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面地址:
当前位置:首页»人妻女友»【医道官途之安语晨之空虚的瑞士生活】
【医道官途之安语晨之空虚的瑞士生活】
            安语晨之空虚的瑞士生活

字数:6800
    ******************************************************

  咳咳~嗯这是我偶然在网上搜到的,一共5章+ 一篇番外(秦清之孔源的官
  场潜规则、胡茵如之梁成龙的醉后亵渎、海兰之助方文南重振雄风、常海心之与
  陈绍斌的意乱情迷、安语晨之空虚的瑞士生活+ 赵静之丁家的入门仪式)。
  目前就到此为止了,前两章别人已经发过我就不重发了。按照作者的意思是既然是绿文那么暂时未发生关系的就不考虑了,至于顾佳彤为什么没写作者没说,至于其他的女角可能写了,可能我没看到因为我是偶然集齐这6章并没有加作者好友及关注。希望各位能够理解! 

  我以前也算是本书的粉丝,但在顾佳彤失踪后就没再追了,因为给我的感觉佳彤应该是书中最和张扬般配的女主了,他们之间几乎没什么纠纷包括利益,感情温润如水很自然也很平淡,她的失踪让我很难受很纠结。

  这里面我最欣赏的就是顾佳彤和秦清(为了保护张扬秦清不惜在文总理夫妇等人面前暴露自己和张扬之间的感情)衷心希望杨哥能够重新找回佳彤重续前缘!
  呵呵~废话多了些,见谅!
   
   小弟比较粗心大意版面上有什么不对的希望版主及色友们多多批评指教。
    ******************************************************

  安语晨怀着张扬的孩子在瑞士过起了隐居的生活,但一个单亲母亲很多时候是不方便的。于是安语晨生完孩子后便在当地招了一对华人夫妻过来照顾起居。
  男的叫华叔,女的叫小玲。一个美貌的单亲妈妈往往都会让人觊觎,华叔早就对她垂涎三尺,而他老婆小玲则想着安语晨的钱,一对狗男女一拍即和,在一个晚上给安语晨的晚饭里下了春药。

  全身仍然赤裸的华叔轻手轻脚地走进安语晨的卧室,面上露出奸诈的笑容。
  小玲披着一件睡袍跟在华叔身后,小声的说:「早告诉你今天是安语晨的生理:期,一定受不了春药的刺激,看来她一定是在自慰后累极昏睡了。我也是女人,通常这样最不容易醒,你可好好和她玩,但要记得带套,别弄大她的肚子。」
  「还有安语晨是良家妇女,没有甚么经验,除了那不知在哪里的老公外从未有其它男人,要是你弄得她舒服,她一定跑不掉。今次我帮了你,可要好好报答我,我去沐浴,你好好玩了。」说毕便自己跑到浴室去了。

  华叔静静站在床前,只见他一直梦寐以求的安语晨完全不设防的摊睡在在床上。

  靠着门外透进来的灯光,看到安语晨只穿著一件薄薄的短娃娃睡衣,被一身汗水湿遍到变得透明,胸前钮扣打开,一双光滑有弹性的乳房露出了大半,睡衣下摆翻高至大腿尽头,红色的小内裤丢在一旁,女性的私密花园完全展示在他眼前。

  安语晨虽然是一个小孩的妈妈了,但是身材保持的相当好,乳头在略微深色的乳晕中高高的挺出,虽不算黑,但仍令人知道这是一个生育过的妇女的成熟身体。华叔看得实在太刺激,头冒着汗水,咽了一大口口水。

  华叔小心翼翼的把安语晨双脚打开,低头细看,见到底下床单已经湿了一片,湿漉漉阴唇微张,泛滥成灾的爱液仍不停的从下体流出来,心想这久旷的少妇在用了春药后,一定仍沉溺于淫靡的性奋中无法满足,说不定现正发着春梦和人交欢,忍不住用手指轻柔爱抚她的阴部安语晨的脸色出现红润,呼吸慢慢加快了起来,口中叫着张扬的名字,看来她心中仍在念记分开的张扬,连发春梦也只是和他亲热,还把现实发生的感觉当成了梦中的经验,真是迷糊得可以。

