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面地址:
当前位置:首页»人妻女友»【暂未说服妻子前的别样玩儿法】作者:高义校长
【暂未说服妻子前的别样玩儿法】作者:高义校长
字数:5600
2013/10/13发表于:SIS


*********************************** 
          暂未说服妻子前的别样玩儿法

  换妻现象早已存在,从文化的角度解读,换妻又不仅仅是性交易,它具有相当的社会含义。李银河说「换妻无关道德」,又有人说,换妻是中产阶级内在精神危机的体现。此种现象古来有之,旧称易内,是指两对或以上夫妇互相交换配偶进行性交。《左传?襄公二十八年》记载,庆封与卢蒲嫳易内之事;清代杜乡渔隐《野叟闲谭》也载述了一个兄弟交换配偶的事。美国摩门教早期推行一夫多妻制,于法所不容,被驱逐至犹他州的沙漠边缘始能生存,至今这个宗教的部分教友仍常有彼此换妻的行为。

  「换偶」现象在中国的出现,在某种程度上是受到西方性革命的影响。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除了社会因素外,夫妻之间性生活不和谐也是一个重要原因。很多夫妻存在性生活单调等原因,使双方或者某一方得不到满足,内心的激情无法得到发泄。由于历史原因,中国历来对性教育较少,认为性生活的方法是不能登大雅之堂的东西。其实夫妻双方在性生活中,都有义务满足对方。因此,提高夫妻性生活质量是很关键的。

  ——算作说明

  大概有好多年了吧,应该是情窦初开时,对异性有了性别上的认知,于是也便有了懵懵懂懂的初恋。所谓初恋者,亦只不过是私底下的暗恋而已,表白的勇气是决没有的。这不是可耻的事情,大多数男人的初恋无外乎如是,我想。但那种细致到骨髓的情感是铭心刻骨的,这种铭心刻骨的情感表现出来,往往就是赤裸裸的占有欲,不消说无法想象会因看到自己的伴侣在别人的身下娇喘呻吟而兴奋不能自已,便是看到自己心仪的女孩与别的男孩多说一句话,心里也便会觉得如刀刺心。

  说来好笑,我便是如此。

  但就像那些先贤大哲们所说的,谁都不会知道下一步会发生什么变化,我的心路正可以为他们的智慧做注脚。我是在那个情窦初开的年龄与妻子相遇,两年有余的暗恋之后的大胆表白,最终确立了彼此情侣的身份。那段时间里,只是一个不经意的眼神碰撞也便会让自己内心荡漾许久,一派阳光温煦、春暖花开的美好与温情。那时的爱情便真的就是爱情,纯净的像一块晶莹不染的水晶。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都没有想到去占有妻子的身体,觉得只要她在眼前,便是整个世界,其他的都不重要了。后来,恋爱,读书,工作,结婚,一路走来,感情历久弥笃,且更加丰富、立体。再后来,偶尔知道了「换偶」,感觉匪夷所思,实在是理解不来,虽知天地之大,异类必多,但此种行径还是在我的理解之外,怎么会有人心甘情愿让自己心爱的妻子被另外一个男人肆意蹂躏,并从中汲取莫大的快意。

  共和国六十二年,看到了这个网站。我内心的潘多拉之盒被打开了。

  看着那些身临其境的讲述,或天马行空的臆想,仿佛自己的妻子在被一根根陌生的鸡巴进入,仿佛自己的妻子在不同的场合被肆意的猥亵……

  刚开始时,一种巨大的愧疚和羞耻猛烈地撞击着我,但我慢慢地发现,这种撞击竟然也给我带来兴奋,我真不知道是怎样转变的,还是内心就一直埋藏着这种想法。

  说实话,那时对此的趣味只是浅尝辄止,远未达到食髓知味的程度,更何况妻子并不知道我的这种爱好。但看得多了,幻想的多了,便深深地迷恋上了这种感觉,不能自拔,无数次的在脑海中勾勒妻子丰腴白嫩的身体如何在别人的胯下承欢。每每此时,内心激动而不可自抑,下体蓬勃而似坚铁。我才知道,我已深陷其中了。

