉狂按!

  鸡巴的冲击忽然变野了,在阴户口中出入也像闪电一般地快速猛烈。忽地,龟头又忽然死死地顶住了她的花心,上下左右的磨擦。

  这一磨一顶,简至象顶到了她的心块尖上,磨着她每一根神经未稍,她忽地颠声张叫:「啊!我要死了,我受不了啦!」

  「老公……亲大爷,你把我搞死吧!我不要活了……我愿死在……你的……你的鸡巴之下,……!」啊……啊……嗯……啊……轻点……慢一点……喔……」
  她请求的呻吟只加深我内心的兽性。

  「舒不舒适啊……」我暴涨的阴茎猛烈的抽差她紧缩的蜜穴。

  「嗯……喔……好棒……我快死了……嗯……啊……」“啊……啊……这下好深……啊……啊……你的……鸡吧……真大呀……插得我……太舒适了……啊啊……这么大的……鸡吧……啊……爽死……我了……快……快……用力插……啊……顶到我的……子宫了……哎吆……啊……哦……我从来……没有……这样……舒适过……恩……恩……大鸡吧……插的我……舒适……死了……啊……简直……太爽了……啊。啊……我爽死了……啊……啊……“啊……啊……我……不行了……啊……啊……大鸡吧……真好……慢点……不……快点……我的小穴……好痒……啊……啊……怎么了……怎么这样啊……我受不了……快……“我也像疯了一样”。玉芬嫂子……啊……我操你……我要操死你……我操你的逼……“

  炽烈的阴液,像喷泉一样从花心口中射出,射上了那龟头,也射入紧顶着花心的龟头口中。我小心翼翼地将她的身躯翻转,紧紧搂着她白嫩的屁股,不让大鸡巴从阴户中滑出来。

  我将她的身躯摆正,又将她的双腿作八字型分开,并拿来一个枕头,垫在她的屁股之下,然后,双手紧紧抓住她的双乳用力的搓揉抚弄。“使劲嘛,动嘛,啊……,噢……,动……搞……死……了……啊……”,“亲人……啊……,我……嗯……要……要……嘛……噢……,搞……我……嗯……,不要……呀……插我……啊……“

  我不再怜香惜玉,硬挺挺的鸡巴对着阴户就是一阵狂轰滥炸……!只见她神情越来越亢奋,嘴里还发出淫荡的呻吟声。在呻吟声中夹杂着含混不清的‘快…
  …嘛……,嗯……你用劲……啊……噢……‘。没多久,我就感到要射了,她好象也感觉到了。用腿紧紧的夹住我。手也使劲的抱住我的腰,屁股用力的扭了起来。我在也忍不住了,一泻如注。

  她本来瘫软的身子,只片刻之间又开始活跃起来,这举动之间显得十分的娇弱无力。刚才那胡天胡地的疯狂,透支了她太多的精力,她全身疲软已极,身体间再也凝集不起力量。

  那一夜,我销魂在玉芬的肉体上,她也折服在我鸡巴下,三天后菊花来上班了,她体材偏丰满,有167左右,流短发,圆脸,笑的样子挺好看的。人长的很普通。我第一回看到她,是没什么想法,她看上去太象个良家妇女让我动了恻隐之心,由于在公司她跟其他同事不太熟悉,她三天两头下班约我出去,加上我又是单身一人,那日吃饭时,我让菊花陪我喝酒,她怎么也不肯,再三的戏说下,她终于陪喝了两杯,看着她娇艳红红的脸夹,她醉了,我好兴奋,我扶着她回到她的住处,我一只手搂住她,一只手伸到她的后背,解开她的胸罩。

  而后,就开始扶摸她的乳房和乳头。她的喘气声越来越急促了。我就把她放到在沙发上,掀起她的上衣。她的乳房好大,乳头暗黑色的。以变大了。我趴上来就温柔的亲了起来。一只手伸到她的裙子里,摸了起来。她下面已经有点湿润了,水还不是很多。我找到了那棵小豆,轻便的摸她,她开始大声的呻吟了,她说,不要,不要。我也开始亲她的腋下。她的腋毛不是很浓密,顺势我亲她的小腹。各位要记住。有的女人肚脐也是非常非常的敏感。

  我的舌头在她肚脐眼上打转的时候,她人也在打颤。开始用腿把我的裤子褪到小腿上。她开始大声的呻吟了,也把手伸到我的下面,她把我的裤子褪到小腿上。更用力的在握住我的小弟弟。我的舌头开始在她的阴部旁游动。她喘着气说,不要亲那里。我抬起头,看了她一眼,说你没有试过吧。我会让你快乐的飞起来的。她不说话,但把腿夹的紧紧的。我也不急,舌头先在她的腹股沟亲了起来。
  不一会,她的腿就慢慢的打开了。我认真的看了她的阴部,大阴唇异常的丰满。

