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面地址:
当前位置:首页»人妻女友»【魂孽】(上)作者:zhouada0628
【魂孽】(上)作者:zhouada0628
字数:14300
2013/10/17发表于春满四合院


                 魂孽


                 (上)

  什是乐极生悲,就像是我这样的。本来老婆生孩子是件好事,但因我慌不择路的赶去医院,急急忙忙的在刚下公车后冲到了一个迎面而来的两厢货车上,顿时变成了一滩肉泥。

  然而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身在家中。原来我已经被火化了,但因家没钱买墓地,妻子只要把我的骨灰暂时放在家中的橱柜。不过还好是这样,我才能看到接下来所发生的事情。

  我女儿刚满月不久就得了先天性贫血,每次病发就会发烧,一发烧就要去医院输血,每次的费用都要5,6000元,很快,我那笔只有几万元的事故赔偿金就用得快要见底。无奈的妻子只能在孩子2个月不久就开始继续上班。

  我父母也因怕妻子一个人照料不来孩子而搬到了我们所租的小房附近。我们在S市已经打工了3年,可还是住着那套只有40平米不到的一室一厅。妻子和我都是江南人,妻子名叫罗娟,今年26岁,1米65的身高却只有90来斤。她天生的一副小骨架,配上白皙柔嫩的皮肤,外表看来柔柔弱弱,但如果她脱掉外衣会让人惊歎到原来内有乾坤。虽然胸围只有82,但却有着D罩杯的傲人美乳,只有58的纤腰配上85的挺翘丰臀,是个男人见到这具胴体身体的某部位都会立刻昂首敬礼。

  孩子已经三个月大了,病情仍不见好转,今天中午,妻子又抱着孩子回家来了,看来她又接到我父母的电话把孩子送去医院输血了。但今天同她一起回来的还有她们办公室的那个朱主任,因身材中年发福,我和妻子以前经常戏称他猪主任。

  「小罗啊,孩子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啊。看你天天东挪西借的能撑几天啊。」朱主任进门后毫不客气的坐在了小客厅的沙发上,悠悠的点上了一根烟。
  「朱主任,这次多谢谢你了,不然我还真不知道该找谁借了。」妻子勉强的挤出一丝笑容,将孩子放在对面的沙发上,去给朱主任倒水。

  现在还是夏天,妻子穿着一身浅绿色的连衣裙,因是怀孕前买布自己做的,所以将她纤细的腰身包裹的异常凹凸有致,而因哺乳涨大了不少的胸部更是将连衣裙的上半部分撑得紧紧的,走起路来微微颤抖的沈甸乳房早就让朱主任一直口干舌燥。

  妻子倒了杯水,躬身将水放在茶几上,躬身的那胸前那道深深的沟堑让朱主任此时再也无法平静。他一把将妻子拉到怀,一手搂住妻子的纤腰,一手直接从裙子的领口伸进去揉捏起妻子胸前的那团嫩肉。

  「朱主任!你干什么!快放开我!」妻子吓了一跳,在朱主任怀中挣扎着,一只手还用力的想去拨开那只紧紧钳住她乳房的大手,但她的仅凭力气显然无法有任何作为。

  「小罗,我是看你一个女人带个孩子不容易,你想想自从你休完假开始上班后请了多少次假,又向同事借了多少次钱,这些事情我管过你吗?如果不是我照顾你你被开除10次都嫌少!」

  「那,那你也不能这样,我丈夫才刚去世3个月,我……」妻子任然在无力的挣扎着,但看样子已经没有了刚才的坚决。

  「人死就死了,你才多大,能抱着骨灰盒过一辈子?老哥我今天是来帮你出个主意,想个点子,好让你以后能和你女儿继续好好活下去,你也不想看到你这可爱的小女儿早早的就因没钱治病而夭折了吧。」朱主任见妻子渐渐不再挣扎,将捏够了嫩乳的手抽了出来,看着手上还沾着粘粘的乳汁,这让他的老二此刻更加胀得难受。

  「你,你真的有办法让我能赚到钱养孩子?」妻子张着美丽的大眼睛望着朱主任。

  「那是,不仅能够孩子治病,还能够你以后送她上托儿所,上学,甚至在S市买套房子!」朱主任搂着妻子的那只手开始伸到妻子背后的连衣裙拉链上,慢慢的开始往下拉。

  「你不骗我?」妻子似乎有点相信了,因朱主任的人脉相当的广,他一个小小的办公室主任却天天开着奥迪A7上下班。

  「你孤儿寡母的我骗你干吗,乖乖的把我伺候好了,包你以后每个月赚1万以上!」朱主任的另一直手已经伸进了妻子的裙子,开始摩挲着妻子光洁的大腿内侧。

  妻子犹豫了,一个月赚1万的工作,这是她平时想都不敢想的事,但她知道朱主任还真有可能能帮她找到,一旦有了这个工作,那孩子治病的钱就有了,以后孩子上学也有了着落,但自己从此以后也会变成这个平时看着就让她恶心的胖男人的情人,这让她一时说不出话来。

  这时朱主任已经将妻子连衣裙的拉链彻底拉到了底,妻子整个光洁的后背不知不觉的已经坦露了出来。

  「啊,朱主任,给我点时间,让我想想好吗?」妻子发觉了背后的冰凉,急忙又想坐起来。

  「哼!小罗,这机会可不是天天都有的,你要是犹豫不决我现在就可以走。但你从明天开始也不用请假了,公司早就让我把你炒掉了。你自己想清楚。」朱主任的肥脸板了下来,但手却并没有停止动作,已经将妻子背后胸罩的扣子打开了。