  直到现在,我还没有勇气对妻子提出这种要求。当然,另外的想法是,这种渐进的过程也是我所享受的,所以没有急于一时。不管怎样,总之是没有让妻子参与进来,这对于一个具有淫妻情节的男人来说,无疑不是一件可以畅怀的事。
  在这种欲望的招引下,一些替代的方法慢慢的被琢磨出来:

  一是,用文字替代现实。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开始以妻子作为女主角,演绎虚幻的故事。因为这些文字只是自娱自乐,只有我一个人可以看到,所以名字、单位、人物和一些勾连故事的情景都是真实的,只有这样才能让自己觉得真实,才更能满足自己的欲望。

  二是,用网络替代现实。申请了一个新的QQ,资料填写的是妻子的基本情况(在不暴露隐私的前提下尽可能具体而真实,比如性别、年龄、职业、城市都是真实的),当然,这些妻子是不知道的,使用者是我。我的想法是,我先使用着这个QQ,时机成熟后,再让妻子使用。对于这个QQ我是用心经营了的,头像是妻子的背影,空间也按照妻子的审美趣味装扮了,相册里放了些妻子没有露出脸部和周边明显信息的照片。

  每当在线时,总有许多精力旺盛的猎艳者涌入。大部分直接是死缠烂打而毫无技术含量的约炮,把自己的性能力吹嘘的天花乱坠,对于这种,并不能让我感到刺激,因为毕竟是我在用这个QQ,而非妻子。有一些则是不愠不火,聊一些细节,问穿的什么衣服、有过多少男人、在床上怎样等等,我则会把当时妻子的真实情况一一说了,对方有的会献媚一番,说些肉麻的话,有的则会描述怎样干「我」,我往往便会如对方所说的那样去干那个真正的她(我的妻子)。

  更有一些「天赋异禀」的(指下体天生很大的,真的有18厘米以上),则会在视频中摆弄自己巨大的下体,我会拍下两张给妻子看,毕竟这根东西是因为她而充血的。有时也会拍一小段我们只有局部器官结合的视频发给对方,让陌生的男人欣赏妻子私密的性器官和呻吟。在这种虚拟的过程中,尽可能的接近事实。

  三是,用衣物替代现实。虽然妻子本人还不能让别的男人猥亵,但看到她的衣物,特别是贴身衣物被别的男人猥亵或被其精液喷射,总算是更进一步了,此种刺激也更为直接。遗憾的是,这种经历目前只有一次,因为可以放心见面的人实在是可遇而不可求。有一点要说的是,我恋足,特别喜欢女人穿丝袜和高跟鞋,这一点妻子是知道的,足交的事情也是经常。但她不知道的是,我多想让她的玉足夹住一根陌生的鸡巴,然后被陌生的精液涂抹。

  回过头来说那次经历。事情是这样的:我有不少网上交流的恋足同好,彼此分享各自的心路历程,也和其中几个交换过照片。其中有一个聊了两年多了,已经彼此建立了信任。他是在校学生,明年大学毕业,离我所在的城市不远,开车不到两个小时的路程。有一天实在压抑不住自己那种强烈的欲望了,就问他「想不想把精液射在我老婆的高跟鞋上」(原话即是如此)。他说,当然愿意,但更想让妻子给他足交。我说,我是认真的,是当面玩儿妻子的高跟鞋。

  他犹豫了大概得有十几分钟,问我是否真的想要这样,怎样实施。我说,是的,我想好了,我开车去你学校所在的城市,开好房间,把东西带过去。他说,很期待,还问妻子是否同去。我说,她当然不去,但可以带笔记本去,里面有她的照片和我们拍的视频,只能看。他说,好。