  华叔看到安语晨不但没有任何反抗,还把自己当成了张扬,便大胆地脱去了安语晨睡衣的上身,一双丰满的乳房就赤裸裸的摆在他面前了。华叔双手满握着安语晨双乳,拇指和食指把玩着她的乳头,不消一刻安语晨的情欲被挑起,口中忘情的低吟着:「喔……老公……我很想你…………好舒服啊……」

  华叔心想情安语晨欲火己被挑起,便动手爬上她身上,一面小心不要让身体碰到下面的安语晨,一面调整好姿势,把肉捧抵着她的洞口,用她的爱液沾湿润透挺硬的肉棒,小心翼翼先浅后深的轻轻插入。

  安语晨的体质本天生敏感,长期缺乏性爱滋润加上今晚的刺激,下面早湿的一塌糊涂,华叔的肉捧像是跌入沼泽中,整支巨棒无声无息地滑入了安语晨的阴` 道之中,也幸好这样,华叔才能顺利偷袭成功,在安语晨梦中占有了她那成熟的女性身体。

  安语晨虽然十分单纯,也没有和其它男人做爱的经验,但始终已经生育过,身体发育己经完全成熟,长期和张扬的做爱经验加上本能的反应,阴道在外物入侵时自动收紧,阴道深处好象有一股吸力,一种温暖的感觉弄得华叔麻麻苏苏,差一点忍不住射了。

  华叔都是有经验之人,倒吸了一口气,只觉下面蠢蠢欲动,像在安语晨的阴道吸啜下更加涨大,于是把肉捧再往里头插,一下子充实满足的感觉弄得安语晨实在是好爽,身体自然地挺高,就像是想把华叔的肉棒吸进去,才能充实满足生理的欲望。

  这时安语晨在梦中见到自己心爱的张扬,温柔的拥抱着她,一面和她做爱,一面告诉她自己是多麽爱她的。在张扬的冲刺下,阵阵快感从下体传来,在他肉棒的磨擦和刺激下,忘情地摆动着娇躯迎合,扭动幅度越来越大,口中发出「啊………哎……呦………嗯…」

  一个清纯的女人突然发情的样子实在迷人,在安语晨的浪叫和扭动下,华叔感到前所未有的快感,一时顾不得会否弄醒安语晨,只知以最快的速度抽送,一下子和张扬做爱的刺激感觉太过真实,胯下的安语晨突然警醒,心想有什么东西插着她,张眼见到华叔着实吃了一惊,急忙用力把他推开,大叫:「别……别这样……我有老公了,快放开我,要不我要叫了!」可怜的安语晨到这时仍为她的张扬守节。

  虽然安语晨把入侵的肉棒推了出来,但她娇小的身体,又怎敌一个大男人?
  华叔压着她乱吻,从嘴巴一路又用舔到脖子,再用力吸允乳头,弄得安语晨敏感的身体又发热了,欲望像潮水一样向她袭来,渐渐小穴越来越感觉空虚,下体深处痒的感觉捎不到又止不住,不自觉地分泌出淫水,眼神也变得迷蒙。就在这一下子的犹豫之间,华叔用尽全身的力气一挺给她致命一击,粗大的肉棒又滑了进去,填满她的小穴。

  「啊……糟糕…进去了……完了………完了!」安语晨心中想着。她从没想到自己会这样给人吃掉,但华叔的东西填得她又涨又满,全身像火烧一般热的难耐,让她欲仙欲死不的全身颤抖着,情欲战胜了理智,口中呢喃着喊着:「喔…
  轻一点………难过死了……啊……我要死了…快啊哦……啊………」

  华叔没想到一个生过孩子的主妇的阴道还这么紧,只觉得又滑又热的阴部夹的他真的好舒服,华叔跨在安语晨身上,快速而规律地向前顶着,安语晨的双乳在猛烈的推击中前后甩动,安语晨亦随着他的动作腰部不停地扭动着,渐渐进入痴迷而忘我的境界,湿洞受到巨大的肉棒抽插,再矜持的也会瞬间崩溃,何况安语晨早已十分渴求,难免弄得她高潮连连,狂喘大叫「我不行了………求求你了………别这样…啊…啊……不行了………」

