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面地址:
当前位置:首页»古典武侠»【金庸逆穿越Z】(14)作者:柏西达
【金庸逆穿越Z】(14)作者:柏西达
字数:8716


            (14)男装少女(上)

  金帽翠羽,长辫垂肩;鹅黄衫子,腰插匕首,秀美英气的『翠羽黄衫』霍青桐,终於对我略减戒心:「原来是我错怪你了。我很欣慰,你心无邪念,纯粹想帮助我救回喀丝丽……真的感激不尽啊基佬陈浩南。」

  『你最后一句说话,倒数第四、第五个字,就不用强调了……这是我跟你之间的秘密,可别再告诉第三个人,呜呜……』

  还好我在她面前自称『洪兴社龙头陈浩南』,不然已经闯出名堂的都敏俊,突然出柜变做基佬,怎对住一众红颜?

  「正事要紧,你武功虽被封锁,但可以向几位回部知名的尊长求助吧?你的恩师『天山双鹰』、『天池怪侠』袁士霄,还有智者阿凡达,不,阿凡提……」
  『天山双鹰』爱徒,遗憾摇头:「我师父、师公,另外两位前辈,都先后逝世了。」

  又是这样!除了女角、奸角,其他金庸正派角色大多缺席,臭电脑将众女角逼上前线,好给我机会大显身手……虽然等级一的身手嘛……

  「『红花会』。」霍青桐话锋一转:「我尚可拜託『淫后骆冰』,施以援手。」
  淫、淫后骆冰?喂喂!为甚么你这种一本正经的性格,能够面不改容地说出这四个字啊?

  救妹心切,侠女急欲动身:「适才『关东三魔』有留下马匹,我们就骑马赶……」

  「骑马,太慢。」是我营造万能形象的时候了:「『宝亲王』弘历的王府在哪?你去过没有?」

  霍青桐点头正待说话,我右手拿出瞬移卷轴,左手递向她:「来,牵着我的手,再念那个地方的名字。」

  「你……?」她见我说得认真,先忍住不问,小手却没与我作肌肤之亲,只愿搭到卷轴上去。唉,都怪福康安三父子害她对男人有心理阴影了!看来我即使假扮基佬,也极难一亲香泽呀……

  「你说哦,说奸王所在的地名。」

  她清清喉咙,正容念道:「『性都东莞』。」

  嗄?淫后骆冰之后……又轮到——性都东莞?

**********************************
  瞬移光芒一起一灭,我俩都已从野外绿洲,转移到繁华街道——

  『玩家抵达』圣都东管『。』

  吁,原来是圣都东管,不是性都东莞呀,真是吓死人了……咦?不对……
  站在这十字路口,放眼望去,四条长街,沿路招牌,全都是妓院、酒家、赌场、烟馆……妓院、妓院、妓院!酒色财气四毒,开遍满街通巷,这都城,哪有半分『圣』了?

  我愕然於身处古代版性都;霍青桐自是如我过往的女队友一样,因瞬间转移的神奇效果而诧异:「你、你那卷轴……」

  「我身为洪兴龙头,雕虫小技,不足挂齿。我们要上哪找那个淫后……呃,『红花会』的朋友?」

  她认了认路,前指迈步:「往这边走。」

  我跟在旁边,霍青桐没走上几步,便慢了下来,两颊融融,鼻息不畅?
  「你内伤发作吗?要不要紧?」

  花容为难尴尬,摇了摇首,随着上身微动,黄衫传出低低的铃响……她吃了一惊,连忙双手护胸——喔!我懂了!她两腿之间,夹有阴环,自然行走不快;
  更别说双乳亦系了铃铛,动静稍大,即会摇曳生响……