  小阴唇也肥,也挺黑的。阴毛不是很多。我用舌头轻轻的点击她的阴蒂,她的身体猛的收缩一下。我含着她的小阴唇,她抓住我的手,在大口的喘气。我就温柔的吻着,她说,我不行了。你放近来吧。我不理她。改亲她的阴蒂了,就一会,她人几乎坐了起来。她的高潮快要来临了。我放慢了节奏。我一边手在摸她湿润的阴部,一边在亲吻她的耳朵。

  她急了,一把握主我的小弟弟。直往阴道口去。当我插进去时,她流出来的不是血而是白淫,我知道她已经不是处女了,我也不推辞,调整一下姿势,一下就进去了。她满足的叫了一声,哦。我先是轻轻的抽动。过多在阴道口停留,在磨蹭着。才一会儿,就听她说,快一点,好吗?我就加快了速度。我发现越快她越兴奋。我一直在控制着节奏。她用手抱主我的背,一直在催我更快一点。我也满足她的要求,抽插的频率,……我受不了了……快来……嗯……」「啊……不行了……我受不了了……喔……好舒适……」我双手伸前握住她两颗晃动的丰乳往后拉,然后阴茎深深的插入她娇嫩无助的蜜穴,惩罚她想脱逃的念头。

  「啊……啊……嗯……啊……轻点……慢一点……喔……」她请求的呻吟只加深我内心的兽性。

  「舒不舒适啊……」我暴涨的阴茎猛烈的抽差她紧缩的蜜穴。

  她的小逼很紧,虽然她已经流了很多淫水,但是可以感觉得到她那块地还没有被太多的人开垦过,进出了几次,我觉得好了许多。我开始玩命的干上了,她的叫声很大,撕心裂肺一般。大概有人听见的话会觉得我是在杀人一样。我慢下来她的声音就小一些,我快一些,她的声音就大一些,这是我见过最可笑的叫床了。“啊……啊……我……不行了……啊……啊……大鸡吧……真好……慢点……不……快点……我的小穴……好痒……啊……啊……怎么了……怎么这样啊……我受不了……快……“我也像疯了一样”菊花……啊……我操你……我要操死你……我操你的逼……我受不了了……我要你……我要你的鸡吧……插我……操我……要你的……大鸡吧……操我……“

  我趴在她身上忍不住兴奋的轻喘著;热烘烘的阴道将我的阳具紧紧的含著,好舒适的感觉,我静静品尝著这种人间最快乐的感觉。用龟头摩擦她的大腿内侧,轻轻点在她的阴唇上,她的呻吟越来越大声,尤其碰到她的阴部时,很明显的非凡刺激;她忽然把我紧紧抱住,叫著我的名字:……操我……要你的……

  大鸡吧……操我……她用手轻轻的夹住我的龟头,带到她的阴道口,慢慢往肉洞里塞;我感觉到从龟头一直到阳具的根部慢慢的被她湿热的阴壁紧紧含住。
  她满足的叹了一口气,我决定改变战术,要在短时间内把她彻底征服;我把阳具抽出到只剩龟头还留在里面,然後一次尽根冲入,这种方式就是所谓的" 蛮干 ",我开始用力的抽送,每次都到底,她简直快疯狂了,一头秀发因为猛烈的摇动而散的满脸,两手把床单抓的皱的乱七八糟,我每插入一次,她就轻喊一声:"啊……啊……啊……啊……"她悦耳的叫声让我忍不住要射精了;我连忙用我的嘴塞住她的嘴,不让她发出声音,她还是忍不住发出有节奏的声音:" 唔……唔……唔……" 她的下体配合著节奏微微上挺,顶得我舒适的不得了;看到如此沉浸在欲海里的她,我猛力又抽插了十来下,终於要将射精了。

  " 啊……啊……我……我不行了……" 一股酸麻的强烈快感直冲我的下腹,滚烫的精液就射进了她的体内。她已无法动弹,额头和身体都冒著微汗,阴部一片湿润,她的淫水混合著一些流出的精液,构成一幅动人的山水画。