  「啊!」妻子吃了一惊,呆住了,她现在还留在S市的理由就是了那份3000元每月薪水的工作,工作一旦丢了,就意味着她没了任何生活来源,而回到老家,她不可能再找到2000元薪水以上的工作。

  「别想那多了,安心的跟着我吧,我不会亏待你的。」朱主任见妻子这幅模样,立刻将妻子的连衣裙从背后开始往下扯,妻子也神情恍惚的将双手一伸,整个上半身顿时变的光溜溜了。

  看着那两颗紫红色的葡萄,朱主任急不可耐的将臭哄哄的嘴巴凑上去,开始使劲吸允起来。一只手也从妻子的裙子伸了上来,抓住另一只颤颤巍巍的乳房使劲的揉捏着。

  「啊……轻点,朱主任……」因怕影响宝宝,我和妻子在预产期三个月前就没有再做过爱,禁欲了快半年的妻子被朱主任这样一弄浑身立刻瘫软了下来,已经到这份上了,她只能认命了。

  直到吸不出乳汁,朱主任才把嘴里的乳头松开,开始吃另一只乳房,而本来环抱着妻子细腰的手也顺势攀了上来,抓住了那只小了一些的乳房开始搓揉了起来。

  「搂着,搂紧点,坐上来。」朱主任吃了一会,觉得妻子侧坐的姿势让他吃的有点不爽,让妻子叉开腿坐到他的跨上,搂着他的肩膀,妻子一言不发的照做了。朱主任意的一手各抓住一只乳房继续吸奶。

  「轻点,朱主任,捏得好疼……」朱主任的双手像一双铁钳一样死死捏着妻子的乳房,正在被他吃的那只乳房更是像给奶牛挤奶一样被朱主任使劲挤捏着,妻子一直在眉头紧锁的咬牙忍受着,可随着朱主任的力道越来越大,已经让妻子感觉到自己的乳房要被他捏爆了,开始哀求起来。

  「爽!妈的,想不到你这个看起来瘦呼呼的女人还身藏名器,把裙子脱了,快点!」朱主任并没有理会妻子,直到吃光了另一只乳房中的乳汁,他才咂咂嘴一边嘟囔着,一边把妻子推开,开始脱自己的衣服。

  「朱主任,我先把孩子放进屋。」妻子脱了连衣裙后看到对面沙发的女儿,想把女儿先抱进屋。

  「放个屁!这点小孩知道啥,别他妈磨蹭,没看老子的老二都急成这样了吗!」朱主任已经脱了个一干二净,急不可耐的将妻子的小三角裤直接拉了下去。
  「我草,怪不得你男人死得早,还他妈是个白虎!」朱主任死死盯着妻子的私处,赶忙将妻子按倒在沙发上,然后把她的双腿分开,仔细欣赏着妻子的白虎丘。

  妻子知道自己已经是虎口的羊羔了,也不做挣扎,任由朱主任摆弄着。谁知道朱主任用手摆弄了一会后直接一口将妻子的阴唇含在嘴里开始吸咬起来。
  「啊!疼啊,轻点啊,朱主任,轻点!」妻子的私处从来没受过这种折磨,全身立刻开始剧烈的扭动起来,想摆脱朱主任的臭嘴。

  「别乱动,妈的,让老子干得不爽老子提裤子就走,你和你女儿就等着他妈被饿死吧。」朱主任头看了妻子下,恶狠狠的说。

  果然妻子不敢再乱动了,用一只手死死捂住小嘴,呜呜的忍受着。

  又吸咬了一会,朱主任才过够瘾站起身来,他把妻子拉了起来,自己坐回到沙发上,肥胖的肚皮下翘着一根20公分长的丑陋阴茎,足有我女儿的小胳膊一般粗。

  「坐下来,用你下面的小嘴给老子好好裹。」朱主任将妻子拉到自己身上,分开她的两条腿,让她跨坐在自己的大腿上,两手又开始揉捏起妻子已经有些红肿的乳房。

  「对准点!妈的!怎老想让老子骂你才舒服!贱货!」妻子慢慢的坐在朱主任的阴茎上,可磨蹭了半天也没插进去,这让朱主任大为光火,使劲朝妻子的翘臀上打了一巴掌,啪!随着一声脆响,妻子白嫩的翘臀上立刻出现了一个红手印。
  「啊……」妻子一吃痛,下意识的将下体往下沈,朱主任硕大的龟头立刻插进了妻子的阴道口。

  「哦,真他妈紧,这娃真是你生的?」朱主任也舒服的呻吟了一声,见妻子仍皱着眉头慢慢向下沈,顿时又有些不满,抓着妻子乳房的两手向下使劲一拽,妻子立刻一声惨叫坐了下去,「动起来!」朱主任一边感受着妻子阴道的紧窄,一边不满的又向妻子的翘臀打了一巴掌。

  妻子又挨了打,只好开始上下套弄起朱主任的阴茎,而朱主任此时终于露出了满意的神情,将头埋到妻子怀中含着又有了些奶水的乳房开始吸允起来。一手放在妻子的乳房上搓揉着,另一手则放在妻子的丰臀上开始使劲的揉捏妻子肥嫩的臀肉。

  过了5分锺,妻子已经是香汗淋漓,但只要她稍一停顿,朱主任就会使劲抽打她的屁股,而胸前的两只乳房此时也被朱主任搓揉的又疼又肿,看样子起码又大了一个罩杯。

  「我实在没力气了……」10分锺后妻子无力的倒在了朱主任的胸前,大口的喘着气。

  「没用的娘们。草个B都会脱力。」朱主任不满的嘟囔着,两手伸到了妻子的丰臀上,各抓住了一把臀肉,开始使劲的上下拽捏着。而妻子也因趴在朱主任身上而不再像刚才一样费力,开始配合着继续用她柔嫩的膣腔套弄起朱主任的硕大阴茎。

