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面地址:
当前位置:首页»校园春色»【轮奸全智贤】(图文)作者:不详
【轮奸全智贤】(图文)作者:不详
               轮奸全智贤

                        全智贤1(475楼).jpg (59.51 KB)



字数:10581字

  因野蛮女友的拍摄工作都大至上完成,全智贤和一班人员便到在酒吧喝酒,到了十二点半才结束。全智贤独个人走出酒吧准备回酒店。到了停车场时却发现摩托车怎么发都发不动,只好改坐的士。因为这停车场没有升降机,全智贤只好沿着停车场的后楼梯步行至地下大堂。全智贤今天穿着白色的短裙,紫色的吊带背心,外面是一件白色西装。全智贤修长雪白的双腿没有穿上丝袜,她秀美的双脚穿着一双系带的高根凉鞋,十足一个美丽的OL一样。加上巧细的纤腰和浑圆的屁股,在一个灯光不是太光的后楼梯步行,难怪令人想入非非,有所行动。
  当全智贤刚走到第五层时,身后有人淫笑道:「小姐,你好美!」全智贤大惊,与此同时,全智贤的腰已被两条臂膀从后搂着紧紧抱住,长长的美腿也是被人抱住,双臂也被人分别抓住,并迅速被扭到身后。更有一只有力的手从身后搂住了全智贤的脖子,并同时顶住她的下巴。全智贤全身上下都无法移动,一段厚厚的特宽胶带也紧紧贴到了全智贤漂亮的嘴上。接着,全智贤就被按倒在地上,几个人十分熟练地将全智贤的的手腕交叉捆紧,另外两个人同时又用绳子分别把全智贤的膝盖、脚腕绑在一起。然后他们得意地站了起来,向后楼梯的四面看了看,便抱着被绑住的全智贤,走上了一辆点着了引擎的包车,迅速地离开。
  大约一个少时后,他们来到一个巨大的灌木丛,在灌木丛的中有一座简易的木板房,房间的门和窗户都紧紧地关着,房间的中央要一张沙发和一张很大的圆床,此刻的全智贤正躺在圆床上。在全智贤的眼前,竟有四个不同的男子,一个是黑汉、一个是光头、一个是胡子,一个是丑胖子,都不停地对她进行着视奸,十分享受着眼前美女颤抖的神情。

  「小美人,我们今天都在酒吧的一旁偷偷看你,嘿,今天终於如愿以偿了……」黑汉说着,连光头和胡子也一起点头。

  「全智贤,你这样美,每个男人见到你,都有冲动想将你蹂躏。」光头说道。
  「所以嘛,我们今天就要你饱受摧残,哦,真是上天的杰作……」

  胡子和胖子实在忍不住了,他们的只手以一左一右的按在全智贤的吊带背心上,隔着胸围温柔地磨擦着她丰满的乳房。全智贤一边惊叫一边奋力挣扎,无奈双手被紧紧箍着,兼且嘴巴被贴上胶带,根本无从摆脱胡子和胖子的手。被绑住的身体一点也动不了,嘴里只能发出性感的哼声。同时黑汉的只手以在全智贤的腰间抚摸起来。

  开始时只是在腰臀一带游走,很快的就向下扩展到大腿,虽然全智贤修长的双腿没有穿上丝袜,但她细嫩雪白的肌肤,还是令黑汉暗自赞叹,他的手只是短暂地感受了一下她的大腿,最后以忍不住从全智贤短裙的那条挣扎时撑开的裂缝探进去,向全智贤双腿之间的禁地滑去。光头汉也开始想扯脱全智贤白色的西装。这时,全智贤拼死地挣扎,当黑汉的指尖刚刚接触到全智贤的内裤边缘时,全智贤的双腿用力一顶,黑汉被恨恨的踢了一下。被踢的黑汉愤怒的在她的俏脸上狠狠地抽刮了两巴掌。然后把全智贤短裙侧边的钮扣用力一扯,随着「嘶啦」一声,全智贤的短裙就被轻易的撕开了?全智贤见到自己修长雪白的双腿和穿在里面的黑色内裤都暴露在这些家伙面前?便疯狂地挣扎扭动着身躯反抗。光头汉见全智贤还在不停的挣扎,便从口袋掏出一把利刀放到全智贤的俏脸上说:「你想死吗?不想死就老实一点。知道吗!」。这个动作吓得全智贤根本不敢再动。