  「我、我不是有心……问你的。」处子之身,却乳头阴蒂俱被诅咒银环金铃夹紧,莫说快步上前了,恐怕连缓缓移步,都会不堪刺激……

  被我看破窘态,霍青桐更加羞赧欲死……我刚才还在想甚么一亲香泽,都没认真设想过,她当下的身心状态有多无力艰难,我真可恶……

  「我们别走路了,僱轿子吧!」正想找顶轿子,真不愧是大都城,迎面驶来一辆马车:「车伕!停车!」

  少女吃力地跨腿上车,略带感激地瞧我一眼……就让我一点一点地待她好,逐渐治癒受创的芳心吧。

  霍青桐报上地址,车伕便策马起行。古时道路,不免颠簸,车厢不时起起落落,自然震动到她衣服下的三个铃铛:「铃~铃~」

  她只得盘手并腿,尽量减低声响,难免羞耻丧气:「这样子……就连跟踪、侦察,都会行藏败露……」

  「那我来……帮你跑腿好了。」还是拉开话题,让她分神较好:「奸王的王府在哪?这里怎么乌烟瘴气的?」

  高洁的教徒,鄙夷地望着车窗外一家又一家的教坊:「不是王府,是王都。
  奸王好色荒淫,上行下效,遂教整个城池都……我逼於无奈踏足此地的唯一一次,全因族人欠缺药物,方不得不前来採购。「

  从《书剑》统治中原的『乾隆』,变成目前威胁康熙的奸王叔『宝亲王弘历』,虽然降格了只坐镇关外清疆,但这傢伙倒是活得更加滋润……

  「两位客倌,到咯。」

  下了马车,路旁是一家药材铺,霍青桐入内跟一个女掌柜说道:「红花、归尾。」

  嗄?她要买打胎药?

  女掌柜回以一句:「归尾,当归。」

  哦,她俩在说『红花会』的切口?猜想霍青桐在问『红花的人归来没有?』对方则回以『当归』这样……

  两女大说药材讲着暗语;街外却有一个鬼祟大叔,挟着几本小黄书向我走来:「禁毁小说!《一代淫后》、《骆冰淫传》,最后两本!兄弟你有没兴趣?」
  又来了!难道在这江湖,骆冰是个淫后,已经是……常识?

  「哎……好吧,我都买下来。」

  接过来一看封面……是《一代仁后》、《骆冰仁传》?封底则是这样写:『红花会』总舵主骆冰,待人以仁,仁传天下,故谓之『一代仁后』……干,是你们发音不好,抑或我耳朵有毛病了,连淫后仁后都分不清楚!

  回过头来,霍青桐用切口沟通已毕,那女掌柜便叫一个女伙计引我们走入后堂……对啦,这『红花会』是全女班的。

  入铺再走出后门,沿着横街窄巷走了九曲十三弯,终於来到该属城内僻静一角的一处宅园。

  女伙计入内通传,留下我们站在庭园等待……唔,『红花会』既变成全女班,那岂不是所有男当家都被电脑踢出局?『黑白无常』的常氏兄弟,更成了福康安的爪牙,这一点倒是跟九成的《书剑》色文相符……

  蓦地,一个异样英俊,戴帽蓄辫,马褂长衫的清装少年,自屋内走出,奔向我俩:「霍青桐!」

  声音清脆不同於一般,更带有几丝娇嫩,几丝顽皮可爱:「好久不见啰!」
  遭劫以来,霍青桐少见地流露喜色,迎了上去;岂知来者嘻嘻一笑,一掌按上她胸部,重重摸了一把:「『这里』也好久不见啰!」

  她突然被男人胸袭,竟不大怒,只是羞急发嗔:「沅、沅芷!你、你又这样子……」

  沅芷?李沅芷!《书剑》第一个出场的人物,初闯江湖时,跟霍青桐不打不相识。当时李沅芷女扮男装,戏弄『翠羽黄衫』,施以禄山之爪,把她气得又羞又愤……

  男装少女,一击得手,却是觉得触感有异,大奇地盯着霍青桐的黄衫前襟:「你怀里藏着两个甚么?怎么好像有……铃的两声?」

  臭小子!不对,臭丫头!我瞧了一晚一朝两大场调教,连她的手指尖都没碰到过,你一来就摸人家的波波?可怒也……

  咦?慢着!她於『不知情』的我眼里,可是个『男人』——

  「喂!光天化日,你胆敢调戏我的同伴?」男人摸男人,自无不可!我老实不客气,李沅芷猝不及防,便被我右手也重重地,在马褂上摸了一把!

  被福安康他们吊我胃口这么久,手里终於能握着一样柔软之物了!她既能女扮男装,胸脯应不太大,应该是B罩杯吧?可娇小小的、软绵绵的,着实不错哦……

  想想我上一次摸到乳房,已经是五天前跟程陆表姐妹3P之时……感觉手指好馋呀!今天的『想摸奶奶指数』,大创新高……

  李沅芷粉脸乍红,马上格开我的魔掌:「你、你……干甚么!?」

  「干甚么?你对霍青桐干甚么,我就对你干甚么啰!你一个大男人既能轻薄女子,就不能被同样是男人的我轻薄么?」就一口咬定你是男人,就算你此时自揭真身,我顶多说句误会赔罪就成……

  「你、你……」 那知这李沅芷竟不表露女儿身……有这么坚持女扮男装啊你?