  华叔知道安语晨达到很久从未有过的满足,本也想泄了,但为了彻底征服她,只好继续上下挺入顶得她求饶为止。这时只觉安语晨阴道一阵阵的收缩,每插到深处就像有一只小嘴要把龟头含住一样,华叔终于忍不住了,整个人起了一阵颤抖哆嗦,安语晨感觉到华叔肉棒跳动,知道他快到了,惊觉到自己正在值生理危险期请求华叔别射在里面,可惜已经晚了,华叔又快速抽动几下,一股浓浓的精液便射到了安语晨小穴的最深处。

  小玲舒服地沐浴后从浴室出来,薄薄的浴衣紧紧地包住她的美妙的身材,硕大的双乳向上挺出,胸口露出深深的乳沟,滑腻白皙的手臂和修长的大腿裸露在浴袍外,淡红色肌肤像充满水分的蜜桃,犹如一朵出水芙蓉,引人遐思。

  小玲一面用浴巾擦着长长的湿发,一面走到安语晨房间门口,心中只想看看华叔和安语晨到底怎么样了。但见安语晨睡得很熟,安语晨的身体在华叔的细腻手法抚摸下,脸颊嫣红地娇喘,嘴里细微地喘息,及发出模糊不清的呢喃呓语,该是发着绮梦。

  成熟的小玲自达到如狼似虎的年龄,自觉自己对性的需求越来越大,这时看到华叔和安语晨的荒淫画面,虽然是自己一手安排,但仍忍不住想要了。因为这时自己亦产生了淫猥的迫切渴求,心中只想不顾一切满足自己的欲望。

  小玲越看越觉得浑身骚痒难耐,大腿根的深处出现火热的需要,不禁用手一上一下探入半开的浴衣内,忘情地活动着,一手抚慰着下体,一手揉捏着挺起的乳头,媚眼如丝,口中不由得发出呻吟声。

  小玲身上那半开的浴衣慢慢地滑下来,只见她衣裳半褪,露出那近乎完美的成熟的胴体,露出一双玉乳,乳尖高高耸立,饥渴的眼神看着华叔用挺硬的肉棒插入在睡梦中的安语晨,不期然想到华叔的肉棒刚才还插在自己体内,一想到他那硬硬的肉棒,她的娇躯又燠热起来。

  小玲一脸的春意,右手指头轻轻的揉搓着早被爱液湿润透的阴唇,还间歇地将手指头插入浪穴中,当是华叔的肉棒。左手也没闲着,不断地捏着她那双丰满的乳房,还在乳尖处流连不已,甜美的感觉就像是有人用口吮她的乳头一样。
  就在小玲快要爽时,安语晨醒过来发现华叔仆在她的身上,挣扎着想起来,小玲也一下子担心起来,因始终是自己出卖了她!要是闹起来可不是玩的。
  但经验丰富的华叔把安语晨按在床上,嘴巴埋在她的双乳之间乱吻,还不时轻咬乳尖,强烈的快感弄得她难以忍受。安语晨在华叔嘴巴的挑拨下,不断地扭动娇躯,秘穴吐出渴望的淫液,从初时的拼命反抗,到后来的明显是放软了身体,华叔看准了时机,以最快的方法乘虚而入攻占了她的方寸之地。

  小玲是过来人,知道安语晨久旷的蜜穴一旦被华叔填得又涨又满,挣扎反抗不过只是口头上的反对,但怎样也不能抵抗身体的忠实反应,登时放心起来。
  只看安语晨在娇叫着,发出轻微的抗议,但她始终有所需要,再没有推开过华叔试图赶走这闯进体内的不速之客,反而不时地挺高臀部,双手紧抓着华叔的肥腰,一起配合扭动,嘤咛娇喘,引得小玲再次情欲高涨,便继续自已享受起来。
  小玲显然是自慰的个中高手,对于自己的身体相当熟悉,她把蜜汁沾在指头上,用手指在阴谷中柔柔地拨动,指尖轻轻地按入缝隙上下摩弄,动作越来越快,俏脸上原本还未消退的红潮变得更明显,口中发出的不再是呻吟,而是阵阵急速的喘息声;胸脯双乳也胀得发亮,终于忘情地吶喊,四肢有如满弦的弓箭般绷紧着,夹杂着一阵一阵的颤抖,畅快淋漓高潮的快意从鼠蹊部传到全身,约莫过了三、四分钟的时间,才慢慢地回过神来。

  小玲再看房中,华叔正把他的肉棒使劲地在安语晨阴道抽插,突然安语晨惨叫一声,想必是华叔已经顶到她的子宫最深处,令她再次达到高潮了。忽然见到安语晨又在挣扎,大叫:「我不要……啊……放开我……别……别射进去,会怀孕……!

