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面地址:
当前位置:首页»古典武侠»【江陵香】(08)作者:shumen8ok
【江陵香】(08)作者:shumen8ok
字数:5059


  第08章:替君慰妻

  相国府内的宴席已经散了,馀少荣正要随知客出府,却有人前来通禀,说是高尚德让他到后花厅一见。馀少荣不明就里,在来人举着灯笼引路之下走进相国府的偏院。此时已是夜深人静,除了灯火照亮的一小片区域,近乎看不到任何的光亮。

  「月黑风高啊。」馀少荣心中感慨了一声,忽然听到好像有女人的一声惊叫,他稍微晃过神来,却不能分辨声音来自何方。

  「馀将军毋须惊怪,在相国府里别的没有,女人实在是太多。将来馀将军若能得相爷的器重,身边女人自是少不了。」引路带馀少荣过来的是个三十多岁的家奴,看上一脸堆笑的模样,却令馀少荣心中有几分厌恶。这等人一看便是趋炎附势之辈,他刚从朱旻何手下投奔了高尚德,对志在登基为帝的高尚德来说如虎添翼,现在连相国府的下人也来巴结他。

  高尚德好色,在朝野里也算是人尽皆知,因为刚平了康朝,从康朝皇城带回来很多女人,甚至据说连康朝的女皇和一些贵族女眷皆都为高尚德所得,想来这高尚德正是在享用美色当中。馀少荣心中却也有几分奇怪,既然高尚德在享用女人,为何还会请他过来?

  穿过一片假山林立的小花园,女人呻吟之声更加清晰了一些。相国府随从不敢靠太近,对馀少荣道:「馀将军,我家相爷便在里面,您可在外面稍候,相爷办完事自然会出来相见。」

  馀少荣微微点头,心中却有几分怪异的感觉。听别人玩女人的牆角可非君子所为,里面女人呻吟声实在太大,而且听声音应非青春少艾,想来也是成熟有风韵的妇人,却未料到被高尚德这样的老怪物玩弄居然还能发出这么销魂的身影声。
  见随从已经离开,馀少荣自然摸了摸腰间,才想起进府的时候佩剑已经被收走,若是身上还有兵刃,进去手刃了高尚德也未尝不可。但再一想,如今朝廷权臣当道也并非是高尚德一人所造成,除了高尚德还有朱旻何等人,就算杀了高尚德也无济于事,他心中还有更好的盘算。

  里面高尚德还在继续玩弄着女人,花厅的门没有关紧,馀少荣毕竟也是血气方刚,何况他至今尚未婚配,听到这种声音也不由想上前去一看究竟。连高尚德都不在意他在外面偷听,门又是虚掩的,自然也就不介意他偷看。念及此,馀少荣走近门口,将花厅里面的光景一览无馀。

  入眼的是灯火的明亮,还有一团团氤氲的水汽,里面不像是花厅,倒好像是供人沐浴的澡堂。但里面又摆设有桌椅甚至是书架,一点不似澡堂。再仔细一看,却见十几名赤着身子的女人正跪在池水边上,看着一个精壮的男子在桌上操弄一名身姿风韵都是极佳的妇人。

  「啊……相国轻一些,奴家身子单薄……承受不起……啊啊……」

  妇人一边嘴上说着承受不起,但身子却还在主动迎合着高尚德。因为高尚德背对着门口,馀少荣也仅仅能看到这老淫棍的背嵴和屁股,却不似一般老者枯骨一般的干瘦,谢汝默的身体很是健壮,立在地上屁股一挺一收,臀部的肌肉紧绷,每一下虽然不快,却是力道十足。

  馀少荣心想,显然高尚德玩的不是自家的姬妾,丝毫怜惜也无。他身前的肉棒,每一下都是连根尽没,等抽出来,上面还带着血丝。馀少荣初时看的不是很清楚,等他看清楚才发觉高尚德用肉棒所捅的,并非是那妇人的前穴,而是她的后庭。女人的后庭毕竟柔弱,高尚德玩的又丝毫不知怜惜,以至于每一下都能带出新鲜的血迹。