  「沅芷,陈浩南他不晓得你是……」霍青桐也不揭穿她,替我解围:「你别生气,他绝非有心轻薄你的。须知道,他可是不喜欢女子,只喜欢男……」
  喂喂喂!不都跟你说过,那是我跟你之间的秘密吗?!

  霍青桐一番耳语,李沅芷闻言,瞠目结舌:「他、他喜欢……男、男子?」
  『李沅芷认定玩家是基佬!没有追究被非礼一事了!』

  喂~我情愿你追究我好不好!不要又多一个女的相信我是基佬呀~

**********************************
  「师父,这个是……基佬陈浩南。」进了大厅,李沅芷很热络地介绍霍青桐、很勉为其难地介绍我,给她的师父——陆菲青认识。

  武当派名宿『绵里针』陆菲青,年近六十,看来老当益壮……除了张三丰、风清扬、周伯通,又一位老一辈逃过被电脑抹杀啊。不过《书剑》跟《倚天》并存,他跟张三丰是甚么关系就不得而知了……

  「霍青桐,师父前后当了我八年师父呢,不过前三年他都暪住我,不显露武功啊。」李沅芷既穿了男装,跟恩师又相差足足四十岁,自不怕甚么男女之防,亲暱地替陆菲青搥肩:「后来他被我发现真相,后五年才开始教我功夫。我爹死后,师父就像我半个爹爹一样哦。」

  《书剑》原着,陆菲青为了避祸,假扮教书先生,隐藏於官门李家,辗转收了好武的学生李沅芷为徒……目前听来,这游戏世界跟小说差别不大,第一个差异,是李沅芷的父亲死了,但这傢伙不重要,是男配角中的配角,合该被取消。
  第二个差异,霍青桐变成此时才跟陆菲青初会:「师父、师公在世之日,姪女不时听到他们提起陆前辈你。」

  「没料到,他俩去得这么早啊。」陆菲青唏嘘片刻,早瞧出霍青桐憋出了内伤:「瞧你神气有损,待会我行功替你疗疗伤吧。」

  「谢前辈。」霍青桐一揖,又着急地问李沅芷:「救喀丝丽之事……」
  李沅芷皱起剑眉,活脱是个美少年:「确有消息,说奸王新近得了一位美人,对她千依百顺,我却没想到,竟然就是香香公主……城西正有过百名工匠,在日夜赶建一间清真寺,据说竣工之日,就是她下嫁为王妃之时。」

  霍青桐握紧粉拳:「看来喀丝丽还被奸王蒙在鼓里,以为他可信可靠,愿意委身下嫁……绝不可以!」

  「你莫太担心,那清真寺总要建上好几天的。」我忙安慰她:「只要在完工之前,我们及时救出你妹妹,她就不会嫁给奸王,也不会有性命危险。」

  想来『距离清真寺建好尚有X天』,就是这关卡的时限倒数了。我们要在大限之前,集结战力、拟定战术,一举救出香香公主!

  「冰姐……总舵主日内将至,有她率领,加上我师父和你我,一定能救出喀丝丽的。」李沅芷轻拍霍青桐香肩:「你先宽心休养吧。」

  「铃~」

  「怎么你身上,总有铃声在响哦?还有你颈上那红圈又是甚么?饰物?」
  陆菲青站起来:「姪女,劣徒好歹也是『红花会』的三当家了,侦敌备战,可放心交託她,且让我先助你治伤。」

  「师父!甚么叫劣徒和『好歹』是三当家?我很努力才坐上第三把交椅的啊!」
  整部《书剑》,主要的女角没多少个,《红花会》总舵主改为骆冰;连李沅芷也一跃成三当家?那二当家该是『俏李逵』周绮吧?