  喔……啊……喔……啊……「原来华叔没有听小玲吩咐,竟没有用套便占有安语晨不设防的小穴。

  话音刚落,一波波浓烫的精液射进了安语晨子宫深处,阵阵热潮刺激着她不停地抽搐着的阴道,从好久没感到的快感弄得她死去活来。小穴伴着她的叫声很有频率的收缩着,两颗乳头硬硬的都坚了起来,兴奋的感觉难以形容。

  安语晨想不到华叔竟能如此的令她高潮迭起、欲仙欲死,于是再也顾不得怀孕!

  的危险,只是用力把双腿圈着华叔的腰,翘着屁股迎合着华叔肉棒的抽送,像是要把他的精液全吸进子宫中,口中嘶喊着:「我不行了……求求你了……啊……

  啊……不行了……喔……又来了……又来了……要死了……死了……「
  经过了再一次的高潮,安语晨整个人都酥软了,脸红红没有了力气的摊躺在床上,只是不断地喘着气。老实说,安语晨自做女人以来还没有享受过这么美妙的高潮,那种彷佛飞了到云端的舒畅感觉,彻底地让安语晨由一个保守羞涩的良家妇女变成了屈服在身体生理需要的成熟女人。

  华叔暗自高兴施展的工夫已经成功地把安语晨插得升了天,还让他不用戴套射了在她里边。看着安语晨看似痛苦却带着享受的表情,心想已经完全征服了这个纯纯的少妇,让她把什么道德观念完全拋到九霄云外去了,只知不顾一切地享受性爱的快乐。

  华叔拔出他的肉棒,一股浓浓的精液混着淫水在安语晨的蜜穴里倒流出来,顺着屁股沟流到床单上,沾湿了一大片。安语晨赤裸着摊在满布淫水的床上,全身虚脱,口中喃喃地嚷着:「你……你坏死了……占我便宜……叫你别射在里面你又不听……怀孕怎么办……」

  安语晨一生只跟一个男人做过爱,这次不明不白的被华叔吃了,抬起头竟看见小玲半裸站在门旁,实在很难为情,脸立即红得像苹果一样,心中在想小玲到底有没有看到自己刚才的丑态?连忙腼腆地清理自己的身上的污垢。

  小玲的脸颊含春,一面褪去身上的浴衣一面走进房中,故意问:「安语晨你的脸怎么这么红?」安语晨听到小玲这样问,脸更红了,狠狠地白了小玲一眼,脱口而出道:「还不是因为你们……」话一出口便后悔了,总不能说自己偷看别人爱爱,弄至欲火焚身、不能自己,所以失身了。

  华叔见到安语晨羞人答答的,不禁心中一荡,一个成熟而又矜持的女人的诱惑和那新鲜的刺激感,再次令他兴奋起来。他把安语晨转过身去趴在床边背对着他,把臀部向后翘起,双腿微微分开。

  成熟女人丰满圆润的臀部本来就已经很性感了,加上看到自己的精液在安语晨阴道中流出,令他实在忍受不了,加上之前吃了药,很快肉棒又再一次高高地勃起,华叔为了令这个保守的女人完全受他摆布,强忍暂不插入,反而再加挑逗。
  他轻轻地吻着、抚摸着安语晨的后背,而小玲也帮忙用手抚摸着安语晨丰满的乳房,和直接把玩她硬了起来的乳头。安语晨仰着头闭着眼睛,很难为情地享受着小玲指尖对她的刺激,但觉得全身无力,只好任由他们摆弄华叔直觉告诉他,现在已经成功了一半了,只见安语晨下体不断涌出淫液,他看准机会用舌头舔呀舔的,嘴巴拼命地吸着她那嫩嫩的肥胀肉唇,安语晨也本能地扭着腰呻吟着,呢喃的叫了起来:「喔……喔……不要这样……哦……喔……

