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面地址:
当前位置:首页»家庭乱伦»【媳妇诗芃的结婚纪念日】作者:asguderian(张三李四)
【媳妇诗芃的结婚纪念日】作者:asguderian(张三李四)
字数:10462





               (1)初遇

  「妈、爸,这是我的女朋友诗芃. 」

  「伯父伯母好。」

  看着儿子带女孩子回家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我们夫妻早就习惯了,没办法,因为遗传的关系,儿子不仅长得帅又颇有才华,从国中开始就一直桃花不断,只是大多维持不了多久,我有时都忍不住念他说他太花心了。

  老婆满脸微笑亲切的和儿子的女朋友打着招呼:「诗芃,太鲁阁号晃得很凶,坐这么久的火车你一定累了,来,坐这边休息一下,先吃点水果。」

  看着儿子带进来的漂亮女孩令我眼睛为之一亮,诗芃穿着一袭黑色佈满白色小圆点的短洋装,一头乌黑的长发显得飘逸脱俗,我忍不住开口称讚她:「欢迎你来花莲玩啊,诗芃,你真是既漂亮又有气质,我们家安安的眼光的确不错。」
  当然以往儿子带回来的女孩也都不错,不过看着眼前已经跟儿子交往一年多快两年,全身充满灵气的漂亮女孩,我突然有一种似曾相识无比亲切的感觉,可是一时之间又想不起来,没办法我都已经五十几岁了,记忆力已经有点衰退了。
  可能是儿子大学毕业开始工作之后,他的心比较稳定了,不同於以往交女朋友的随意态度,看着他们之间甜蜜的互动和儿子体贴又专注的表情,我知道儿子这次是认真的以结婚对象的心态来交往的。

  看着儿子亲暱的招呼着诗芃,我慢慢发现身旁的老婆似乎有点吃味了,老婆之前有次就开玩笑的跟儿子说:「在你妈面前,不要跟别的女孩子太亲密,即使是你的老婆也不行,那会让妈的心里不高兴的。」

  我当时就笑她怎么可以跟未来的媳妇吃醋,不过听她解释之后我才慢慢地明白,因为我是独子所以母亲跟我们住在一起,当我在母亲面前忍不住跟老婆搂搂抱抱的时候,老婆都会发现婆婆那变得不太友善的眼神。

  后来我发觉她的观察还真的挺真实的,同样是独子的安安对老婆美玲而言,心中真的不太喜欢看到,自己辛苦带大的儿子跟别的女人亲密的镜头,即使我们明明知道儿子长大要娶老婆了,但是情感上的确一时还是不容易割舍的。

  「安安,,待会你们要不要去自强夜市逛逛。」

  「嗯,先让诗芃休息一下,我们晚点再去。」

  我特别提醒儿子:「那你先带诗芃去妹妹的房间放行李,看看要不要先洗个澡再出门,你妈可是很用心的整理房间忙了一下午哪。」

  体贴的儿子带着女朋友站起来,我跟老婆也起身准备收拾客厅的东西,儿子终於发现老妈的脸色不太对劲,他一如往常撒娇似的趁机搂了老婆,在她脸颊上亲了一下说:「妈,谢谢你,你最好了。」

  老婆满脸甜蜜轻声的啐了一口说:「哼,亏你还有点良心」。

               (2)淫荡

  看着儿子亲暱地搂着诗芃带着行李上楼了,我站在老婆背后,看着她正弯腰翘着大屁股收拾着桌上的水果,老婆今天晚上穿着鹅黄色的碎花小洋装,从她翘起的屁股裙摆下方可以一览无遗地看到里面的春光。

  我忍不住从后面搂着她的腰,双手开始胡乱的抚摸老婆的胸部跟屁股,老婆火辣的身体被我肆意骚扰,她呼吸变得急促忍不住发出声音说:「啊~讨厌啦,在客厅里不要乱摸,家里有客人你忘了吗?」

  我一边隔着洋装薄薄的布料揉捏着老婆的乳房,一边将嘴唇贴在老婆耳边轻声地说:「那在客厅不能摸,到厨房让我摸个够好不好。」

  老婆在我的控制之下,只能无奈地扭动着她逐渐火热的肉体,经过我多年的刻意调教之后,老婆虽然已经四十几岁了,但是她的身体还是保养得很好,而且还挺敏感的,这时的她已经发现自己的身体逐渐地失去了控制。

  无奈的她感觉身体的火热忍不住的颤抖着,性感火辣的嘴唇微微张开,开始一边喘着气一边跟我求饶说:「啊~老公,不行啦,厨房太明显了,等我们回房间,回房间再让你干我好不好。」

  看着被我抱在怀里,满脸通红已经被我挑逗得开始发情的老婆,我从后面撩起老婆的洋装裙摆,让老婆里面穿着吊带袜跟色情内裤的下体,整个无耻地暴露出来,然后我毫无顾忌的说:「怕什么,儿子跟诗芃去楼上不会太快下来的。」
  我的身体贴紧着老婆的屁股,让她拿起水果盘,只能乖乖地一边被我的身体推动着,一边忍受我的双手上下玩弄她逐渐飢渴难耐的身体,一步一步无比艰难地走向了厨房,老婆还是有点担心的说:「欧,他们该不会这么急吧?」