  霍青桐随陆菲青闢室行功;厅上便只剩下我和李沅芷。『翠羽黄衫』目前的攻略难度,说不定只在无从追起的小龙女之下……既然毫无进度,倒不如逗逗眼前这位男装少女?话说我从小到大看武侠小说,都很喜欢女扮男装这戏码的……
  刚才那药铺女伙记再次现身,向李沅芷禀报:「三当家,有人在城内见到余鱼同。」

  李沅芷眼睛一亮:「在哪里?」

  「据说总在烟花之地出没,一处叫『天上人间』,一处叫『东方天堂』。我刚派人查探过,前一家没找到他。」

  「那我去『东方天堂』碰碰运气。记着,此事先别让我师父知晓。」

  『金笛秀才』余鱼同!原作李沅芷长期苦恋他,总追着他跑,这段姻缘,来到这世界也没改变?

**********************************
  「基佬陈浩南……你跟着我干吗?」

  「你也跟霍青桐一样,不要总强调最开头那两个字……」

  李沅芷离开那间『红花会』的秘密宅第,我闲着无事,便跟她同去那『东方天堂』找余鱼同。

  她依然没改作女装,跟清朝电视剧的男角打扮相若——半圆形的白帽子、白色马褂长衫;辫子乌黑油亮,身姿典雅秀美,步履轻快,衣袂飘动,好一位男装丽人哦。

  「我可……不喜欢男人的!」她明显仍对适才被我摸胸耿耿於怀,极欲摆脱我:「我不追究你刚才……无礼,你少来烦我!」

  想想我假扮基佬,面对她这个『男人』,岂不等於有一张可以放手胡来的王牌?

  我恶搞之心顿起:「李当家,我最初也不喜欢男人的,但慢慢就变得喜欢了,你要不敞开心胸,尝试一下?」

  「你、你这人……」女子之身,却以男子身份被一个基佬纠缠,李沅芷似要吐血一样:「霍青桐怎么会跟你交朋友的……」

  说着说着,已来到一条冷巷尽头,地上有个正方形的入口,一条石阶向下延伸,这『东方天堂』在地下这么神秘?

  走下阶梯,再行一段路,两边插着火把照明,一个光头大汉,守在一扇门前:「只限男宾!」

  「我们两个当然都是男的呀,没瞧见吗?」李沅芷粗起嗓子,糊弄过去,光头男便推开那扇笨重的铁门——

  刚刚那女伙记说,这『东方天堂』是烟花之地;只限男宾,那该是妓院之类了,这李沅芷真够大胆呀……

  「碰!」身后铁门重重关上,眼前是一片黝暗的宽敞空间,跟现实世界的酒吧舞池非常相似——

  两旁有些供人喝酒的桌椅;幽暗的一角隐约坐着几个身影,像乐队在吹奏中式丝竹乐器,充当背景音乐,好让舞池中的多对伴侣,相拥慢舞……这几乎是间现代舞厅了。

  「余鱼同呢?」李沅芷金睛火眼,四处打量:「太黑了,都看不见!」
  「他不是总金笛不离手吗?在这里应该很显眼呀。」

  「那恶贼早就不再吹金笛了!」

  「恶贼?你不是喜欢他的吗?」

  「我喜欢他?我是来清理门户的!」李沅芷咬牙切齿:「他跟『火手判官』张召重联手,杀了自己的师父马真道长,即是我的师伯!」

  呃……连余鱼同也变成坏蛋啦?虽然他在小说里一度想勾义嫂,想不到如今连师父也杀了,更加堕落啊。

  『咇~咇~咇~』

  『蜘蛛感应』?难不成余鱼同果真藏身这舞厅?

  让我定睛一看……嗯……咦?哇、哇、哇哇哇!

  「姓陈的,你一味在哇甚么?」

  「我跟你说,我们来错地方了!走为上着!」

  「走?为甚么要走?」

  「你看看那一桌桌在喝酒谈情的……还有那一对对抱在一起跳舞亲嘴的……」
  「没异常呀!全是男人罢了……喔!」

  「全部都是男人就是异常呀!难怪看门的说『只限男宾』,我以为是妓院,原来竟是基BAR!我听名字就该知道啦!『东方天堂』,东方不败的天堂呀!」
  「哈哈,细心一想,跟我没有关系!」李沅芷犹未知惊:「我又不是……」
  『男人』二字未讲完,她脸色立变……你当下就是男人好不好!人家会照样过来找你搞基呀!然后发觉你不是男人,会怎么处置你,我就不知道了,我都自身难保啦!

  「快走!余鱼同喜欢女人吧?他在这里的这消息,一定是错的……」

  「隆~~轰!」正想折返唯一的出入口,那扇铁门前面,却突然急降下一大块正方巨石,牢牢封死退路!

