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面地址:
当前位置:首页»人妻女友»【情欲纠缠】(1-8)作者:老柳{2013/11/1更新}
【情欲纠缠】(1-8)作者:老柳{2013/11/1更新}
字数:3000
2013/9/30发表于春满四合院

                          一. 妻子为谁颤抖

    北方都市的城乡结合部,一个小镇,小镇最繁华的一条街,街道两旁都是小店铺,每家不过三十平方左右,可别小看了这些小店铺,每个小老闆都是本地有本事的人物,里面各种商品齐全,大到农机具,小到日用品,应有尽有。

 
    在中间比较好的地段,一间鞋店,老闆夫妻都是四十岁的人,老闆精明能干,
老闆娘卖货可是数一数二的好手,经过十多年的打拼,家里在当地也算富裕了,儿子今年大一,又在市里买了一套一百平米的楼房,家里还有七间平房,听说快改造新农村了,无疑又是一份不小的资产,小店每月收入一两万,可以说是人人羡慕的好家庭了。
 
    可不知道为什么,自从儿子上大学以后,为了和妈妈爸爸及时联系,家里买了电脑,儿子为爸爸妈妈申请了QQ号,才过去半年,老闆娘脸上的笑容变得勉强了许多,除了和儿子晚上聊天视频以外,最近一段时间还经常在半夜用手机上网,为此老闆没少埋怨妻子,妻子每次都会报以微笑和甜蜜的吻,让老闆有怨气也不好发作了。
 
    老闆叫张小峰,妻子叫李心桐,都是一个村的,从小一起长大,一起上学,初中毕业不久,就处物件,两家父辈关系要好,也就毫无悬念的走到了一起,夫妻很恩爱,没有什么挫折,平静而平凡的度过二十来年,从没红过脸,在当地是人人羡慕的模范夫妻。
 
    夏日的夜晚闷热的很,尽管有空调,但是心桐还是感觉烦躁不安,沖完凉,进入卧室,丈夫早已等待多时,掀开毛巾被,赤裸着身躯,伸出双手,热切的期待妻子投入怀抱,心桐眼里闪过一丝犹豫,还是很自然的拿掉浴巾,白嫩的皮肤,丰满的大屁股扭动着走进丈夫,已经七八天没有做爱了,心桐的心是渴望的,也有点幽怨的,这两三年来做爱的次数少多了,丈夫也许过於劳累,对做爱好像越来越没兴趣了,难得今天丈夫如此热情,胯下之物已经昂头挺立,不仅面露微笑,娇羞的钻进丈夫怀里。
 
    心桐微闭双眼,丈夫和以前一样,压在她身上,轻柔的进入,缓慢的抽插,温柔的亲吻心桐的脸颊和脖子,下体膨胀在心桐体内,心桐嘴里发出轻轻的低吟,不自觉的开始迎合。
 
    情欲开始高涨,心桐心跳加快,丈夫的呼吸变得沉重而短促,她知道,丈夫要射了,不仅用力挺动屁股,让丈夫更加深入,就在临界点的时候,丈夫低吼一声,抵住下体,射了,心桐紧咬嘴唇,在最关键的时候,被吊在半空,那种滋味无法用语言表达,这种感觉已经两三年了,已经习惯了,但现在不同,心里和生理反应已经快到了无法控制的程度,好想发火,可又无法表露出来,她不能,也不敢,更不敢相信,这会是三个月前偶然捞漂流瓶捞出来的网友带给她的变化。 
    丈夫翻身下去,舒服的长出了口气,依偎在心桐身边,慢慢进入梦乡。心桐爱惜而又愧疚的亲吻了丈夫一口,偷偷歎息一声,关上灯,却怎么也睡不着,咬着牙,拿过手机,又放下,又拿起,再放下,反复多次,最后还是看了一眼熟睡的丈夫,悄悄拿开搂在身上的手,用手机登陆了QQ。

 
    心桐的心跳好快,手在微微颤抖,手心已经沁出汗水,介面的好友都是黑色,
不觉有点失望和失落的摇摇头,轻轻的歎息一声,刚要退出,一个头像闪动起来,心桐不自觉的一阵狂喜,赶紧看了一眼丈夫,确定丈夫真的熟睡以后,颤抖的点开头像,网名叫不再孤独的人发过来询问:「没休息吗?我一直在等你,我知道你会找我的,今天过得好吗?」
 