  高尚德一边操弄着,一边冷笑道:「曹夫人,不知老夫的阳具,比之你家老爷的如何?」

  那被称为曹夫人的女人一边呻吟着,一边道:「啊啊……相国乃是人中龙凤,将来……啊,是做天子之人,相国……的龙根……岂是我家老爷可比?」

  高尚德听了不由得意大笑道:「好,说的好。不愧是才貌双全的荆楚第一美人,说话中听!」

  「啪!」高尚德一边说着,伸手一巴掌打在曹夫人雪白的臀瓣上。

  「真是个淫娃荡妇。那姓曹的早就年老身体不支,恐怕也塞不满你的欲,老夫今日便当是做件好事,帮他来慰妻!」高尚德一边说着,身下仍旧未停。
  曹夫人即便是被人玩弄的呻吟不止,但嘴上仍旧好像助威一般道:「相爷享用奴家……我家老爷应……啊……应该感激才是。」

  高尚德满面春风得意之色,哈哈笑道:「说的好。老夫今日就破例赏赐你雨露,曹夫人,可要接好了!」

  高尚德一边说着,身下的抽动也加快了几分,随着连续几声「啪啪啪」声音的响起,曹夫人已经是六神无主呻吟声登时也响彻在花厅内,那高昂的呻吟声在高尚德舒爽的呼气声中归于平寂。曹夫人趴在桌子上,整个身子软瘫好像一团烂泥,不过她的屁眼仍旧容纳着高尚德的阳具。馀少荣皱眉一看,便知道高尚德将精液射在了曹夫人的后庭里。

  「噗!」随着高尚德将肉棒从曹夫人后庭里抽出,精液也跟着流出,曹夫人的下身狼藉,整个人也好像被抽空趴在那动也不动。

  「小贱妇,老夫可是满足了你?」高尚德一把抓着曹夫人的头髮将她头提起几分,嘴靠近她耳边问道。

  曹夫人脸上含着泪,却还是勉强笑道:「相爷威勐,奴家力不能支,还请相爷饶过奴家这一回。」

  馀少荣见此状况,心中也为这曹夫人感觉到几分悲哀。从之前的对话中,他已经听出这便是今日与他一同前来相国府赴宴的曹荆南的内眷。本来曹荆南是荆楚大儒,可说是桃李满门妻子也该是循规蹈矩,却没想到这女人在高尚德淫威之下是如此放荡,虽然馀少荣不知在他来之前高尚德是否玩过她前穴,但观高尚德操她屁眼时状况,便知她是一个多么浪荡的女人。怕是高尚德见她心底那种受虐的倾向给激发出来。

  高尚德虽然刚射过精,可当他回过身来时,肉棒仍旧坚挺如一根铁棍。见到那肉棒,连血气方刚的馀少荣也自愧不如,这样一根好像杀人凶器的东西长在一个老傢伙的身上,有些不太搭配。不过也许正是因高尚德有这样的身体本钱,才会对女色格外青睐。

  「老夫也是怜花之人,曹夫人今日服侍老夫服侍的很好,现在也到了老夫品嚐一下你几个儿媳的时候了。」高尚德说着,也往池水边那些赤裸着身子跪在地上的女人身边走去。

  那些女子,原本有的还在啜泣,但见高尚德走近,一个个都是屏气凝神连动都不敢动,生怕自己被高尚德选中。

  高尚德好像皇帝选妃子一样,在每个女人身边走了走,但似乎都不太满意,最后他在一边的椅子上坐下,招招手道:「你们都爬过来,让老夫试试手感!」
  那些女子一脸茫然,不知高尚德要把玩她们身体的哪个部分。但也不敢违背,从最前的开始,好像一隻隻小母狗一样爬到高尚德面前,高尚德抓过一名女子的奶子,扯了扯,那女人好像是生养过的,奶子很大但有些下垂。高尚德叉开双腿,对那女子喝令道:「来,把你奶子挺过来,让老子玩玩。」