  我起身拿床头的面纸轻轻替她擦拭全身,她睁开双眼,深情的看著我,我让她给我口交,她死活不干,……从那以后我们来往的更加亲密,不过有时我也偷偷的去看看她嫂子,在一次和菊花做爱时,我说漏了嘴。我说菊花你的穴穴跟你嫂子一样,又紧水又多,她当时就把我从她身上掀下来,再也不许我碰她,第二天,她没有上班,晚上下班我到她家,她和玉芬在家,看见我来了,她也不理我,玉芬嫂子问我怎么回事?我吞吞吐吐的说没什么?肯定有事,你告诉我她说,没有什么事我说,玉芬一把掐住我的鸡巴说你是不是把她搞了,我低下头,你强暴了她玉芬说,我连忙说没……没有,是她自己愿意的我说,玉芬再次掐了我鸡巴一下说那么是什么事?你这个淫虫!我把事情全告诉了玉芬,玉芬说没事我劝劝她,她会想通的,我听了她的话,感觉轻松了许多,我抚摸着她的手贴近她耳边说菊花想独占龟头。

  玉芬道你的& 那么粗那么大,跟你上过床的女人都舍不得它。我将手伸进王芬的阴部,别闹了我去做饭,我一人看着电视,菊花听到她嫂子在做饭,她也起来进了厨房,我听见她们姑嫂二人在厨房里说着什么,我估计是玉芬在开导菊花,吃过饭后玉芬去收拾碗筷,菊花洗澡后便去了她的卧室,将门虚掩着,玉芬让今天就在这里住下,并让我去洗澡,我洗完澡还是看着电视,玉芬把嘴巴翘翘说你怎么还不去睡啊?我看了看她没有回答,我知道她的意思是让我到菊花的房间睡,玉芬嫂子也去洗澡了,我听见哗哗的水声,心里不由痒痒的,我悄悄的来到洗澡间门口,透过门缝看见她赤裸的身子,只见她高大挺拔,娇酥美丽,光彩夺目,明艷照人,胸前那对丰满的山丘,使她那艷美的胸脯过分的高耸膨隆,那滚圆丰满的屁股,鼓隆饱满的小肚子和那纤细美丽的酥腰,把她那高大挺拔的身体衬托得既丰满又苗条,既富态又娇俏,这哪里是个人间的女人,简直是个漂亮神圣,艷威逼人的美神。

  「啊!」肉噥噥的,滑溜溜的,顿时一阵娇柔酥嫩,甜美滑爽,我的全身顿时酥了。我脱下内裤进去,玉芬说你…你…我上前用嘴堵住她的嘴,狂吻她,她推开我说小妹…她…她…我说她已经知道这事,我就是想搞你,你的逼好紧好舒服,我边说边替她洗着身子,慢慢的她也抚摸着我,并把沐浴液擦我身上,替我搓背,我也为她搓背,我将她转过身来,双手抚摸着她的乳房,给我滑滑的感觉,她开始兴奋起来,并用手套弄我的鸡巴,她的鼻孔里不时传出嗯……嗯的声音,我用清水将身体上的泡沫冲去,她将我的鸡巴含在口里套弄起来,那粗大的阴茎已经塞到了口中,被迫张大了嘴巴,让那又粗又热的阳具闯入了口中。

  “宝贝儿,慢慢地吸,用你的舌头舔。你会觉得很刺激的。来吧。”「来了……我好热,我好痒……哎呀!真难受……」

  「妳怎么了?」

  「我吸了,头晕,想……」

  「想男人,是吗?」

  「想。」

  「想我怎么样?」

  「想你抱我。摸我。亲我,想你的手摸我下边,下边难受……」

  「哪里难受?是屄里痒吗?」

  「是,太胀,好想……」

  「想我用鸡巴插妳吗?我的鸡巴好大的。喔…喔…你搞的我鸡巴好痒…嗯,我将她推开,蹲下身来,她将一腿抬起,我将舌头伸进她的屄,在她双腿中间,先饱览她的阴户一阵。只见她的阴户高高凸起,长满了一片泛出光泽,柔软细长的阴毛,细长的阴沟,粉红色的两片大阴唇,紧紧的闭合着。我用手拨开粉红色的大阴唇,一粒像红豆般大的阴核,凸起在阴沟上面,微开的小洞口,两片呈鲜红色的小阴唇,紧紧的贴在大阴唇上,鲜红色的阴壁肉,正闪闪发出淫水的光茫。
  「哇!好洁亮!好可爱的小穴,太美了!」

  「不要看了嘛!真羞死人了!」

  我是欲火亢奋,立即伏下身来吻上她的红唇,双手摸着她那尖翘如梨子型的乳房上,我的大手掌刚好一握。我低下头去吸吮她的奶头,舔着她的乳晕及乳房,一阵酥麻之感通过苏樱姐全身,她呻吟了起来。