    心桐快速回复:「不好,很不好。」

    对方问:「怎么了?告诉我好吗?」

    心桐紧张的又一次看看丈夫,咬着牙回,「刚和老公做爱了,没有高潮,想要!」回复完,好像心情轻松许多。
 
    不在孤独快速发言,「你没满足,要我帮你吗?我会带给你高潮,告诉我,你想要什么?」

    心桐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个人面前,她会毫无顾忌的说出任何隐私,不会有任何廉耻和道德约束,伴随着兴奋的神经,下体不仅一阵紧缩,阴道里丈夫的精液和着淫水,不觉流出体外。
 
    回复简单明瞭,「想要高潮,想你操我。」

    简单的几个字,却代表了心桐此刻真实的心里感受,从小到大,心桐都是懂事的好孩子,衣着打扮从不过分,在外人眼里,包括丈夫,都是一个贤慧文明的好女人,好妻子,好母亲,可这层外衣下,却是心桐饥渴的性欲,压抑太多年了,在这个陌生人面前却毫无掩盖的表露出来,对此心桐自己也想不清楚为什么。
    不再孤独回道:「想我怎么操你,你逼骚了吗?骚给我好吗?想看你骚逼。」

    心桐呼吸开始急促,一只手不自觉的伸入下体,一个手指轻轻按在高高突起的阴帝,轻轻的揉,快感传遍全身,用一只手回复,「逼痒了,骚了,操我吧,想怎么操我都行,你不是说喜欢吃逼豆豆吗,给你吃,它在动,不能看,我老公在呢,以后有机会让你看逼。」

    不再孤独:|哦,那我要你骚起来,摸逼,我吃你逼,舔你逼水,要你吃我打鸡巴,要你骚,告诉我你是骚逼吗?我要你撅起大屁股,从后面操你,让你老公看我操你骚逼。」

    心桐已经被燃烧的欲望失去了自我,边揉阴帝,变回复:「嗯,我是骚逼,我撅起屁股让你操我,让我老公看你操我,快,快,操我。」

    在对方下流的语言刺激下,心桐再也控制不住,紧咬牙关,从嗓子眼发出低低的呻吟,浑身颤抖,阴道紧缩,高潮的仿佛窒息,好强烈的感觉,余韵还没退去,身体还在有节奏的颤抖,身边的丈夫迷迷糊糊的感觉到妻子的颤抖,含糊的问:「桐,怎么了?」

    心桐马上意识到刚才多冒险了,赶紧把手机塞进枕头底下,小声说:「没事,
有点肚子疼,快睡吧。」说完,满是歉意的吻了丈夫一口,搂着丈夫,疲惫的闭上眼睛,慢慢进入梦乡,

    天亮了,张小峰先醒来,伸了个懒腰,做起来,看了一眼心爱的妻子,脸上路出幸福的微笑,心里美滋滋的,悄悄下床,不经意的看见妻子下体床单一大片印记,不觉心里一动,妻子怎么流出这么多,又不觉哑言失笑,老婆还是那么多情啊,穿好衣服,开始做早点。

    心桐起来的时候,丈夫已经做好了早点,心桐心里有种愧疚和不安的感觉,赶紧洗漱完毕,坐在餐桌,先给丈夫夹了个鸡蛋,自己才开始吃饭。

    还没吃完,手机从枕头下发出铃声,由於丈夫坐的离床近,张小峰随手从枕头底下掏出妻子的手机,还没接听,被心桐一把夺了过去,把张小峰吓一跳。
    心桐脸色很不自然的接通电话,是嫂子打来的,问她今天去市里进货吗,想和她一起去市里逛逛,心桐答应完,赶紧看看手机萤幕,按了几下键盘,非常紧张和抱歉的说:「对不起老公,我刚才有点急,是我昨天告诉嫂子今天进货的,给忘了,听见电话响,赶紧接了。」

    张小峰有点不快的说:「嫂子电话也不用抢吧,真是的,吓我一跳。」
    心桐怎么能不紧张,昨夜太疯狂的沉迷於那种奇特的性高潮了,居然忘了推出介面,那个人留了好多不堪入目的话语,这要是让老公看见还了得,不仅为自己的大意感觉后怕,赶紧把话题扯到生意上,才避免尴尬。

    结下了的一个月,生活还是老样子,心桐却经常走神,张小峰也有感觉,却说不清妻子是怎么了,问过几次,回答都是没事,不过妻子有几次半夜偷偷起床去厕所,每次都带着手机,而且回来后面色红润,这不得不让张小峰怀疑,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却又找不到理由,这不,有两天妻子说不舒服,让自己看店,每次回家都会看见妻子脸色红润,那种表情张小峰当然能感觉到是怎么回事了,难道妻子出轨了吗?不可能的,绝不可能,那又是为什么呢?张晓峰开始注意妻子的言行了。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林子口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盗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嬉闹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本页二维码使用微信及QQ扫一扫功能无效
本页二维码(来扫我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