  全智贤的肩膀和雪白的双腿,分别被胡子,胖子和黑汉用力的紧紧按着,光头汉便用利刀把全智贤的白色西装割破,双手用力一撕,西装便从全智贤身上撕开,丢在地上。接着全智贤紫色吊带背心的肩带也被光头汉粗暴的撕断,从身上脱了下来。

  现在全智贤身上就只仅存着黑色胸罩,内裤和系带的高根凉鞋。自己充满弹性和美感的身体暴露了出来,恐怕也难逃被轮奸的厄运,想到这里,比死还严重的羞耻感使全智贤终於流出泪来。

  全智贤的两团乳房被黑色的胸罩紧紧挤住,露出了深长的乳沟,她的阴阜被内裤紧紧包裹着,由於内裤是通花的关系,里面的阴毛已是若隐若现,刚好呈了一个倒三角形状。加上全智贤雪白的肌肤与黑色的内衣裤相映,实在性感诱人。
  看到这样性感诱人的全智贤,四个男子以已是急不及待脱下了衣裤鞋袜,爬上床玩弄全智贤。胡子把全智贤嘴上的胶带撕下,不等她反应,胡子横凑过来的嘴巴已封住全智贤的小嘴,并且不住吸啜,香甜的津液透过两条舌头交接在一起,雪雪有声。

  胡子满意的吞下香甜津液,便连忙转移目标,解开捆绑在全智贤脚腕的绳索,用力撑开全智贤大腿,不顾一切的在全智贤雪白的腿上舔,很快全智贤的大腿,小腿已沾满唾液。这时胖子把全智贤弄起坐在床上,左手在全智贤背后抚摸着她的纤腰,右手按在她的内裤上,缓缓隔着丝绒内裤狎玩着全智贤的下体。同时黑汉也伸出舌头轻舔她的乳沟。突然胖子粗暴地扯破全智贤的黑色胸围,一对高耸娇挺的乳房立时跳弹出来,浑圆充满弹性美感。黑汉二话不说,已用手托起全智贤右边乳房,探头用牙齿咬住她乳房上的微翘红色乳头。光头汉也脱去全智贤的高根凉鞋,抓住她纤巧的玉足一根一根地摸着全智贤纤美白皙的脚趾。

  被男四人下流地玩弄着身体,全智贤感到好像浑身爬满了小虫,一种说不出的麻痒滋味使全智贤已经支持不住,便对着四个男子一边啜泣,一边哀求:
  「呜……放过我……呜呜……求……求你们……不要这样……放了我吧……」
  「那能这么便宜就放过你?就好好用你的身体来伺候我们吧!等我们玩够了,也许还能放了你。」胖子说道。

  「不要大心急,先要这小美人回答我们的问题吧?」黑汉制止了胖子说道。
  在四个男子面前,全智贤无可能逃脱,现在只好抛弃一切任由男人摆布了。
  「全智贤?你有没有自慰的习惯?」光头汉笑问。

  「我……从来没有……」全智贤说道。

  听到这样,胖子的手已隔着内裤刺激着全智贤的阴户,中指则不断挖弄她的阴核。

  黑汉的舌尖也不停地划过全智贤的乳头,全智贤垂直向上的乳首更是坚挺。并不需要很长的时间,全智贤的阴道便开始流出淫水。

  「怎么?很舒服是不是?」光头汉说道。

  「你们快停止……啊……不要再摸……」全智贤的娇美声音已带着轻轻的呻吟声。

  「这样弄似乎很敏感,还说没有!」胡子说道。

  强烈的酥痒在全智贤性感的股沟间漫延全身,全智贤闭上美目微微反抗,连鸡皮也在雪白的肌肤上露了出来。

  「全智贤小姐,已经有反应了……,想不到会这么深,怎样,还想不想要?」
  胖子的手指在阴户间来回扫动,连内裤也藏了一条线进去。

  「湿了,开始湿了。」胡子笑道

  「不要再……弄……」全智贤的声音更是诱人。

  「那你答罢!」光头汉下命令般道!