  那女人显然在自家闺房里没被她丈夫如此玩弄过,脸上带着错愕,高尚德不再说什么,直接一把将她身子拉过来,令她捧起自己的奶子,然后在她双乳之间摩擦几下,又用棒头在她乳尖上按摩几下。原本高尚德脸上还有几分得意的笑,最后好像有些失望道:「软则软之,但太软反而触感不足!」伸出脚便是一踢,将那妇人踢倒在地,又喝一声,「下一个!」

  馀少荣见此状况才知道,原来高尚德所说的「手感」,根本不是用手去感觉,而是用他的阳具,一个个去试那些女人奶子的触感,轮番试下来,每个还都有所评价。最后高尚德选了两个比较满意的,让她们捧着奶子给她的肉棒按摩,而他的脚,则直接让两名女子捧在怀中,用她们的奶子给他的脚底按摩。

  等高尚德玩了一会,才微微侧身看着门口馀少荣偷看的方向,道:「馀将军在外面也候了些时候,不妨进来暖暖身子。」

  馀少荣自以为掩藏的很好,却没想到还是为高尚德发觉。

  随着一边侍立的丫鬟将门打开,屋子里的女人才惊醒原来刚才那场活春宫还有一个旁观者,登时脸上更是滚烫,尤其是还在为高尚德肉棒和脚底服侍的四名女子。有几名女子还想用手去掩藏奶子的两点,但被高尚德双目瞪过去,手自然也就放下。

  「参见高相。」馀少荣进到花厅里,登时感觉里面跟外面不是一个温度。毕竟是深秋时候,这里面的确是暖意洋洋,加上有这么多佳丽在里面,还有满池的热水,这里面也跟人间天国一般美妙生动。

  「馀将军客气了。老夫之前在享受这些妙人的温存,来不及招待。馀将军刚才也看过了,不知可觉得哪个满意的,只管拉过去一起玩玩。」高尚德笑道,「老夫向来敬重的便是习武之人,尤其是像馀将军这样有本事的将领。今日这些不过是些残花败柳,若是馀将军不满意,回头老夫让人送几个绝色的处子到你府上,要高贵有高贵,要姿色有姿色,而且都是调教好的,伺候起人来也没今日这些残花败柳生涩!」

  馀少荣心中汗颜,这些女人都是曹府的女眷,说起来也算是名门闺秀出身,居然在高尚德眼中不过是一些「残花败柳」。他心想,既然你觉得是残花败柳为何玩的还这么起劲?还是你只喜欢玩残花败柳?

  馀少荣曾在坊间听过传言,当初高尚德尚未发迹之时,曾娶了一位名门千金为妻,后来他妻子莫名其妙便成为时为相国的孙封信的小妾。应是高尚德为了自己的前途,居然将妻子送给权贵为玩物。既然高尚德为了权力可以如此不择手段,馀少荣也提醒自己要小心些。

  馀少荣紧忙行礼道:「回高相,属下如今尚未娶妻……且还不知这闺房之乐。相国的好意,在下心领了。」

  高尚德笑道:「馀将军还在老夫面前说谎?」

  馀少荣心中一惊,心想莫非是高尚德知道了什么不成?