  「哦,哦!」过了一会朱主任开始渐渐激动起来,妻子知道这是他快射精了,咬着牙承受着朱主任手上越来越大的力道,肥嫩的臀肉此时在朱主任手里像两块软泥一样被捏的通红,而妻子整个人就像个轻飘飘的充气娃娃一般被朱主任使劲的抓捏丰臀着向他的胯下撞击着。

  朱主任忽然将妻子的头发一把抓起,用他那张臭烘烘的嘴巴使劲吸咬着妻子淡红色的丰韵朱唇,「舌头伸出来!」随着朱主任一边越来越激动的向上拱动,一边不满妻子毫无反应的嘴唇,妻子只能闭上眼睛将檀口微张,圆润的小舌慢慢伸了出来。朱主任立刻一口将妻子的舌头含住,疯狂的吸允起来,一只手继续使劲的拽捏着妻子的丰臀,另一只手死死的抓住了妻子的一只乳房,随着妻子身体的节奏开始上下拉扯起来。

  妻子此时无论是阴道还是臀部还是乳房都疼痛的让她难以忍受,但她为了女儿,只能用手死死的抓住沙发靠背,咬着牙用身体迎合着朱主任的最后的冲击。
  「嗯!」随着朱主任一声闷哼,他终于舒服的将精液一股股灌进了妻子的膣腔深处,死死拽着妻子乳房的手也慢慢的松了下来,此时这只手上已经沾满了妻子的乳汁,而那只被拽捏的乳房也出现了青紫色的淤痕。

  「呼……爽,真他妈爽,看不出来你这小娘们的身子这么有料。」射完了精的朱主任全身松弛下来,舒服的半躺在沙发上,怀抱着已经浑身瘫软的妻子,一边意的揉捏着妻子身上的嫩肉,一边悠悠的点起了一根烟。

  「给老子吹干净。」抽了半根烟的朱主任拍了拍妻子的屁股,妻子无奈的从朱主任身上下来,朱主任已经疲软了的阴茎从妻子微微红肿的阴道出来的瞬间,一股浓稠的精液也从妻子的阴道涌出。

  妻子急忙走到餐桌前将纸巾拿了过来,抽出两张捂住了自己的阴部,然后跪到朱主任腿前,开始吸允他的阴茎。

  「过来点,爬近点。」朱主任把妻子拉到了沙发上,让她跪趴在一旁,自己这样就能半躺着揉捏妻子的乳房。

  「妈的,你这小娘们穿着衣服怎就看不出来还有这身材,你看这奶子,这小腰,这屁股,没男人天天干你老天也不答应啊。」在妻子尽心尽力的吞吐下,朱主任的老二慢慢的又恢複了精神,他一边揉捏着妻子的一个乳头,一边抽着烟享受着妻子的口舌服务。

  妻子此时眼泪差点就流出来了,嘴守射过精的阴茎腥臭无比,被使劲拽捏过的乳房现在一碰就疼,就连刚被野蛮冲撞的阴道此时也火辣辣的,并还在时不时的流出刚才被射入的精液。

  「好了,趴在沙发上。」朱主任抽完最后一口烟,站了起来,拽着妻子的头发将她按到沙发背上,将妻子肥嫩的臀部摆到沙发沿上向外靠着他。

  「翘起来!翘高点!妈的,怎么什么都要老子教你!」朱主任又使劲抽了妻子屁股两下,妻子赶紧将腰使劲向下塌,把臀部高高翘起,毫无遮拦的馒头穴立刻在肥嫩的两瓣臀肉间显现出来。

  朱主任摸了摸妻子光滑无毛的阴户,满意的将龟头在上面上下磨蹭着,不时还有精液向外溢出的阴道现在非常嫩滑,而阴道口上面的菊花在龟头不断的摩擦下也显得光洁精美。这让朱主任的喘息声又开始粗重起来。

  他将龟头慢慢的塞进妻子微微红肿的阴道内,慢慢的前后摩擦着。就在妻子开始微微呻吟的时候猛的一用力,整根阴茎顿时全部插了进去。而妻子也立刻一声惨叫,将她那张漂亮的脸蛋死死的贴在沙发背上,急促的喘息起来。

  「爽!妈的!干死你个贱娘们!」朱主任的双手死死的钳住妻子的细腰,将妻子的翘臀一下下使劲得往自己胯下拽,而自己的胯部也用力的向妻子丰臀上的嫩肉一下下顶撞着,发出一阵阵啪啪的皮肉声响。妻子此时也开始低声呻吟起来,前胸不停剧烈晃动的乳房又开始渗出乳汁,滴答在沙发上。

  这样剧烈撞击了百十下后,朱主任附在妻子后背开始慢慢的耸动,同时双手伸到妻子胸前,又开始拽捏起妻子的乳房。

  看着手中一使劲就会射出一丝奶线的两团嫩肉,朱主任兴奋的一边使劲的拱动着下体一边更加用力的挤捏妻子的乳房,而妻子此时却是痛苦不堪,本来已经被捏的出现淤青的乳房现在就像被上刑一样疼痛难忍,她刚才不断的乞求着朱经理轻点,可她越是这样朱经理就越兴奋,越用力,所以妻子干脆不再说话,一边咬着牙死死抓着沙发罩,一边痛苦的闷哼着。