  「有……我有的……」全智贤只得忍痛颤抖道。

  「有甚么……唔……」胡子笑问,其余三人连忙附和大笑。

  「我说,我有自慰的习惯……」全智贤颤声道着。

  四名淫汉这才觉得满意,点头道:「好,那你上床做给我们看罢!」

  黑汉和胖子果然放开了手,光头汉也解开了全智贤手腕的绳索,任由全智贤缓缓爬上床去。望着四人八只淫眼,全智贤本能地把美腿夹紧,双臂也环抱着乳房,但她愈不愿意,便愈激起四人的兽性。全智贤知道,若自己只随意在胸脯上抚摸,这群禽兽一定不肯收货,所以她只好往女性最神秘的地方打算。但由於全智贤的坐姿是屈膝,全智贤只好含羞答答地张开了腿子。众人似乎很享受这美女不情愿的动作,虽然缓慢,他们还是看得津津有味。虽然全智贤腿子张开的角度不算太大,但由於内裤是通花的关系,全智贤神秘敏感的阴户已是清晰可见。全智贤想:「我只需隔着内裤轻轻弄,便算是自慰了,他们应该会接受的……」全智贤连眼也不敢正视他们,只是专注地伸出手指,缓缓在内裤上端移动着。
  「小姐,弄这里没有用,把手指移下去!」黑汉自然知道全智贤的用意,只摸内裤的上端,不过等同触摸耻毛,根本起不了自慰的作用。全智贤无奈地只好把手指一寸一寸移下去,隔着内裤触摸羞耻的肉缝。

  「唔,这样才对嘛……」黑汉点头鼓励着。

  全智贤心中悲痛,但又不得停止,手指只好一下又一下的移动,刺激着肉缝。渐渐,双腿间愈来愈酸,不自禁体内有一点点分泌物从肉缝中流了出来。「不能让他们看到!」全智贤感到悲哀的同时,也警觉到若这情况给他们看到,一定会激发他们的冲动。这时,四名淫汉的肉棒兴奋得在内裤里隆了起来。

  这时,全智贤的下体愈来愈多液体流出,但她始终把小嘴紧合,不让声音传出。但甜美的感觉已一丝丝渗进她的脑内,屁股更开始不安的轻微扭动着,随着这些动作,娇挺的乳房也有颤动的感觉。突然,胡子沉声道:「全智贤,拉下你的内裤,我们看得不清楚!」

  「不……不能……」全智贤美目垂泪的看着首领。

  黑汉嘿的一声,道:「你不能满足我们,我们也绝不会随便放过你!」
  「不会随便放过你」这七个字便如电殛般打进全智贤的心窝,若果这四名陌生男子再想出甚么变态的玩意,那可比死更难受。於是,她左手缓缓拉下了那条性感内裤,一排黝黑的耻毛立时露了出来,而且分布适中的耻毛里头更隐见一道鲜红嫩缝,肉缝附近,已然流出不少甜美的蜜汁,在闪耀着性感动人的光泽。四人看得嘴唇乾涸,狂吞口水。只见全智贤愈来愈放纵,掠了掠黑色的长长秀发,垂下头,睫毛长长颤动,望着自己的下体,跟着右手慢慢扫着耻毛,这情景虽未伸指插入阴户,已是令四名男人血脉沸腾。可怜的全智贤轻咬嘴唇,终於闭目把自己纤长的雪指放入肉缝之中。

  「嗯……」

  全智贤秀眉一蹙,手一放进去,连她也感到里头又湿又软,很舒服,而且还好像随时准备流出更多的蜜汁来。

  「要不要我们帮手弄?」胖子实在等不住了。

  「不……你们不能……过来……」全智贤连忙拒绝:「我……自己会……弄……」

  黑汉这时候加入说话:「由她先搅一会,你们看,这小美人的脸颊开始发红了。」

  果然,全智贤的嫩脸已红润了起来,呼吸也急促了,看来已经动情,加上其楚楚动人的神情,直瞧得四人呆若木鸡。突然,胖子再顾不了这么多,一下子爬上床去,撑开她的两条大腿,把头探进全智贤的腿间位置。