  却听高尚德道:「老夫在收纳你之前,也曾派人打探过你的过往。知道馀将军与镇守江陵的孙兆年乃是同僚,他的夫人,还是你的旧相好,不知可有此事?」
  馀少荣没想到高尚德连这个也能调查到。虽然他未婚配有公事忙的缘故,但孙夫人的事对他也有很大影响。

  「正是。」馀少荣行礼道。他之所以承认,一来是高尚德调查的清楚,他不得不认。二来也是想有个借口拒绝高尚德赏赐给他女人。

  高尚德笑道:「馀将军长情,果然为男儿典范。老夫向来喜欢成全人,馀将军且先等着吧,这几日你所朝思暮想之人便会出现在馀将军的居所里,一心只服侍你。」

  即便馀少荣自问已经忘情,听到这话心还是不由加快跳动了几分。以高尚德的权势,要压倒孙兆年可说是如同踩死一隻蚂蚁,到时候孙夫人为他所佔有的话,那可是他曾梦寐以求的。但他所求的还是孙夫人的心,他很清楚曾经的红颜知己现在一心都在孙兆年身上,即便不得不跟他,也不会甘心服侍他。

  「谢高相国。」馀少荣仍旧作出感激之色道。

  高尚德推开给她服侍肉棒和脚底的女人,站起身,毫无顾忌立在馀少荣身边道:「既然这位孙夫人能令馀将军忧思难忘,想必是有才德和美貌的女子,连老夫都想见识一番。」说着高尚德脸上露出淫笑之色,馀少荣心中一凛,想到高尚德连曹荆南一家的女眷都能掳来,区区孙兆年的夫人也定然是手到擒来。说是会送给他,到头来恐怕也要遭受到高尚德的淫辱。馀少荣清楚孙夫人的品性,孙夫人是那种三贞九烈的女子,若是坏了贞节定然不会苟活于世,这样的女人他实在不想坏在高尚德手里。

  曹府内,也正在上演一处淫靡的戏份。高忠和曹荆南正在一同享用茵凝的前庭和屁眼。

  高忠算是花丛老手,跟在高尚德身边十几年,玩过的女人太多,女人全身上下哪个部位他不曾玩过?但曹荆南毕竟是个斯文人,之前闺房之事甚至未接触过任何偏门之事,更别说是女人的小嘴和屁眼,甚至是与别人同玩一个女人。
  最开始时,高忠先给茵凝开了屁眼,等屁眼润滑了,高忠才从后转到前,让曹荆南也过去尝试一下。曹荆南肉棒即便勃起也软绵绵的,开始怎么都插不进去,等高忠给他找了筷子先捅进茵凝的屁眼里,把屁眼扩充开,再让曹荆南去插,才总算是让曹荆南的肉棒进到里面去。

  此时曹荆南正舒爽的感觉魂都飞了起来,茵凝的屁眼便是他一辈子玩过最美妙的地方,便是一本轶失已久的古代书经放在面前他也会不屑一顾。高忠则有一下没一下的在茵凝的花穴中抽插着。茵凝毕竟是良家女子,就算她是出身普通百姓人家,但怎么说也是曹荆南长子曹迎最宠爱的妾侍,身子也算很干淨,何曾被两个老头如此轻薄过?

  茵凝嘴被堵着,只能发出「呜呜」声响,她人几次晕死过去,每次都是被一阵疼痛和舒爽夹杂的複杂感觉中惊醒,所见到的还是那两个老人棍在她身体上肆虐,她早就把泪都哭干,甯肯死去也不想再受到这样的屈辱。

  高忠之前在曹荆南的茶水里下了药,即便曹荆南洩了两次,还是难抑心头的慾火,以至于举都不举的曹荆南居然也在茵凝身上玩了差不多有半个时辰。高忠算算时间也快到三更半夜,想到高尚德交待下来的任务,想想也就差不多是时候了。

  「曹先生,您先玩着,老奴想出恭。」高忠把肉棒从茵凝的前庭中抽出来,笑呵呵道。

  「哦。」曹荆南此时已经浑浑噩噩,只是顺口回了一声,继续在茵凝后庭里抽插着。

  高忠走到门口,回头看了一眼,心想:「老傢伙,没想到你临老还有这么嬉游花丛的畅快时候。一会等你儿子过来看到你这番模样,看你还有什么脸说礼义廉耻!」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盗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嬉闹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本页二维码使用微信及QQ扫一扫功能无效
本页二维码(来扫我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