  这样持续了10几分锺后,朱主任终于又忍不住要射了,他使劲的拱了几下,然后把妻子的头发一把抓住,将她的脸扭了过来,「喝了,都喝光!」朱主任把那个丑陋的阴茎拔出来后伸到妻子的嘴边捣了进去,一边快速的抽插着妻子的小嘴一边命令着妻子。

  「哦!哦!!」随着朱主任一阵兴奋的嚎叫,他在妻子嘴射精了,他一边将妻子的头发死死拽住,一边将妻子的头向他的胯下使劲的前后拉扯着,而已经伸到妻子喉咙深处的阴茎也在不停的欢快喷发着,妻子这时只能发出一阵阵呜咽和吞咽声。

  这个姿势保持了足足半分锺后,朱主任才慢慢松开了妻子的头发,将阴茎从妻子嘴抽了出来,在妻子的俏脸上来回摩擦着。

  将阴茎上的体液涂抹干净后,朱主任才尽兴的坐回到沙发上,抽着事后烟,打量着跪坐在地上一身狼藉的妻子。

  「晚上洗干净点,做桌好菜,再弄两瓶好酒,我要带人过来,你一个月能不能赚1万就看他了。」朱主任抽完烟开始穿起衣服,临走时扔下了这句话。
  等朱主任出了门,妻子才神情恍惚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扭着别扭的脚步来到洗手间,打开了淋浴冲洗起身体。她轻抚着被掐的青肿的乳房,忍不住抽泣起来。而我也只能在一旁暗暗歎息,平时我和妻子行房时都是竭尽温柔,生怕将这具完美的胴体弄伤,而今天,这具娇嫩的身躯就像一团破被子一样被人揉来捏去,尽情玩弄后扔在一旁,这让我心十分不是滋味,但却又隐隐有一丝快感,妻子被蹂成这样我竟然还有快感,这让我当时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    ***    ***    ***

  晚上7点多,朱主任带着一个中年男人来到了我家,而孩子也被妻子下午送回了我父母那,妻子还特地多买了几罐进口婴儿奶粉,因为她发现女儿就算饿得直哭也不再吃她的奶了,她查了下育婴网站,才知道婴儿是可以闻到乳头上残留的口臭味的。

  「就是她?」中年人进门后上下打量着妻子,妻子却有些惊惧的望着他,这个黝黑的汉子留着一个小平头,一脸络腮胡,满脸的横肉和凶相,如果不是他身穿着一身笔挺的警服,相信妻子连门都不敢开。

  「恩,她是你们这个片区的,以后要靠你罩着她了。这位是S市市局的张副局,你今天晚上可要好好伺候着,不然以后没生意做可别怪我。」朱主任一脸严肃的朝妻子说道。

  「张,张局。」妻子还是有点疑惑,朱主任到底要她做什生意,什语市公安局的人也给请来了。

  「恩……」张副局走进了房间四处看了下,看到桌子上一桌丰盛的饭菜,微微点了下头,他又走到了厨房,将妻子做菜时的围裙从厨房拿了出来,扔给妻子,「穿上它,里面别穿衣服。」张副局面无表情的说道。

