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面地址:
当前位置:首页»古典武侠»【幻月恩仇录】(第二部)(05)作者:流泪的阿难陀
【幻月恩仇录】(第二部)(05)作者:流泪的阿难陀
字数:310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五章隔墙有耳

  天明搀扶着雾月望山下缓缓而行,反而没有背在背上走得快。就快到山脚的时候,两人离了上山的主道,斜斜地拐到一条羊肠小路上。

  「到了!到了!我家就在那儿。」雾月指着前面欢喜雀跃地叫起来。

  天明抬眼一望,只见前面不远处有一片竹林,青幽幽的竹簧依稀掩映着一间青瓦石墙的小瓦屋,看起来确像是个平常百姓的家院。

  「姑娘,你的脚既然好得差不多了,天某就送你到这儿好了……」天亮将女孩的手从脖颈上拿开,放开她的腰,拱拱手转身就要离去。

  「公子且慢!」雾月一把拽住他的衣角,生生地将他拉回来,「怎幺能这样呢?公子帮了我这幺大的忙,我无论如何也得谢谢你才是啊?」

  「举手之劳,不足挂齿,江湖儿女不必有如此多的讲究。」天明笑了笑。
  「就是喝一杯清茶也好啊!难道你有急事要办?」雾月着急起来,死死地抓着衣角不松手。

  「事倒没有,在下只是觉得你是一个女儿家,多有不便!」天明说。

  「说什幺不方便?家里不是还有我表姐吗?不碍事的……」雾月噘着嘴,不安地摇晃着上半身。

  天明这一招欲擒故纵收到了效果,心里暗暗高兴,表面上却装模作样地犹豫了一番,先抬头看看日影,又低头想了一想,下定决心似的说道:「时间过得真快啊,转眼间就已至晌午十分了,正好……天某也正饿得慌,本打算到了前面的客栈胡吃海喝一通,既然姑娘如此好客,在下就厚一回脸皮,恭敬不如从命啦!」
  「是呀!是呀!」雾月高兴地跳起来,「公子如果不进去坐坐的话,倒显得我们姐妹二人不够大方呢!」

  天明呵呵一笑,问道:「只是不知……如何称呼姑娘的表姐呢?」

  「这个嘛!」雾月吃吃地笑着松开了衣角,「你自己去问她好了,你又不是哑巴。」

  两人便一前一后沿着竹林中小道走进去。

  还没到瓦屋跟前,雾月便拍着手撒欢儿地奔过去,一边娇嗲嗲地喊道:「表姐!表姐!我回来了!」

  门里迎出个窈窕的身影来,年纪同雾月相仿,亦是二十岁左右的样子,身上穿着一袭橙色长裙,浅浅地袒露着莹白如雪的酥胸,一张秀美的白生生的鹅蛋脸,一头黑乌乌的头发挽成高高的云髻,髻上簪着一支珠花的簪子,额前留了整整齐齐的流苏,倒也一番风流模样。

  「贵客远道而来,有失远迎!」那姑娘看见天明,一双美目顾盼生情,薄薄的嘴唇微微翘起,带着些儿挑逗的笑意,一点也不拘谨。

  「在下天亮,见过姐姐!」天明拱手还了一礼,低眼瞅见腰间系着一条纯白的腰带,将纤纤细腰盈盈一束,更衬托得那胸脯那臀部愈加的丰满尖挺了,裙子下边露出一双尖尖瘦瘦的小脚儿来,只四寸左右脚上穿着双缎面绣花鞋。

  「好姐姐,你是不知道呢,刚才我在山上提水时不小心在扭伤了脚,幸亏有这位公子路过,才将我扶了回来。」雾月在边上挽住那姑娘的手说。

  「我说呢!姐姐在家里左等你不见来,右等你不见来,正要上山去找你,原来是不小心扭伤了脚呢!」姑娘捏了一下妹妹的鼻子,转脸对着天明感激地道:「公子真是个热心肠的好人啊!小女子姓秦,名叫雨月,雨水的雨,月亮的月,叫我雨姐姐就好了!」

  「多好听的名字!」天明嘴上回着话,心里又是一怔——又带个「月」字!恰在此时,一阵微风从雨月站立的方向拂过来,送来一阵奇异的花香,乍一闻起来仿佛是菊花的清香,仔细分辨又仿佛是玫瑰的幽香,心里顿时觉得好生蹊跷,便连忙封住了鼻口。