  我站起身来,握住鸡巴插进屄,抱住她屁股,她将双腿盘在我腰部,我和她边搞边来到客厅的沙发上,她坐在我了的怀里,把我的阴茎夹在自己的两腿间,我的手一边在抚摩着她丰满的乳房,“嗯……”粗大的阴茎几乎将她的阴道全部布满了,龟头刺激着她的身体最深处的嫩肉,她的脚尖不由得跷了起来,小巧的嘴唇微微张开了,迷蒙的双眼闭得紧紧的。

  我双手把她着胯部,下身开始抽插,强烈的刺激让她牙都轻轻的咬了起来,不停地轻吸着气,发出" 嘶嘶" 的声音,肉滚滚的屁股更是不停地颤抖,脚尖已经几乎就要离地了。

  “骚货,还挺紧的嘛,够大吧?”我抽插着,一边手已经伸到她的胸前,玩弄着那一对坚挺的奶子。“啊——啊——嗯——嗯——啊——啊”“啊……嗯……啊……小……好小……你弄得我……我舒适死了……你真坏!“双手紧紧抱住我的头部,发出喜悦的娇嗲喘息声:”啊……小冤家……我受不了了……哎
  我说“才插了一半就怕了,一会爽死你。“”美死了!……快点抽送!……使劲……喔!……“

  我把大鸡巴继续不停的上下抽送着,直抽直入,做着九潜一深的插入,双手还不时揉搓她那丰满肥硕的大屁股,她的屁股上挺下迎的配合着我的动作,淫水如缺堤的河水,不断的从她的肉穴深处流出,顺着白嫩的臀部,一直不停的流到床上。看着她疯狂的样子,我问道:“主任,喜不喜欢我?”“喜……喜欢!你操得……我好舒适。我把她翻了个身,一双玉腿跪伏着,翘起了肥白丰满的大屁股。

  而我跪到她身後,两腿分跨她两侧,座手伸到前面去抱紧了粉嫩的小腹,揉着肚脐眼,分开她肥嫩的被插得淫水不停往外流的肉缝缝,露出一个粉红色的肉穴,大肉棒顶了顶,屁股往前一挺,让她跪在床上屁股对着我,让我从后面插入。
  这样我便能更好的欣赏她的丰满的屁股,我也能插入的更深一些,果然我的整条阴茎几乎都插了进去,我不断的加快抽插速度,我的下身和她的大屁股撞击时发出“啪。啪”的响声。“啊……我不行了!……我要泄了!……“我有把她翻回去,她抱紧我的头,双脚夹紧我的腰,”啊!……“一股淫水又泄了出来。
  泄了身的她靠在我的身上,我没有抽出的鸡巴,我把她放到床上,伏在她的身子上面,一边亲吻她的红唇,抚摩乳房,一边抽动着鸡巴,“坏小子,让我在上面”我抱紧她翻了一个身,把她托到了上面。她先把鸡巴拿了出来,然后双腿跨骑在我的身上,用纤纤玉手把小肉穴掰开对准那挺直的大鸡巴,慢慢的坐了下去,“卜滋”一声随着她的肥臀向下一套,大半个个鸡巴全部套入到她的穴中,由于太长了仍有一部份在外面。我则可以清楚地看到大鸡吧在她小穴进进出出的情景,更是刺激得不得了。

  “哦……好大啊……”她肥臀一下一上套了起来,只听有节奏的“滋”,“滋”的碰撞声,她轻摆柳腰,乱抖丰乳,她不但已是香汗淋漓,更频频发出销魂的娇啼叫声:“喔……喔……姐姐好舒适!爽……啊啊……呀!……”她上下扭摆,扭得身体带动她一对肥大丰满的乳房上下晃荡着,晃得我神魂颠倒,伸出双手握住主任的丰乳,尽情地揉搓抚捏,她塬本丰满的大乳房更显得坚挺,而且奶头被揉捏得硬挺。她愈套愈快,不自禁的收缩小肉穴,将大龟头紧紧吸住,香汗淋淋她的拼命地上下快速套动身子,樱唇一张一合,娇喘不已,满头亮的秀发随着她晃动身躯而四散飞扬,她快乐的浪叫声和鸡巴抽出插入的“卜滋”淫水声使我更加的兴奋,我也觉大龟头被肉穴舔,吸,被夹得我全身颤抖。