  『』断龙石『降下!』东方天堂『将短暂封闭半个时辰!』

  又不是古墓!区区一间基BAR,为何会有『断龙石』呀!

  阴暗中,响起一把彷彿主播般的磁性声音:「『断龙石』经已放下,别无外人能够前来坏事!各位可以放心亲热了!请~~」

  丝竹之音骤改,变得加倍柔情……然后坐着的、站着的一对男男情侣,都在拥抱、接吻、上下其手……呜哇~~

  「你们两个,怎么不亲热呢?」四个护卫似的壮汉,四面包围我俩:「难不成是混水摸鱼,图谋不轨?」

  李沅芷没有在怕的:「啐!看我打出去……」

  「哼!看我打出去!」另一个男人突然发难:「我是道德重整会的探子!是来揭穿你们这个魔窟的……呜哇!」

  然后他就被击倒了!干,这四个护卫有没这么好打呀?

  这下子连李沅芷都滴汗了:「我看……刚才被打成重伤的那人,武功比我好得多啊……」

  「喂!你俩再不亲热,就由我们四个来亲热你俩!」

  「我亲、我亲!你们别碰我!我这就亲热给你们看!」我慌忙一抱,就把李沅芷搂在怀里……喔?

  这下子我岂不是——奉旨揩油?

  「喂!你抱我干吗?放开我!」

  「事急从权,大家都是男人,拥在一起又不会少块肉的……」

  我环抱李沅芷,感觉窈窕轻盈,背腰柔若无骨。看惯她男装打扮,一经身体接触,方教人惊觉,其实在这长衫马褂下,可是一副含苞待放的青春女体……
  「你再不放手,我出手打你……」

  我只得跟她耳语,朝闺女的耳洞,初送男子气息热风:「你一出手就更露出马脚啦!你先配合我,随机应机嘛……」

  「你别在我耳边……说话……」敏感的贝耳,果教武当派少女动不了武,我半真半假,继续向着耳道吐气:「我近身一瞧才发现,你怎么有打耳洞的?你是男人,也戴耳环?」

  漆黑中,一只耳朵亮得耀眼,白净好看,我不禁嘴拱唇揩,忍不住张口浅含,伸舌小舔——

  「别亲……!」李家小姐骤然一软,耳际总是调情时的命门啊……我便舔湿轮廓分明的耳背,又轻吮像片可口小肉块的耳垂……嗯,她的耳珠好嫩滑好好吃……

  吻尽外耳,舌尖探进耳道,或舐或钻,更加自然不过:「哎!」

  虽然我一心只用纯爱攻势,来追求众女角,但当下逼於形势,捞点油水也不为过吧?当然我会注意尺度,不致於太过火的……

  可是听着这抒情中乐,吻着这小小耳珠,真叫我越来越兴奋了……她虽蓄着男装长辫在脑后,可耳鬓处的一小撮秀发,还是香香的。不,这是她的处子幽香吧?她鬓角的肌肤好滑哦——

  「啜……」不觉间,便亲上了香腮、脸蛋,十九岁的少女娇肤,唇片吻上,感受极好……

  「陈浩南……够了……」

  「不够!」四个护卫继续施加压力:「远远落后於其他人呀!继续亲热!」
  呜,四位恩兄,请受小弟精神上的一拜!

  「李兄弟,你都听见了,若不听他们的,只怕我们都后庭花难保……啜……」
  师出有名,我索性放开唇舌,连吻前额、鼻樑、人中,然后是樱唇——
  「不……」小嘴及时逃开,令我只印中下巴……没关系,我吻着下颔,滑落咽喉、粉颈,她低叫一声,脖子可爱地泛起了一小片疙瘩,这定是她的敏感带:「啜、啜……」

  「你别再……亲……」李沅芷乏力的双手想推开我,可两个护卫真是服务周到,左右拉住,反牵她两手搭上我肩膀:「这位小兄弟,男男交颈,也要搂着爱侣呀!」

  吻遍颈项,她穿着马褂可没露出锁骨,我只得反溯向上,再吻下巴、脸颊……

  嗯,她有反应了,腮帮子热热的,吐息也变急了:「好……奇怪……」
  「姓陈的……我身体……好热……」

  「我、我也是哦……啜……」

  「你是不是……对我……下药?」

  「那、那有?倒是你……让我好兴奋……」

  若非我是百毒不侵,我也怀疑自己着了甚么道儿;另一边厢,她进来之后,可是吃的喝的也没沾过……

  所以我忽然这么动情,单纯是因为她的关系?莫非她是甚么天生媚骨的女子,教我才香了几口就不能自拔?