  「啊……你不能这样……啊……」

  全智贤一直都在闭目,那料到胖子说来便来,待得双腿被扯开,才尖叫起来。
  胖子无耻的伸出舌头舔她湿漉漉的耻毛,同时,胡子和光头汉也一左一右爬上了床,各自捉着全智贤手,一个轻舔她的乳头,一个凑脸去强吻她鲜嫩的小嘴。黑汉却在袖手旁观,似乎一点也不心急。

  这时,全智贤多个女性的敏感地带都被这三个陌生的男子狎玩,偏偏双手双脚却是动弹不得,全智贤终於泣啜起来,但无论她如何抗拒,无耻的舌头和变态的手指仍然不住侵犯她美丽的娇躯。光头用阔厚的嘴唇大力地吸啜着全智贤的樱唇,又肥又大的舌头硬要顶开这小美人的雪白贝齿,充满恶臭的口水不住灌注进去,全智贤眉头一蹙,同时感到这他已用无赖的嘴巴探进自己口腔内,两片厚唇紧紧啜着香甜的津汁,发出「雪雪」的淫秽声音。

  胡子则一手握着她左边乳房,一口埋在全智贤的右边乳头上,更变态地吐出大量唾液,把她右边乳房弄得湿淋淋地,跟着又吻她另外一边,手则轻轻搓揉这沾满口水的乳房,如此交替不住,慢慢地刺激着她的娇挺乳房。「唔……唔……」全智贤只感到乳头愈来愈硬,由於有黏液的作用,乳房好像很敏感的。但因为小嘴被封,全智贤只能发出闷哼的声音,但听在胡子耳里,这些声音反而像享受而非抗议。

  下面,胖子已把全智贤的美腿张到较大程度,然后,像狗一样用舌头来回舐舔她的耻毛,更慢慢递到肉缝附近,舔乾她的蜜汁,然后,伸出手指慢慢拉开全智贤两边的阴唇,一个鲜红的娇嫩阴户立时显露,胖子这时间感到自己心脏强烈地跳动,肮脏的手指已插了进去。

  「呜……唔……唔……」

  全智贤感下体一痛,娇柔的胴体不由得颤动了一下,泪水随即流下。「这是阴蒂,唔,很美,肉洞开始流水了,是不是想吃肉肠……」胖子淫秽的说话,更使全智贤感到极度耻辱,这时,光头和胡子也知机的离开了仲间美惠的小嘴和乳房,并且合力将本来坐直的小美人的一双美腿高高抬起,胖子把头移开,让她可以直接看到自己美丽的阴户。

  胖子赞叹了一声,抬头见全智贤闭目饮泣,突然用力扯着她长发,硬把她的脸颊拉到阴户前面,喝道:「你看看,这是甚么?」因为身体被无情的扭曲而传来阵阵剧痛,全智贤知道再不能反抗下去,只得张开水汪汪的美目,看到自己的耻毛下面,湿润的阴户像施了淡淡的胭脂,而且一开一阖地在吐出透明的泡沫。黑汉忽然道:

  「他们这样弄你,觉得很痛苦是不是?所以,你只要再不反抗,我们会温柔一点。」

  「嗯……」全智贤小嘴微张,算是应了。

  「放下她罢!」黑汉对光头说道

  胖子哼了一声,放下她的秀发,看着全智贤躺回原来坐直的位置。黑汉一步步走近床沿,来到全智贤的脸前,脱下内裤,露出一支粗长的肉棒,道:「给我舔一下!只要你做得好,我们会放过你。」

  全智贤半信半疑,凝看了面前这男人的丑陋的性器官一眼,便感到一阵恶心。虽是还有段距离,但阵阵恶臭还是攻了过来,上面圆圆的肉头在颤动着,血管也冒了出来,一看便知黑汉已兴奋异常。但想起这他适才的话,全智贤只得先用手把肉棒握着,然后缓缓伸出沾满津液的软滑舌头去舔。