  「公子辛苦了,请进去坐地,就当这里是自己的家里,千万不可拘束哟!」雾月笑吟吟地指指旁边的屋子。

  「好好好!不用这幺客气。」天明抽身走进屋里坐下,里面桌子椅子一应俱全。

  雨月那双水灵灵的眼睛从屋外一直跟到屋内,像是落在了他身上摘不下来了似的。

  「嘻嘻!我的姐姐,魂儿也丢了幺?」雾月笑笑,伸出手掌在表姐眼前晃了晃。

  雨月兀自怔怔地出神。

  「走啦!走啦!」雾月摇晃着表姐的手臂,懊恼地嘟囔着:「动不动就犯花痴,真是没救了!咱们先去给天公子弄点吃的……」

  「真是俊呐!」雨月喃喃着,被妹妹生拉活扯地拖到旁边的灶房里去了。
  适才差不多赶了半日的山路,两腿开始有些发起酸来,天明便将手掌垫住后脑勺靠在椅子后背上,眯着一双眼四下打量了一番,老旧的木椅木桌,就算是墙上的贴画也是泛了黄的年画——摆设是平常人家的摆设,并无可疑之处!

  「叮叮当当……」隔壁传来锅瓢碗盏的磕碰声。

  虽然最危险的地方便是最安全的地方,天明还是不敢掉以轻心,因为不论是两位姑娘的名字,还是从她们身上散发出来的香味,都表明她们不是普通的良家妇女。

  两位姑娘在隔壁鼓捣饭菜,一边低声叽叽喳喳地说着什幺,不时还发出一两声轻浮的笑声。

  声音太嘈杂,天明听不清她们说的什幺,便起身离开座位,蹑手蹑脚地走到灶房那边的板壁跟前,将耳朵贴在板壁上偷听。

  「你真的认为……这个姓天的小子是天都的人?」雨月在低声问。

  这幺快就被识破身份了?天明吃了一惊。

  「他自称是河中府人氏,又姓天,口音的确不像是关中口音,也不敢肯定……」雾月回答道。

  「你是太小心了,就算他是天都的人也不打紧,」雨月满不在乎地说,「要是真闹翻了打起来,二对一,咱姐妹也不用惧他的……」

  「哪里用得着大动干戈?」雾月得意地笑起来,「菜里多加点佐料,就不怕他飞掉……到时候还不是被圣后吸得干干净净的,扔到后山去挖洞?」

  「可恶!果然是幻月宫的妖女。」天明之前的猜想得到了证实。

  「唉……」雨月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圣后也真是大胃口,这些年来,我们姐妹俩给她找了一个又一个男子供她练功,用完了就扔到后山去做苦力活活累死。你说,都是女人吧……就不见她开开恩,分一个给咱姐妹们玩玩,开开荤也是好的啊!」

  「嘻嘻!姐姐又想入非非啦!」雾月轻声笑道。

  「去去去!长这幺英俊的男人我还是头一次见呢,你看那鼻子,直直的,你看他那眼睛,大而有神,还有那副结实的身板……」雨月兀自说个不停。

  「瞧姐姐那德行,见了英俊的男人,就活如见了亲爹爹一般,上榻去又抓又挠的,恨不得变只老虎将男人吞到肚里才好呢!」雾月打趣道。

  「死丫头!姐姐就不信你一点也不心动!」雨月回道,似乎觉着还不解气,又说:「妹妹还好意思说我?你抱着男人的样子,活像一只八爪鱼,将男人缠得死死的,好几年没开荤的样子!」

  ……

  两个女人在那边你一言我一语地打趣骂笑,天明在这边听得脸红耳热,心里痒痒的按捺不住。

  「真希望这小子不是童男之身啊!」雨月叹息道,锅铲铲在锅底「哗哗」直响。

  「是啊!是啊!倘若不是童男之身,咱们今晚真要好好乐上一乐。」雾月附和着。

  「练『素女冰心诀』本来也不必是童男之身,可圣后偏偏就好这一口,咱也没办法啊!」

  「你说要是我们……圣后会不会知道啊?」

  「那可不行!」雨月断然道。

  「为何不行?」

  「倒不是说怕圣后责罚,只要你不说我不说,我就不信圣后真能看出男人那东西用过没用过,男人和女人……毕竟不一样……」

  「那不就得了?」雨月笑了一声。

  「姐姐有所不知,刚才他扶着我下山的时候,从山下上来一个老头,看样子轻功不错,和这小子神神秘秘地说了好一会儿话,怕被我知道似的,声音很低,听不到他们说的什幺,我担心这小子来头不小啊!」

  「还有这种事?」雨月惊讶地叫出声来,「那没办法,只有按老规矩了。」
  「是啊!万一捅出个什幺篓子来,咱们应付不了的话就糟糕了,依我看还是交给圣后发落的好!」

  「咱们先别说这些,小心隔墙有耳!」雨月提醒道。

  「嗯嗯……」

  「先把吃的弄好送进去,看我的眼色行事……」

  听到这里就足够了,天明回到椅子上坐下,懒洋洋地斜签着身子假装打盹。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在没见到幻月圣后之前,他还是暂时没有性命之忧的。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盗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嬉闹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本页二维码使用微信及QQ扫一扫功能无效
本页二维码(来扫我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