  「让你穿你就穿,快点!」朱主任看妻子愣在那,又看了看他,赶忙向妻子打眼色。

  妻子蒙了,她不知道朱主任为何让她在另一个男人前裸露身体,这让她难以接受,所以她轻微的摇了摇头。

  「哦?那我走了,这小娘们哪适合干这行,老朱啊!」张副局看到妻子这幅模样一脸的不悦,扭头就要走。

  「哎,等等啊,张局。」朱主任见张副局要走,急忙把他拉住,把嘴伸到他耳边悄悄的说了什。

  「恩?真的?」张副局好像立刻来了兴趣,又回头打量起妻子。

  「快点穿,你只要今天晚上让这位张局满意,以后一个月2万都能赚到!」朱主任又把妻子拉到了一边,急切的说道。

  「2万?」妻子不可置信的望着朱主任那张猪脸。

  「机会就这一次,你自己看着办。」朱主任也懒得和妻子解释了,回过头把张局拉到了饭桌上,像自己家一样开始给张局倒酒上烟。

  妻子犹豫了半天,最终还是走到睡房开始脱衣服,一个月2万,这对她的诱惑实在是太大了,想想得病的女儿,她顿时开了一切。

  等妻子赤身裸体的穿着围裙走出来时,张局的眼睛顿时亮了,「来来,坐过来。」张局主动招呼着妻子。

  妻子缓缓的走了过去,坐在了张局身边,给他倒了杯酒。

  张局并没有看酒,而是直勾勾的盯着妻子的裸体上下打量,他忽然将手伸到了妻子的胸前,伸进围裙鎈佢0只乳房揉捏起来。

  「啊……」妻子惊呼一声,但又不敢拒绝,只能将酒瓶放下,满脸通红的端坐着任张局揉捏。

  「呵!果然是头小奶牛。」张局捏了几下收回了手,看着手上的乳汁,惊喜的说道。

  「那是,这小娘们的奶水足得很,张局您今天有口福了。」朱主任也不失时机的在一旁又向张局敬酒。

  「好!哈哈哈哈!」张局满意的和朱主任碰了杯,一饮而尽。

  「满上,快给张局满上!」朱主任放下杯子赶紧招呼妻子倒酒。

  妻子也赶忙拿起酒瓶要给张局续酒,却被张局一把拦住,妻子莫名的看了看张局,又瞧了瞧朱主任。

  「张局,您……」朱主任也有点拿不准张局这是什意思。

  「光喝酒有什意思,知道西藏人的鸡巴为什么这厉害?他们可是从小就喝马奶酒长大的!」张局边说着边笑盈盈的望着妻子充满了乳汁的乳房。

  「对,对!快,赶紧往酒瓶挤点奶,多挤点!」朱主任赶忙开始指挥妻子。
  妻子无奈的坐回到椅子上,将乳房从围裙边露出,把乳头塞进准酒瓶口,向酒瓶挤奶。

  朱主任和张局都在一边津津有味的看着,张局的一只手还情不自禁的放在了妻子的大腿上揉捏起来。

  等妻子将空了一小半的酒瓶挤满,她的一只乳房也空了下来,有点无力的垂在了胸前,另一只乳房却仍然骄傲而饱满的挺立着。

  张局此时也有点按耐不住了,手直接伸到了妻子的耻丘上揉捏起来,当他摸到妻子是白虎的时候,又惊奇的看了看妻子,而后回头看了朱主任一眼,朱主任立刻心领神会,急忙起身说有事要走。妻子无助的看了看朱主任,朱主任见妻子这幅模样,不由的板起脸来说道:「小罗啊,以后你的生意可全靠张局照顾了,别再像以前那样什么都要我提醒你,今晚好好的伺候好张局,知道吗?」

  等朱主任刚刚出门,张局就急不可耐的把妻子压在墙边,狂吻起妻子,而且双手也开始上下齐动,一只手揉捏着妻子的乳房,一只手摩挲着妻子的翘臀和阴部。

  这次妻子自觉的将自己的舌头伸了出去,让张局吸了个过瘾,过了2分锺,张局才慢慢松开妻子,坐回到桌子前,让赤身裸体的妻子坐到他大腿上,他一边喝着酒吃着菜,一边抽着烟摸捏着妻子身上的嫩肉。

  不一会,张局好像又嫌这样有点不过瘾,站起来脱光了衣服,继续喝酒吃菜,而妻子则坐在张局腿上将前胸高高挺起,张局喝一口酒,就把妻子扳过来吸她的乳汁,没两下妻子就不要张局动手了,自觉的将乳房捧起来送到张局嘴边,这让张局又露出一脸满意的神情。

  半小时后,张局吃饱喝足,拿起餐巾纸擦了擦嘴上的油汙,又擦了擦妻子的乳头,将妻子一把横抱起来走进了卧室。

  张局先将妻子放到床上,将她的双腿打开,把头埋到她腿间贪婪的吸允起来,不过张局要比朱主任温柔些,他并没有撕咬妻子的阴唇,而是将舌头伸进妻子的阴道来回搅拌着。这让妻子的身体一阵痉挛,慢慢的低声呻吟起来。

  张局吸了一会,见妻子的下身已经是泥泞不堪,随即趴在妻子身上,迫不及待的将阴茎直接插进了妻子的阴道,把妻子的两腿几乎分成了一个一字,开始大力抽插起来。

  由于张局的整个下半身都在床沿下,所以每次用力几乎都是把整个身体跳起来然后重重的压在妻子腿间,妻子将整个臀部都高高的挺起,承受着张局一下下的重压,还好张局的阴茎并不像朱主任那般粗大,不然她这种姿势说不定要被捅穿肚皮。

  张局的上半身压在妻子身上,他不时的吸允着妻子的乳房,时而又把头探上去吻妻子的小嘴,忙的不亦乐乎。不到5分锺,随着张局死死的抓住妻子的两个乳房一声呻吟,他舒服的把精液射到了妻子的阴道深处。

  「呼!」躺在妻子身上休息了一会的张局慢慢的爬了起来,走到了客厅点了根烟坐在沙发上悠悠的抽了起来。妻子从床头扯下几张纸巾,一边捂着自己的阴部,一边走出去帮张局擦拭着下身。

  「为什么做这行?我看得出来,你是个不错的女人。」张局把妻子拽了起来搂到怀,一边揉捏着她的乳房,一边轻声的问道。

  「哪行?」妻子睁着一双大眼睛望着张局。

  「嗯?老朱没和你说?他让你做鸡啊,让我帮着看着点,不过你放心,有我在只要你每月按时上供,就不会有人找你麻烦。」

  「做鸡?」妻子惊呆了,朱主任说能让她一个月赚2万的工作竟然是做鸡!
  「以你的条件一个月赚个2,3万不算难,不过记得让外面人带套,不然很快你就废掉了,得了一身的病想治都难了。」

  妻子麻木的点了点头,她认命了,反正她现在也已经不是什贞洁烈妇了,了女儿只要能一个月赚到2万块钱她做什都认了。

  张局一晚上干了妻子两次,一次射在了阴道,一次射在了嘴,口爆时妻子毫不犹豫的将精液吞了下去,这让张局十分满意妻子的表现。

  第二天一早张局匆匆的又在妻子体内射了一次后就走了,不一会朱主任就来了,他一脸淫笑的坐在沙发上将妻子扒了个精光搂在怀里把玩着,问昨天晚上她和张局干了几次,怎干的,爽不爽,妻子都照实的回答了。

  「我说吧,你这条件天生就是做鸡的料,不天天让男人干你对不起自己这身贱肉啊。」朱主任说完便让妻子像昨天一样叉开腿坐在他跨上,妻子的阴道残留着今早张局射进的精液,所以并不干涩,她咬了咬牙坐了下去,缓缓的将朱主任的阴茎包裹在了自己的滑嫩的阴道,开始上下套动起来。