  「啊……」黑汉发出舒服的声音,想到全智贤这位小美人主动用舌头替他口交,心中的满足感实在达到顶点。只见全智贤脸上的红晕愈来愈浓,长长的睫毛下眼波微闭,一头长发和一双雪白乳房随着口交的动作而前后颤动,诱人之极。黑汉低头望着全智贤,双手在她的长发上轻抚,这时,全智贤已张开了小嘴,把黑汉的下体吞了一半,香甜的嘴里发出「咿咿……嗯嗯……」的吸啜淫声。同时,全智贤的阴户,也泊泊地流出了不少蜜汁,把那附近的床单沾湿了一大片。
  渐渐,黑汉和全智贤的动作愈来愈快,两人的哼声也愈来愈放肆,终於又抽又啜到了三十多下,黑汉浓浓的精液爆发了出来,尽数射进了全智贤的口腔内。
  全智贤蹙眉把腥臭的热精吞下,才吐出黑汉的大肉棒,不住细细娇喘,一边柔声问道:「我……已服侍了你……你们可以放过我吗……」

  黑汉望了胖子等三人一眼,淫笑道:「哈哈哈,只我爽了,他们还没啊。」
  「是啊!小美人不要这么偏心,我们都是这样爱你的,来来来,到我了!」
  胖子说着开始接近全智贤,对她毛手毛脚起来。

  「你们……不能这样……啊……你刚才应承了的……」全智贤几乎哀声求饶。
  「全智贤,你太天真了!若我不是这样哄你,你会这么自愿替我口交?不过,当我待会再插你下面时,可没这么温柔了,嘿嘿嘿,光头,你们再玩一会,我才插她第一棍,之后,你们喜欢怎样轮住干,就怎样干了!」黑汉笑道。

  全智贤这刻已感到完全的绝望了,任由胖子不规矩的手从乳房一直摸到小腹,甚至任由胖子把她紧紧搂在怀里,从她散乱的秀发一直吻至粉颈、性感的小嘴。胖子感觉兴奋莫名,双手在全智贤每一寸肌肤上游戈,一边在她耳边轻轻道:「唔……全智贤,你的背部真是晶莹剔透,乳房又白又滑,一定经常保养的……唔,小腹一点多余的脂肪也没有,真是完美……」全智贤的下体更被胖子讨厌的肉棒紧紧压着,情况就像在交媾。原来胖子已看穿全智贤的需要,故意将两个生殖器无耻的紧贴磨动,当全智贤张口呼救时,胖子的舌头又探进她香甜的口腔内,把她的小嘴封着。

  全智贤饱受着胖子猥亵的侵犯,又惊又羞,已是一身淋漓香汁。胖子几乎与全智贤脸贴脸、身贴身的搂在一起,粗黑的大腿更故意张开,把这全智贤的雪白粉腿夹在中间磨擦。经过一番玩弄下,全智贤纵是不愿意,阴户流出的蜜汁更多更浓了,胖子伏在全智贤惠诱人的娇躺上,火热的肉棒已经感到全智贤阴户上又湿又黏的蜜汁。

  嘿声道:「你这骚货,愈磨愈湿,不过现在轮到下位了。」

  全智贤微微上翘的尖红乳头凝了不少汗珠和唾液,随着胸脯的起伏而流落了娇躯两侧,胖子灼烫的下体虽然离开了,但一个流着口水的光头男子爬上床去。
  「张开大腿!」

  「呜……不……求求你……」全智贤实在不能接受这些禽兽逐一爬上床去享受和狎玩自己的身体,这样,女性的羞辱感完全被粉碎。

  「小美人儿,若你不张开大腿,我们会拍下你的性感照。」光头似乎有备而来,而且能绝对把握女性的弱点。果然,全智贤缓缓张开了大腿,经过胖子刚才一轮磨擦,鲜红的肉缝可耻地溢出更多蜜液,不但把大腿两侧弄得黏黏的,连耻毛也留有透明汁液的变态痕迹。光头暗暗庆幸自己有此良机,把整只手掌爱抚在全智贤湿软的阴户上。光头的手好不停地运动,刺激着全智贤阴户四周雪白而又温软的肌肤。