  “嗯……姐姐……肥穴姐姐……好……舒适!……好爽你……你可真行……喔……喔,受……受……受不了!啊!……喔……喔……爽死啦……舒适……好舒适……喔……我又要泄……泄了……她双眉紧蹙,娇嗲如呢,极端的快感使她魂飞魄散,一股浓热的淫水从小肉穴急泄而出。看着她肉穴两片嫩细的阴唇随着鸡巴的抽插而翻进翻出,她小肉穴大量热乎乎的淫水急泄而出,小肉穴的收缩吸吮着我鸡巴,我再也坚持不住了,“,玉芬嫂子我也要射了!”“射在里面吧,没关系。”

  突然菊花一声河东狮吼你给我进来,我抬头望去,不知什么时候菊花站在了房门口,我看了看玉芬,她望着我做了个鬼脸,你这个搔鸡巴快给我进来,我光着屁股走了过去,菊花一双眼盯着我翘起的大鸡巴,我进去她门也不关,把我推倒在床,脱下内裤,骑在我身上疯狂的上下运动,你这个搔鸡巴,你喜欢浪,你喜欢搞女人,我今天让你搞好菊花说,我看见她淫荡的样子,我翻身把她压在身下「唉呀……啊……舒适……好舒适啊……」大雞巴來到穴口,也不稍做停留,龜頭剛侵入花蕊,便長驅直入,一下子深抵花心。菊花從沒被插得這麼深過,一口大氣差點喘不過來,待得大雞巴緩緩抽出時,才「啊……嗯」一聲,浪叫開來。
  「好……好美哦……哥哥……好好……」大雞巴開始輕抽深插,兩人在沙發上的姿勢又令雞巴十分轻易頂到花心,這樣子次次到底的刺激,真讓菊花美到心田深處,一陣陣浪水直流,口中浪聲不斷。

   「好舒……服……好美……唉喲……又到底了……啊……怎麼……這樣……舒适……啊……好……好……好爽啊……啊……啊……不行……要……丟了……啊……啊……唉呀……丟了……丟了……啊……啊……好哥……哥……」「是啊……我浪……我……浪……哥……快插……我……插我……」

  「哎呀……真好……真的好好……好哥哥……親哥……我要……死……了……」
  我再也无法控制住射精的冲动,随着下身一次强似一次的抽搐,我的第一股精液喷发出来了。

  她推开我跪在我的胯间,用手套弄我瘫软的大雞巴,并给我口交,天哪几次我让她给我做,她都不肯,今天怎么了。火热湿润的口腔紧紧包含着我的龟头,鼻中的热气急促的一股股喷洒在我的阴囊上,令我的下身一阵阵的悸动,终于在正淑强烈的吮吸下,我没能控制住如潮的快感,阴茎和睾丸一次次强烈的抽搐脉动起来,我想从她口中拔出阴茎,但正菊花死死的抱着我的屁股,反而把龟头更深的插到她的口中。

  在她生硬口技中又硬起来,她又将大雞巴塞进她的逼中,再次狂动,「啊……不要……不要…不要…干我…啊……啊……」我哀叫起来我故意叫喊玉芬嫂子快来救我啊!唉呀我的大雞巴,她更似疯狂起来,很快的我已经开始浪叫起来:
  「啊啊…啊…啊……鸡巴好大…好深喔…插得我很爽……啊啊……快用力插我……啊……啊啊……用力插我……啊……」

  玉芬听见我叫喊声,她在外面咯咯的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用力…啊……插我……啊……」我不断地浪叫起来,呻吟着。她说「嗯~~……嗯~~……嗯~~……好棒哟~~……你……弄……得……人家好舒适……好快活……嗯~……嗯~……真是棒……对……快………好……好爽啊……你插破我……啊……啊……我不行了……好大哥……把我干死吧……我快死了……再用力干我………我快要死了………啊…哟……」

  一边呻吟着:「好…快…大鸡巴真好……哦…哼…再进去点…喔……到子宫了……不要…啊!……」

  嗯~~……嗯~~……嗯~~……嗯~……嗯~……真是棒……对……快……此时更是大股的淫水源源不断地流出来,在我的左手五根指头的轮番抠挖下,“喷喷呱呱”地响起来。…好……好爽啊………啊……啊……我不行了……好大哥……快把我干死吧………啊…哟……」两片湿润的樱唇微微分开,充分显露出性的冲动,竟也浪叫着。

  我故意叫喊玉芬嫂子快来救我啊……我……我射了……“我射了,她又给我口交,又套进去……连做了我五次,鸡巴怎么也不硬,她才放弃,我昏昏欲睡到日上三竿,后来的事大家也就知道了,我被她们姑嫂包养起来了。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盗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嬉闹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本页二维码使用微信及QQ扫一扫功能无效
本页二维码(来扫我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