  喔……喔……「

  受到两人的上下夹攻,安语晨一脸惊疑。只觉小玲玩遍了她双峰的每一细胞,而华叔更竟然用嘴舔弄自己的三角地带,用舌尖伸入下面撩舐密合的花瓣,那种又痒又希望有东西赶快塞进去的感觉,令安语晨怎能不难受?只见她双眼迷蒙,高高的翘起了屁股,大声娇吟起来,像是示意对方快些入港,好填塞她的空虚。
  华叔觉得时机成熟了,便把安语晨的身体拉到床边,用手扶着她悬空的双腿,扶起自己的大肉棒,从后面插进了她的小穴干她。可能是第一次3P的刺激,婷婷只觉十分兴奋,不由得紧闭美目,口中高喊着:「喔……喔……啊……太舒服了……喔……它塞得我好满、好胀啊……喔……快来啊……喔……快来啊……」
  不消一会儿,安语晨歇斯底里地扭动着她的屁股,突然一阵抽动全身颤抖着,阴道中喷出了一阵阵淫水,性感地大叫:「喔……喔……爽……爽死了……我来了……喔……喔……喔……」

  安语晨因为刚刚爽过了,很放松地趴在床边,这时候她屁股被高高垫起,双脚又不着地,这个姿势其实她自己都起不来的。华叔乘她未能反应过来,示意小玲按住她后背,用手指把安语晨腿间流出的淫水抹在她菊穴外,把涨大的肉棒摩擦她菊穴附近,然后猛然插入菊穴里。

  安语晨菊穴一下子还真受不了粗大的肉棒入侵,一阵疼痛袭来,痛得她大叫:「呀……好痛……救命……放开我……啊……求你了……啊……」

  安语晨吓了一跳,这下子不得了,竟连菊穴也被插了!本能地想挣扎反抗,可是因为小玲按住了她,而华叔又趴在她身上把她压着,想动也都动不了,除了雪雪呼痛,什么也做不了。

  而经验丰富的华叔在插入后就停下来不动,像在等她适应。隔了一会,安语晨叫痛的声音渐渐轻了,反而后面被插入那种麻痹的感觉在她身体里面流窜着,内心的激情被激发出来,渐渐竟变成很舒服的体验,一种莫名其妙的舒畅感觉震慑着她的心智。

  华叔一般哄着她,一边试探性地从背后扶着安语晨的腰抽插着,而小玲却用她的指尖在安语晨的阴核轻柔地画着圆圈,指尖每次滑过阴核,都可以明显地看到婷婷小腹的收缩,屁股主动地扭曲上挺,迎向华叔的肉棒。

  他们从未想过安语晨竟第一次就学会了享受肛交的欢愉,在那种奇异的快感底下,安语晨狂喘大叫:「啊……我要死了……快啊……哦……啊……」

  这时华叔加大了抽插的力度和频率,摇得安语晨一对丰满的乳房也像波浪一样在胸前涌动。没到几十下,华叔感到尾椎骨上一阵麻痒,一股强烈的快感从身体深处向外扩散开来,知道自己快要崩溃了,于是用力将肉棒插到安语晨菊穴的最深处,突然一阵颤抖,将一股热腾腾的精液射进了安语晨的处女菊穴之中。
  小玲知道时机成熟,配合华叔的剧烈动作,用大拇指揉压着安语晨的阴蒂,和把中指插进安语晨阴道中,曲起手指来在她的「G」点磨擦,不消十来秒,安语晨只觉全身每一个敏感带都一阵酥麻,在小玲和华叔夹攻之下,达到沸点,无法形容的高潮快感把她淹没,兴奋得受不了。

  安语晨口中发出一阵淫乱之呻吟喊叫声,虚脱地伏在床上,精液和淫水从她下体向外涌出。高潮的晕眩使她觉得自己像飘了起来,在喘息过后是昏死过去了。
  安语晨半夜醒来,惊觉到自己竟和小玲和华叔赤裸裸的睡在一起,自然又想起了刚才的一幕,想到自己竟和一个陌生的男人在疯狂地做爱,羞得无地自容,但两腿间的快乐满足感觉,却令安语晨好兴奋,直到第二天还是无法回复。
[ 本帖最后由 林子口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盗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嬉闹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本页二维码使用微信及QQ扫一扫功能无效
本页二维码(来扫我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