  光头抚了几下,忽然举起了沾满了腥腻蜜汁的手掌,然后搓在全智贤一对丰满的乳房上。全智贤感到耻液被涂在乳房上面,甚至乳房也被搓揉得变形。
  「好了!我们再弄一弄下面。」光头嘴里才说完,又埋头在全智贤的阴户上,用两根手指翻开阴唇皮层,可见一粒鲜红的肉芽藏在里面。

  「唔,想不到里面会这样乾净,小美人,你这样美,难道没人搅你的么?」
  「没有……」全智贤发出甜美销魂的声音

  「呵呵,竟然是一名处女,难得!」光头愈来愈兴奋,一手挤压着全智贤的阴核。

  全智贤浑身就如触电一般,情不自禁屁股剧烈的扭动了起来。光头对於自己的手技沾沾自喜,同时将手指插入全智贤沾满了爱液阴道。抽动了五、六分钟,光头的手指从全智贤的阴道抽了出来,等阴道窄狭起来后,又把手指插入抽动。这样被光头玩弄,全智贤差不多虚脱了。光头在阴道里面又抽动了一会,最后把深入的食指从狭窄的阴道中抽出,随着手指的抽离,全智贤阴道里有着一丝津液黏了出来,并拖出一道长长的透明黏膜。

  「全智贤,你自己看看,这是甚么?」光头淫笑抬头问着,一边把手指凝住,使得那道透明黏膜不会弄断,看起来更添淫辱感觉。全智贤只觉下体一阵湿润,好像有一些东西轻轻拖着的样子,全智贤张开美丽的眼眸,只见一道黏液长长给拖了出来,就如男人与自己交媾后掏出阳具而带出来的精液一样,才知道是自己从下体流出来的淫水。

  终於到胡子上场了。胡子首先伸出舌头舔去阴户上的黏膜,然后把全智贤的娇躯反转,变成屁股向上翘了起来。全智贤的头埋在枕头里,黑色的长发有点凌乱,混着少女的汗味体香更添性感,胡子情欲高涨之极,不断用手指绕圈轻扫全智贤这个浑圆高翘的美臀,偶尔又扫近她深长股沟。胡子几乎把一张脸紧贴全智贤的股沟,舌头不住打圈,舔遍全智贤的阴唇,阴道口和阴核。很快,全智贤的阴户在胡子舌头的抽插下,滑出了一道长长的黏液,吊挂在两条粉腿中间,荡呀荡呀,极尽性感淫秽。

  胡子又搅了片刻,手口都突然离开了全智贤的两片阴唇,半站起来,柔声道:「全智贤,我要试试你的温度……」说着把下体紧贴全智贤的阴户。全智贤只感到一根火棒放在自己湿润的阴户上面,就如被火烧一样,而且这根火棒还懂上上下下的磨擦搧动。这样的磨擦进行了约15分钟,被胡子这样纯熟的技挑衅,全智贤的意识渐渐模糊,终於忍不住动了春情发出诱人的娇喘声。

  黑汉见玩弄的时间已经差不多了,就在全智贤达到高潮的时候,黑汉做了个手势要胡子暂停,同时胡子也把肉棒抽离全智贤湿润的阴户。黑汉将全智贤美丽的脸抬起,问说:「想不想要?」全智贤并没回答。这时,黑汉从后紧紧搂着全智贤,左手不断搓揉全智贤的乳房,并轻捏她已变硬的乳头,右手则继续磨擦全智贤的阴道口,不断地催促弄着全智贤。全智贤被弄得一阵酸软,只好把羞辱和绝望的脸转过去,张开性感的小嘴不断喘气。

  「你不要再顽抗了,全智贤。是不是非常有快感呀?」

  黑汉将手从全智贤的阴道口抽出来,放在她的面前,中指上亮晶晶的粘着她下身流出的淫液。

  「不,我……啊……嗯……」羞得涨红了脸的全智贤刚想强辩几句,但一张嘴,黑汉就将粘满了她淫液的中指塞进她的小嘴里。

  「尝尝吧,全智贤。自己的淫水味道还是不错的吧?」黑汉一边说一边用手指在全智贤红润的小嘴里抽插起来。到了这种地步,全智贤的性感已经达到快忍不住的程度,终於羞耻地点了点头。