  定下来之后,我想好外出的理由,然后就驱车前往了。到了之后,找了一家离他学校不远的一家商务宾馆,开了一间标准间,然后QQ告知他地点和房间号(提前约定好什么时间段在线)。信息发出之后竟然像约炮那样紧张、兴奋。虽然和他聊了两年多了,但从没见过他是什么样子。痞气十足的校霸?还是孜孜好学的学生?亦或是根本就不是什么在校大学生?我安慰自己,既来之则安之,从交往的过程判断,他还是很诚实的。不想那么多了,来的目的是寻求刺激的,不要混淆了主次。于是,心便平静了下来。

  那天我带了妻子一双米色漆皮细高跟鞋、一双黑色丝袜和一条三角内裤,我计划着让他看着妻子的照片或视频,先用内裤和丝袜撸,然后射在高跟鞋里,不清理,拿回来让妻子直接穿。大概等了将近两个小时他还没有来,发信息也没回,我以为他临场退缩了,放了我的鸽子,心里很生气。发信息给他说,来或不来给我说句实话,这样做我很生气。他回了,说大哥别生气,在路上。又过了二十多分钟,房间的门终于被敲响了。

  听到敲门的声音,我竟然有一些紧张,但更多的是兴奋。我透过猫眼,看到一个书生气的孩子,给我的感觉他就是一个孩子,没想到在网上交流了这么久的这个同好竟然看着这么稚嫩,我想应该就是他了。我开了门,可以明显的看的出来他很紧张,问我是不是****(我的网名)。我说是的。他说,大哥,你好。我说,进来说话吧。他才快步进了房间。我关了门,看到他站在床前,有点不知所措。我说,是不是紧张。他说,有一点。我笑笑,心想不是一点吧。我说,我们是两年多的朋友了,没必要紧张啊。

  这一刻,我先前的那点紧张反而不知影踪了,或许是看到他后让我觉得这么一个腼腆的大男孩对我来说是没有任何威胁和后顾之忧的,我完全占据了主动。他也笑了,说是的。我说随便坐吧。他走到靠窗的藤椅旁,坐了下来。我说,以为你不来了呢。他说,刚才真有这个想法,但交流了这么久了,感觉你不像坏人,还有就是自己毕业后也不会留在这里,会回家乡(离此很远),或许再也见不到,不会有什么尴尬。

  我说,人和人之间的交往总是很复杂,幸运的是我们都不是复杂的人。他笑了笑,说,是啊,来的路上还想因为这种事情和一个陌生人见面,心里很复杂也很害怕被骗,但见了面一聊,真有种和从未谋面的师兄聊天的感觉。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在恭维,但可以看出来他不是那么紧张了,语气也非常真诚,没有些许被社会历练过的虚伪。

  我说,那你就把我当成你的师兄吧。他说,那太好了。到了现在,气氛才算融洽了起来。我说,我带了瓶当地酒,师兄陪你喝一点。其实,我的想法是喝点酒才能放得开,所以临行前在车上放了一瓶。他说,可以喝一点,但酒量不行。我说,最多能喝多少(主要是怕他喝多了影响下一步活动)。他说,最多三两。我心想,还真是个学生。我说,那少喝一点,师兄不会让你喝多的。我把酒拿出来,直接倒在了旁边玻璃小茶桌上的茶杯里,给他倒了大约二两,我倒了大约四两。我拿起杯子,说为我们初次见面喝一个。他也拿起杯子,说了句谢谢之类的话。

  边喝边聊,但没有涉及网上聊的那些内容。直到快喝完了杯子里的酒,我已经有了微醺的意味,在脑子里幻想着妻子如何用自己的玉足夹裹陌生的鸡巴,这种念头一起便一发而不可收拾。我看他脸已经红红的,语气也有了些酒意,便把话题往那方面扯。我说,想看看你嫂子吗。他说,大哥,太想看了。我把带来的笔记本放在对面的床上,启动。

  看着windows

  的进度条,想着妻子就会在这样一种淫靡的气氛里被一个陌生的男人欣赏,心里跳得厉害。电脑打开了,我熟练的找到「我的电脑」→「D 盘」→「软件安装」文件夹(存放照片和视频的专用文件夹),点开后,显示了十六个不同名字的文件夹(有的是根据妻子穿着分的,有的是按照地点分的),因为是「缩略图显示模式」,能隐约看到很小的画面。