  朱主任让妻子双手扶着沙发靠背,将乳房凑到他面前,他双手将妻子的两个乳房使劲的往中间挤,然后将两个乳头一起放在嘴,贪婪的吞咽着妻子的乳汁,同时下身也不断的向上冲顶着,还好妻子的双手有地方支撑,不然她一个不小心就会被这个猪一样的胖子顶落到地上。

  朱主任下体享受着妻子温暖紧窄的阴道,嘴巴享受着妻子温热奶水的滋养,很快就要把持不住了,他双手紧紧的握着妻子的双乳,让两个乳头不停的向他的脸上和嘴璈射着细细的奶线,而妻子此时任然皱着眉头专心套弄着朱主任的阴茎,她感觉到体内的阴茎越来越坚硬,越来越膨胀,将她柔嫩的阴道壁刮得生疼,甚至还时不时的顶撞着她的子宫口,反而昨天肿痛不堪的乳房今天倒没有那痛苦,可能这对软肉已经习惯了朱主任手上的力道,变的有些麻木了。

  过了两分锺,朱主任一口咬住妻子的一只乳房,下体也开始大力的向上顶撞,妻子知道他要射了,附合着轻声呻吟起来,并将乳房向尽量的往朱主任嘴送。
  「哦!」随着朱主任一声畅快的微吟,他下体的卵袋不停的抽动,他又将自己的精液灌进了妻子的阴道,妻子美目紧闭皱着眉头安静的接受着朱主任的射精,朱主任刚才使劲的一咬让她的乳房上出现了一排清晰的牙印。

  朱主任整整射了半分锺秒,才慢慢的松开了紧握着妻子乳房的双手,被朱主任把奶水挤得十分干净白嫩乳房无力的瘫软下来,垂挂在妻子胸前,上面还有着昨天淤青的掐痕和今天新增的牙印。

  过了一会妻子从朱主任身上下来,拿了纸巾捂住了自己的阴部,开始帮朱主任舔舐阴茎,不一会就将上面残留的体液舔得干干净净。朱主任满意的拍了拍妻子的俏脸,提起了裤子准备要走。「以后公司你就不要去了,这个月的工资我帮你领回来。昨天张局也和你说了吧,以后你每接一个客人你拿200,我拿100,张局拿100,拉客仔拿100,如果客人要包夜,你一次拿300,你的钱我一个月给你结算一次,没有问题吧。」

  「嗯……」妻子微微的点了点头。

  「那好,一会我就让人把客人往家领了,你把这屋子的钥匙给我一把,另外多去买点避孕套和纸巾。」朱主任吩咐完拿了钥匙就走了。妻子也下了楼,走了半个小时来到一个远远的地方满脸通红的买了几打避孕套和两大包纸巾回来。
  整个上午朱主任都没有再来,直到下午2点的时候朱主任领着一个瘦的跟猴一样的猥琐男人来到家。

  「这个是瘦猴,以后负责专门给你拉客。你们处理好关系,我只管月底给你发钱,就这样了。」朱主任好像还有急事,说完话就走了。

  「猴哥。」妻子温顺的叫道。

  「妹子,叫啥名?」瘦猴看着只穿了一件睡衣的丰韵妻子两眼放光。

  「罗娟。」

  「那以后哥就叫你娟子。来,先让哥看看,到外面哥也好给客人介绍你。」瘦猴说完就猴急的走上前一把把妻子的睡衣扯了下来,妻子赤裸着站在原地,扭捏的不知道手该放哪好。

  「好,好,不错。」瘦猴看到妻子的裸体称赞了一番,然后直接上手到处摸捏着。妻子知道这男人她不能得罪,以后自己赚钱多少都把握在他的手上,所以只能任凭他的爪子在身上到处游走着。

  「还有奶水?」瘦猴惊奇的看着妻子乳头上渗出的奶水,咂了咂嘴,立刻上前搂住了妻子的软腰,咬住一只奶头,使劲吸允起来。

  「啊……猴哥,轻点。」妻子轻声的呻吟着,瘦猴一只手搂着妻子的纤腰,嘴巴使劲的吸着妻子的奶头,另一只手开始摸捏起妻子光滑的阴部,还将两根手指插进妻子的阴道不停抠弄着。

  「极品,真是极品,来,让哥试试活。」不一会瘦猴就吸空了妻子的一只乳房,立刻将身上的衣物脱了个干净,把妻子按跪在他面前,将他那只黑乎乎的阴茎凑到了妻子脸上。妻子顿时闻到了一股腥臊的气味,心想这家夥不知道多久没有洗过澡了,但她还是温顺的张开了小嘴,把这根不算很大但腥臭的阴茎含到了嘴,前后吸允起来。

  含了一会,妻子发现瘦猴勃起的阴茎虽不粗大,但很长,比朱主任的还长,起码有25公分的长度,不一会,瘦猴的阴茎就把妻子的喉咙顶的十分难受,开始呜咽的哼哼起来。

  而瘦猴这时看着妻子胸前晃悠悠的丰满乳房也有些忍不住了,他将妻子拽起来按在了沙发上,让妻子把腿打开,扶着黑乎乎的家夥就插了进去。

  「哦!」猴子顿时舒服的吐了一口气,他将妻子的臀部向上高高起,自己像打桩一样一下又一下的狠狠往下面压去,同时两只手也伸到了妻子胸前,揉捏起妻子两个柔软的乳房。

  因瘦猴的阴茎太长,不断的顶着妻子的子宫口,不一会就把妻子的子宫顶的很难受,她甚至觉得肚子的器脏都跟着瘦猴的节奏而翻腾着。胸前的乳房也被瘦猴像揉面一样捏成各种形状,乳汁被源源不断的挤出,妻子的胸口顿时湿乎乎了一片,不过好在瘦猴并不持久,只过了5分锺就听到瘦猴一声闷哼,他同时使劲的把阴茎向妻子膣腔深处一戳,妻子顿时惊叫了一声,因祲感觉瘦猴的阴茎戳进了她的子宫,她的子宫壁明显能感觉到有几股热流正在一下下有力的喷射在上面,妻子浑身顿时一阵酸麻。