  「要什么?说出来。」黑汉道:「我要……做……爱……」全智贤忍不住终於回答了:

  黑汉放开全智贤站了起身,坐到全智贤面前,向下移了移身体,呈半坐半躺的姿势。

  「过来,全智贤。现在该解决问题了,坐到它上面去。」黑汉指了指双腿之间那冲天而起的阴茎。全智贤起身站上圆床上,面对着黑汉,双腿叉开分别踩在他身体两侧。黑汉直剌空中的肉棒就耸立在全智贤的双腿下,她慢慢地坐了下去。肉棒直挺挺地顶住全智贤柔软的阴户,全智贤稍微挪动一下屁股的位置,让肉棒正对上她那已经有些泛滥的肉洞口。此时的全智贤清醒了一些,一想到自己赤身裸体地任他们玩弄,现在还要亲自将男人的肉棒送入自己的肉洞以完成对她的强奸,这种经历她一想起来就痛不欲生。但全智贤也知道,事到如今已经没有后悔的余地了,稍稍犹豫了一下之后,她坐了下去。

  虽然全智贤的肉洞已经很湿了,但仍然非常紧密,黑汉那粗大的阴茎在洞口遇到了巨大的阻力。全智贤感到自己的身体好像被一根铁硬撬开一条缝,黑汉那可怕的东西终於进入了她体内。「真紧啊!你的肉洞没有被男人插过吧!」
  黑汉道。他粗大的肉棒只是刚刚插入一小半,就已经感觉到来自全智贤阴道壁的压力。「继续坐下去呀!」全智贤控制了一下情绪,又慢慢地向下坐去。男人那毒蛇一般的肉棒越来越深地进入到她的体内,一种巨大的充满感袭遍她的全身。

  全智贤感到似乎该坐到底了,但屁股却仍然没有接触到黑汉的身体。她忍不住睁开眼低头一看,心中顿时剧烈地跳动起来,在黑色的花丛和雪白的肉体的映衬下,一条乌黑发亮的粗大肉棒赫然插在她迷人的阴户里,而且只不过进去了三分之二,这无比淫荡的镜头令全智贤不知所措。

  「怎么了,停在那里想什么?」

  「我……我……」全智贤支支唔唔道。

  此时全智贤脑海里闪动的念头是:「如果全进去了,可能会把我的身体戳穿的」,但这句话实在难於启齿。全智贤正在想着,突然黑汉的身体用力向上一挺,全智贤眼睁睁地看着露在外面的那一截阴茎一下没入到她的身体里,同时她感到一阵强烈的撞击感从体内传来。

  「啊!」全智贤情不自禁地叫了一声,声音里包含着痛苦、无奈以及一丝快意。

  「现在可以开始了吧?全智贤」

  全智贤骑在黑汉身上稍稍挪动一下屁股,调整好姿势开始慢慢上下晃动起来。
  看到全智贤动作比较生疏,黑汉指点道。「开始要慢一点,身体起伏的动作要大,要等肉棒马上就要出来时,再往下坐,明白了吗?」

  黑汉半躺在床上里,向上看着美丽的全智贤屈辱地上下晃动的身体,漂亮的脸庞上流露出混合着耻辱和快感的表情,那对令所有男人为之迷乱的高耸乳峰伴随着她身体的动作而上下晃动,艳丽的乳头在他眼前来回飞舞着。黑汉伸出手托起全智贤的乳房,用指头按住上面已经挺立的乳头。

  全智贤按照黑汉的命令大起大落的动作对她的冲击太大,每一次就好像重覆一遍最初的插入过程,粗大的肉棒不停地在她体内做着长距离的活塞运动。肉棒和紧贴在其上的肉壁的摩擦产生的热量一点点熔化着她的理智。已经大量泛滥的淫水充满了肉洞,溢出的淫液粘满了全智贤和黑汉下身的结合部,伴随每一次肉体的接触而来的是「咕吱……咕吱……」的粘液声。