  我并没有直接点开,而是看着他,问他想看吗。他说,大哥,太想看看嫂子长什么样了。我说,想看什么自己点开看吧。他看着我,说谢谢大哥,那我就看了。我说,大老远跑来不就是为了让你看的吗,还有比看更刺激的,你先看吧。他起身蹲在床前,把那十六个文件夹浏览了一遍,终于把光标移动到「黑色高跟凉鞋」这个文件夹上,然后双击。那是妻子夏天穿的一双凉鞋,黑色高跟,带简单的绑带。这些照片有在客厅拍的,有在床上拍的,有生活照,也有穿着鞋子的足交照。我在侧面看着他,发现他有吞咽口水的动作,很隐蔽,但是我看到了。
  我说,好看吗。他说,嫂子太迷人了,特别是脚,真好看,我要有个这样的老婆就好了。他又看了会其他的照片。我问,硬了吗(一个男人问另外一个男人这句话真变态,但当时只想着他是因为妻子而硬的,除了刺激还真没感到尴尬)。他说,硬了,想操嫂子。我看时机成熟了,把带来的高跟鞋、丝袜和内裤拿出来,放到了床上,说,这是妻子东西,可以用来手淫,还可以射在上面。他听我这样说便站了起来。

  电脑屏幕定格在妻子一张趴在沙发上的照片,只穿着一个粉红色的丁字裤和一双黑色的高跟鞋。妻子的身体比较丰腴,但不是胖的那种,从后面看,丁字裤的那条细细的带子陷在丰满的两瓣臀肉里,我看着也有反应了。他有些不置可否的样子。我说,把裤子脱了,看着你嫂子,用你嫂子的内裤、丝袜手淫吧,一会射到高跟鞋里,拿回去让她穿。他有些扭捏,但还是解开腰带,把裤子脱了,隔着内裤也可以看到他硬了,把内裤也脱掉后,露出了一根勃起的鸡巴,一根因为看到妻子而勃起的鸡巴,不算大,颜色也不深。

  我说,放开玩儿吧,没关系的。他拿起内裤,问我是穿过的吗。我说是的,穿了一天。他用手托着内裤中间的那条狭窄的布条(接触妻子阴部的位置),放到鼻子上闻了起来,并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很陶醉的样子。我说,味道好闻吗。他说,太好闻了,不是想象的那种腥臊,而是很特别的一种香味。我说,你放开点,没事。他似乎受到了鼓励,说,大哥,这就是嫂子的逼磨蹭过的地方吗。我说,是的,这就是你嫂子的逼接触的地方。他接着把内裤放到鸡巴上,用龟头蹭着那一块地方,分泌出来的液体拉成了一条细细的银丝。

  看着妻子贴身的内裤被一根陌生的鸡巴猥亵着,我兴奋极了,下面也坚如顽石了。我坐在藤椅里解开了腰带,连同内裤一起褪到了腿上,用手抚摸自己的鸡巴。他又拿起丝袜,从开口套到自己的鸡巴上,撸着,同时把电脑设置成幻灯片播放模式,一边看着电脑,一边撸。过程大概就是这样,最后,他把精液射到了妻子的高跟鞋里。我没让他清理,当然我也没有清理,而是拿着妻子那双被别人射过精的高跟鞋转了转,让精液尽量浸到更大的面积。之后,他走了,次日,我退了房,回到了自己所在的城市,回到了家。

  实事求是的说,在这条路上,我是一个新手,内心渴盼着那不知何时可以来临的真实的刺激,也同样享受着在这条路上的点点滴滴。很多人可能会说,要想玩儿就赶快真真正正的玩儿,这么费事儿真不像个男人。我想说的是,每个人都有每个人活法和乐趣,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过程。

  您说是吗?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贼仔 金币 +8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盗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嬉闹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本页二维码使用微信及QQ扫一扫功能无效
本页二维码(来扫我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