  瘦猴好像很久没有干过女人一样,足足射了半分锺才倒在妻子身上,他一边喘着粗气,一边揉捏着妻子的臀肉,还将稍微有些干渴的嘴巴含住了一个乳头,开始美美的吸允起乳汁。

  妻子此时面色潮红,望着伏在她身上的瘦猴有点不知所措,可一想到这个男人是她以后赚钱多少的关键,她是万万不能得罪的,所以只能任由他在自己身上折腾着。

  过了一会瘦猴将妻子的另一只乳房吸空,从妻子身上趴了起来,瘫软的阴茎耷拉在胯下,随着瘦猴的动作一晃一晃,瘦猴一屁股坐在了妻子身边,用胳膊搭着妻子的肩膀让她倒在自己怀,而手也正好可以伸到妻子胸前揉捏她的乳房。妻子顺从的趴在瘦猴怀,还把胸向前挺了挺,方便瘦猴摸捏她的胸部。

  「娟子,万事开头难,开始你得多忍忍,过阵子赚钱的时候好日子就来了,知道不。」妻子顺从的点了点头。

  「我听老朱说了你的事了,你没了男人,咱俩人以后就是一家子了,我帮你找人过来,你伺候好,千万别得罪了,我找的那些人可都是多少有些来头的。要实在把你弄痛了你叫两声就过去了,可千万别耍脾气,不然到时候你我的小命都得丢掉,知道不。」妻子吓了一跳,连忙又点了点头。

  「回头买点猪脚啥的给自己补补,你这奶水可是赚钱的好本钱,老多人喜欢了,可千万别断了奶,我现在就出去给你找人了,你先收拾收拾这,对了,再给我把房门钥匙。」妻子将最后一把备用钥匙交给了瘦猴,瘦猴就出去了,妻子将沙发整理了一下,又去浴室冲洗了下,重新套上睡裙,坐在沙发上静静的等着。
  只过了十几分锺,门口就传来了开门声,瘦猴领着一个老头走了进来。
  妻子惊讶的看着眼前的老头,髒兮兮的头发和衣服,花白的胡子,黝黑的皮肤,怎看都像个街边拾破烂的老农,瘦猴怎语他给领来了?

  「老爷子,您玩好。」瘦猴说完朝妻子打了个眼色,妻子赶紧起身将老头扶进了睡房,关上了门。

  老头浑浊的眼球看着妻子发出了异样的光彩,一双髒手急不可耐的抓住了妻子的乳房使劲的揉捏着。妻子站着任由老头上下齐手,不一会老头就把自己和妻子脱了个精光,盯着妻子的白虎丘贪婪的咽着口水。

  老头将妻子浑身上下都摸了一遍后把妻子按倒在床上,让妻子把头掉过来,将妻子的头放在床沿,把自己又软又黑的阳具凑到妻子嘴前,妻子闭着眼睛张开嘴把老头的阴茎含进了嘴。老头顿时开始兴奋的抽插妻子的小嘴,双手也按在妻子的胸前使劲的揉捏着妻子的双乳。

  随着老头越来越兴奋的抽插,妻子的眉头也越来越紧,他发现老头本来瘫软的阴茎现在慢慢涨大了起来,而且现在的尺寸已经超过了朱主任的大小,并且还在涨大着。而刚才被瘦猴吃光了奶水的乳房现在变的十分松软,这让老头捏得十分过瘾,不一会,老头把妻子的下半身扳了上来,嘴巴直接吸住妻子的阴,用黑黄色的髒牙开始撕咬起妻子粉红柔嫩的阴唇。

  妻子的嘴含着越来越大的阴茎,只能呜咽的呻吟着,她将双臂死死的抵着床面,生怕一不小心失去平衡栽到一边。

  过了一会,老头吃够了妻子的阴户,把妻子的腿放了下去,阴茎也从妻子的嘴抽了出来。妻子看着眼前的阳具不禁打了个冷颤,足足30公分的长度,婴儿手臂的粗细,和老头那一副乾瘦黝黑的身板怎看都很不协调。

  老头很满意妻子的表情,把妻子扶了起来,拍了拍她的屁股,妻子会意的转过身趴在了床上,将自己的丰臀高高翘起。

  老头将阴茎对准妻子的阴道使劲塞了进去,还好刚才老头吃了妻子的阴户,老头的口水和分泌物让妻子的阴道现在湿润嫩滑,但即使是这样,妻子还是浑身打颤,咬着牙忍受着阴部挤进来的硕大硬物。

  十几秒过后,老头的阴茎才插进去一半,他深吸了一口气,开始前后慢慢的耸动起来。妻子闭着眼睛,双手死死抓着床单,随着老头的节奏开始哼出一声声哭泣般呻吟,在老头缓慢抽插了几十下后,他硕大的阴茎终于全部塞进了妻子的膣腔,而妻子此时眉头紧锁不住的抽着冷气,一脸痛苦的表情。