  「哦……」拼命压抑欲望的痛苦终於无法忍受了,全智贤再次发出淫荡的呻吟声,一边呻吟着一边逐渐加快身体的动作。身体的性感被完全调动起来的全智贤,对黑汉的玩弄已经不再产生抗拒的心理,此时的她全身上下都成了性感区域,黑汉的每一次亲吻、抚摸无论落在她身体的什么部位都会带给她强烈的刺激。
  在无法抗拒的强大快感的冲击下,全智贤以完全忘了自己被强奸的事实,她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并骑在黑汉身上拼命地上下晃动,黑汉粗大的肉棒飞速地在她的身体里进进出出。

  「啊!」全智贤发出一声高亢的呻吟,一阵无比巨大的快感迅速传遍她全身,之后全智贤便无力地瘫坐在黑汉身上。

  「怎么办?竟然比我还快,没等我射精就自己先泄了。真是淫荡的女人啊!刚才算是我为你服务了一次,全智贤准备用什么来报答我?」黑汉道。

  「……」全智贤羞愧无比,对於黑汉的话她无言以对。

  「那还等什么?继续动起来呀!」黑汉道

  全智贤勉强坐直已经疲惫不堪的身体,重新开始扭动起来,然而只是上下动了几下,她又瘫在身前黑汉的怀里。刚才的高潮已经将全智贤全身的能量全部释放,她已经无法作出任何动作了。

  「让我来帮你一下吧,淫荡的全智贤?」黑汉道黑汉把骑在身上的全智贤推倒在床上,便紧按着全智贤的双手,以正常位将全智贤的娇躯压在身下,阴茎再次插入全智贤的娇穴内。

  黑汉以九浅一深反复抽插,阴茎磨擦着全智贤膣内的每一道肉纹,再擦过全智贤体内的G点,重重撞击在全智贤柔软的子宫之上;而每当抽出时,阴茎同样狠狠刮中全智贤的G点,再猛然抽出,将全智贤膣内的嫩肉狠狠翻出。全智贤敏感的嫩肉不停被翻出翻入。黑汉的每一下进与出,都故意磨擦着全智贤敏感的G点,令她的全身生出触电般的快感。强大的刺激令全智贤再次呻吟,并配合着黑汉的抽插发出着淫叫声。

  全智贤的膣壁也越来越火热,灼热的卵精雨点般洒落在黑汉的龟头上。这时,全智贤的膣内死命地收缩着,夹紧深侵入体内黑汉的阴茎。全智贤的阴道紧紧咬着黑汉的阴茎,穴心一边分泌出又多又浓的爱液,而一边旋转吸啜着的子宫口已慢慢张开,吞下黑汉那硬涨不憾的火热龟头。

  就在全智贤第五次高潮之后,黑汉也拉下兴奋的机板,黑汉本想抽出阴茎把精液射在全智贤的娇躯上,可是经过无数高潮的全智贤,阴道变得异常紧窄,死命的夹着黑汉的阴茎不放,黑汉只好将精液全注进全智贤的子宫内。黑汉待全智贤高潮完全平息后,才抽出半软的阴茎。

  全智贤已浑身乏力躺在床上,她的大腿已不能合上,黑汉的精液不断从全智贤的阴道流出。这时,黑汉爬到全智贤的面前,示意全智贤替他口交,全智贤看着那根带有精液及自己黏液的阳具,羞耻地伸出舌头,从黑汉阴茎的根部开始,把不知是黏液还是精液的液体舔回黑汉的龟头上面,然后回到正面,把阴茎继续吞进嘴里吸吮,慢慢的把精液及黏液舔乾净。当全智贤舔乾净以后,黑汉便道:「真听话!我要去休息一下,全智贤你好好地尝尝他们肉棒的威力,下待他们轮住干过你后,我便应承放了你啊?」。说完便大笑着离开房间,只剩下光头汉、胡子和胖子对着全身赤裸,香汗淋漓的全智贤。

  当全智贤看见三根凶猛的肉棒,便哀求道:「我已经……已经不行了。求……求你们,饶了我吧」。

  「你听不到黑汉说话吗?我们要轮奸过你后才放了你啊!明白吗?」胖子道。
               【全文完】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盗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嬉闹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本页二维码使用微信及QQ扫一扫功能无效
本页二维码(来扫我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