  「李兄弟,不,沅芷,你好漂亮……」光源有限,但仍依稀可见,可人儿肌肤胜雪,白里透红,鲜嫩得能掐出水来……

  「你别叫得……这么亲热……」说话矜持,可清澈纯净的美瞳,不带愠色;
  比被我吻红的脸儿更红的唇瓣,欲闭还敞,似想我吻下去——

  「啜……」这次李沅芷没回避,怯生生地任我吻中桃唇……程英失落初吻后,我久违地又获得少女人生的第一吻……香唇软肉,呜,我硬了……

  「你不能……亲我……」她被我一下一下地间歇吻着,口说不能亲,却软软地任我亲着亲着……我并不急色,配合越趋浪漫的乐曲,反覆吻印丹唇,慢慢地、逐分毫地,撬开两片门户——

  「噢……」姣唇一松,我乘虚啣住,轻拉轻吮,廝磨内唇;贝齿呈现,我横舌一只一只细数,舌扫敏感牙龈;重头戏自是逮住丁香小舌,挑、舔、啜、卷,尽情湿吻:「雪、雪……」

  「呜、唔……」搁上我双肩的手儿,早放不下来,反而圈住,皆因它们的主人已被舌吻得两腿快要站不稳……我胯间也越来越硬,禁不住往她下身顶去……
  「来、来,两位坐呀。」护卫搬来一张大椅,让我背靠坐下;又帮李沅芷撩起长衫下摆,引导她分开双脚,跨坐在我大腿上:「好基友,放胆爱!」

  如此我俩变成面对面法式深吻,互抱坐着;她两腿曲在我腰旁,虽然穿着长裤,可私处几乎贴住我的分身小帐篷,不断被它连顶带磨……

  「啜……你腿间的是甚么……好硬、好热……撞得我……也好热……好软……啜……」

  隔着彼此两条裤子,我都隐约感觉到她裆部的潮热之气……她被我的小兄弟,隔布顶到湿了……

  「沅芷……啜……可以摸你的……身体吗……啜……」

  不、不对劲!总觉得……我们踩中了甚么陷阱……

  跟我认识还不满一个时辰的好女孩,为何会如斯忘情地跟我两舌纠缠:「雪、雪……嗯,你……摸……」

  她会受春药影响,我不会;可她没吃没喝……难道空气中有无色无味的媚药?感觉又不像……

  乐队又改奏另一支曲了,渐变激烈热情……我何必多想?就也激烈热情地,再摸摸李沅芷的小乳房好了——

  「丫!」右手按上马褂左胸,三当家挣脱我的口舌,仰起脸来娇呼……马褂下好像没有束胸布,乳肉粉团似的,柔软又结实……教我在衫外寻着那一颗葡萄了,待我仔细揉捏——

  「陈……你……别碰……」处女峰被我採着红葡萄,女儿家螓首四方扭摆,七情上面……然而,亢奋之外,顾盼流转的丽眸,却盈满彷彿代表理性的不情愿珠泪……

  这场面似曾相识……在哪位姑娘身上见过了?襄阳……羊太傅庙……郭襄!
  当时彭长老用『慑心术』,令我非礼郭襄,全靠她的泪容,方教我惊醒过来……

  当下这情况,我不畏淫药,我和李沅芷是中了近似『慑心术』的……

  丝竹之音再响,不,早就没有弦器,只剩竹音了……就是这个!之前乐音一起,我俩便一步步遭受控制……这是箫声?还是笛声?

  是笛!李沅芷来此,正为了追踪『金笛秀才』余鱼同!

  我猛地用左手抓住右腕,不再胸袭李沅芷,声嘶力竭地大叫抗衡笛声:「余鱼同!你他妈的滚出来!」

  笛声乍止……骤见那幽暗角落处的『乐队』,不晓得何时已只剩下一个人。
  那人的剪影站起身来,两手居然扶着一支与人齐高,头幼尾粗的巨大乐器……是某屠龙游戏的——狩猎笛!

  『』金笛秀才余鱼同『的进化版,』魔笛兽才余鱼同『现身了!』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盗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嬉闹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本页二维码使用微信及QQ扫一扫功能无效
本页二维码(来扫我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