  几分锺后,老头看着妻子光洁白皙的纤细腰身和肥嫩柔软的翘臀越干越起劲,一边咬着牙狠狠的抽插一边使劲的揉捏着妻子的臀肉。

  「啊,啊,轻点,慢点,啊,啊!」妻子很快被老头干到快失神了,她将头埋在被单上不停的左右摆动着,嘴不断的央求着老头希望他能怜香惜玉一下。但妻子这种带着哭腔的呻吟却更激起了老头的兽性,老头此时越干越兴奋,越干越起劲,可毕竟年纪摆在那,老头仅仅抽插了十多分锺就随着一声低吼把胯部死死的抵在妻子的翘臀上,而妻子此时浑身也在不住的颤抖着,她竟然在这短的时间内就被老头干到了高潮。

  过了十几秒后,老头舒服的吐了一口气,他将肉棒从妻子的嫩穴中抽了出来,满意的看着妻子一片狼藉并且已经开始红肿了的穴口,拍了拍她的屁股,走到一边开始穿衣服。

  妻子此时满面潮红,闭着眼睛平複着身体的激动,任由阴道的精液缓缓的流出滴落在床上。

  过了一会老头就走了,瘦猴走进来看到妻子这幅模样吓了一跳,他走上前去看到妻子只是脱力后松了口气,当他看到妻子被双腿夹紧着的肥满穴口还在不停的向外溢出乳白色的精液,不禁开始躁动不安起来。

  瘦猴麻利的脱掉了裤子上了床,妻子此时还在闭着眼睛休息,她忽然感到又有一个硬梆梆的东西插进了自己体内赶紧睁开了眼,却看到瘦猴正坐在她身后抱着她的一条大腿在兴奋的抽插着。

  「啊,啊,猴哥,我还没洗呢。」妻子顿时感到阴道壁的摩擦好像火一般灼热。

  「没事,哥不嫌你髒,这老家夥还真能干,这一会就把你的小嫩B干肿了,草,夹得更紧了,真他妈爽。」瘦猴一边奋力的挺动着一边揉捏着妻子的丰臀和大腿。

  「猴哥,轻点,好痛……」妻子轻声呻吟着。

  「痛才爽,女人不痛男人怎爽!」瘦猴说完就把妻子的身体扳了过去,让妻子整个趴在了床上,他坐在妻子的大腿根部,下身使劲的顶撞着妻子的翘臀。
  「啊,啊,啊!」妻子的上半身不断的随着瘦猴的撞击前后摇晃着,不知道是因疼痛还是快感嘴很在不停的哼叫着。

  「撑起来,让哥摸摸你的奶。」瘦猴干了一会便把上半身压在了妻子背上,双手向前探抓住了妻子的两个乳房。妻子边翘着美臀迎合着身后瘦猴的撞击,边用手肘把前胸支离了床面,瘦猴把妻子的长发拨到了一边,轻咬着妻子白皙的脖颈,双手使劲揉捏起妻子的乳房。不一会,瘦猴的双手就沾满了乳汁,而妻子的乳房此时也变的异常白滑丰嫩,就像两个在不断变着形状的鲜奶布丁。

  随着瘦猴手上的乳汁越来越多,他咂了咂嘴,似乎觉得有点浪费,干脆从妻子身上滚落下来平躺在床上,让妻子趴在他身上,把乳头送到他嘴,这样他就可以一边干妻子一边吸允她的乳汁。

  「嗯,嗯……」妻子用双手撑着上半身骑坐在瘦猴身上,并俯下身子将前胸尽量贴近瘦猴的脸,瘦猴一边拱动着屁股一边用两手抓住妻子的两只嫩乳向中间挤,把两个乳头一起含在嘴吸咬着,时不时发出咂咂的吸奶声和一阵爽哼声。
  不一会,妻子就感觉到瘦猴胯下的动作越来越快,手上的力道也越来越重,妻子知道瘦猴要射了,咬着牙忍受着乳房上传来的疼痛,使劲扭动着臀部迎合着瘦猴的冲刺,「哦……」随着瘦猴一声低沈的闷哼,他死死的咬住妻子的两个奶头,并将胯部使劲向上顶了顶,舒服的将精液一股股喷射在了妻子的膣腔内。
  妻子无力的趴在瘦猴身上歇了好一会,才缓过劲来站起身走去浴室冲洗身体,瘦猴随后也穿上衣服开门走了。

  妻子木然的站在喷头下冲洗着身体,她低头望着这两天被蹂躏得有些青肿的乳房,不禁感到一阵委屈,低声哭泣起来,她一开始只是想当朱主任的情妇,哪知道那个禽兽不容分说的就把她拉下水变成了野鸡。从小性格柔弱的妻子第一个男人就是我——她的合法丈夫,她也梦想着对我从一而终和我白头到老,而短短的两天,各种长枪短炮就把她的梦想撕得粉碎。但当妻子想起嗷嗷待哺的女儿时,不禁心又是一阵悲哀,丈夫没了,自己这辈子已经被毁了,了女儿,她无论如何也要撑下去,把女儿养大成人,也算对得起九泉之下的丈夫了。

  看着妻子默默的擦干身体套上睡裙静静的坐在沙发上发呆,我这个鬼丈夫也是一阵难过,生前就没什本事,赚不到什钱,死后也要连累着孤儿寡母受罪,自己难道就真这没用?我真希望自己像小说或者电影的那些鬼王一样呼风唤雨,再不行厉鬼也成啊,起码能出来吓吓人也好,可惜现实就是现实,我现在就是个一无是处的灵体,除了能看,能听以外,没有任何能力,如果非要说有什特别,那只有能穿个墙,不用打开门就能看到卧室妻子是怎被蹂躏。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林子口 金币 +14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盗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嬉闹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本页二维码使用微信及QQ扫一扫功能无效
本页二维码(来扫我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