  「你想想看刚刚安安带诗芃上楼那个猴急的表情,我们自己的儿子,你又不是不知道他的厉害,嘿嘿,搞不好他们还没进房间,他就把诗芃给剥光了也说不定啊。」

  我让老婆将水果盘放在餐桌上,无比兴奋的我望着脸色潮红,呼吸愈来愈急促的老婆,开始缓缓拉下她洋装背后的拉炼,老婆这时不知道脑中在想什么,恍然失神的她,完全不想反抗地站着任由我摆佈她的身体。

  接着她整个人变得十分妩媚,脸红心跳的说:「啊,大白天的,安安这也太过份了吧!」

  「这那算过份,想当初你跟我谈恋爱的时候还不是。。。。。。。」

  老婆被我拉开拉炼的小洋装里面显露出一套紫色的乳托,是的,老婆里面穿的不是一般的胸罩,而是故意裸露大部分乳房跟奶头,刻意吸引男人目光的淫荡情趣内衣,让老婆胸前白晰的两团乳房跟奶头骄傲的挺立着,无耻地任人观赏视奸着。

  「欧,老公,那你说现在他们两个在房间里做什么呢?」

  「你想知道吗?那有什么问题,晚上等他们去逛夜市的时候,我放精彩录影重播给你看。」

  乳托下方土台的钢圈将老婆32D的乳房撑的十分饱满,而完全裸露的乳房跟乌黑的奶头显得格外的诱人,我忍不住用我的手指头夹住老婆充血坚挺乌黑的奶头,一边揉捏一边感受老婆逐渐发情兴奋淫荡的肉体。

  「老公,你好坏欧,你又把妹妹房间的摄影机打开了欧。」

  「我那有坏,不是你也很想看看,究竟儿子的女朋友身材有没有你好吗?」
  这时老婆随着喘气,胸前两团乳肉不断起伏,真是令人爱不释手的性感乳房,我将老婆抱起让她坐上洗手台,老婆胸前的乳房不断上下晃动着,我将老婆穿着吊带袜的大腿分得开开的,露出里面被紫色色情内裤所包覆的大腿根部。

  「啊,老公,我受不了了,快点啦。」

  「骚婆子,你是故意的欧,看看你里面穿的是什么啊!儿子带女朋友回来,你怎么穿这么淫荡的内衣啊。」

  老婆的内裤跟乳托是一套的,这个内裤根本就是由紫色透明蕾丝所构成,能够很方便地让人窥视到老婆下体的细部,屁股沟肛门的部位是刻意裸露的,并且在阴部中间还有漂亮的蝴蝶结绑带设计,让男人的阳具可以乾脆直接地长驱直入直捣黄龙。

  老婆一边用手托着乳房上下晃动,一边满脸淫荡的诱惑着我:「啊,还不都是你,坏老公,这不是你喜欢的款式吗?」

  「对欧,这样干起来的确很方便,可是,今天儿子带女朋友回来,你多少也该穿的端庄一点吧。」

  老婆满脸妩媚用她纤细的双手搭着我的肩肩膀,拉着我的身体让我的胸膛贴紧她不断晃动丰满的乳房,一边扭动屁股将性感的双腿交叉缠住我的腰身,故意爹声的说:「都嘛是你,弄那么多花招,害人家每天都想要被男人干。」

  「那是你自己天生淫荡好不好,偏偏还要装高贵,一定是整天没干淫屄超痒难耐,你现在真的很想要被干了齁!」。

               (3)回忆

  老婆整个人贴紧我,手忙脚乱的开始帮我解开长裤跟内裤,我一边享受着老婆肉体的服侍,一边看着眼前现今变得无比淫荡的娇妻,其实我们刚结婚的十几年,老婆对於性爱观念还是很保守的。

  不过后来因为我上了春满四合院,认识了不少院友,从彼此分享老婆的照片开始慢慢扩展了视野,而原本个性保守的老婆,逐渐对於别人欣赏的目光有了反应,不仅照相的尺度愈来愈开放,也逐渐愿意尝试一些比较新奇的道具跟玩法。
  特别是接触到神婆跟熊大夫妻之后,真是开启了我们夫妻的视野,虽然后来熊大离开了,但是我跟老婆愈玩愈疯,就此走上了愉悦性爱的不归路。

  当老婆双手抱着双腿夹着,整个人像无尾熊一般挂在我身上,淫屄被我的阳具不断顶入贯穿,嘴里发出淫荡呻吟的时候,我的脑中突然呈现出一个无比清新,既漂亮又风骚的女人影像来。

  『神婆,对啊,就是神婆。』其实从一开始看见诗芃,我隐隐约约就发现她很像一个人,如今在性爱的愉悦中我终於才回想起来,她的模样跟气质真的很像神婆,怎么会这么像,诗芃就好像是神婆的分身一样,只是看起来比当年还要年轻一些。

  这个时候我性交的对象,已经自动转换成那位在春满四合院中令人无比销魂的神婆了,我努力抱紧着怀里的老婆,用我跨下的阳具加速抽插着美玲的淫屄,脑中的影像却在神婆跟诗芃之间换来换去,让我更加的兴奋起来。

  虽然在春满四合院看过不少熊大分享神婆的照片,但是严格的说,跟神婆其实只有一面之缘,那就是当年熊大举办的内裤面交之旅,当然我是一个人跑到高雄去的,老婆那时对联谊什么的还不能接受,更不要说让老公去和女人面交内裤。
  由於跟熊大约定好在捷运站面交,我当天一大早就坐火车到了高雄,那天的天气一直在飘雨,但是一路上我的心情却是非常阳光的,因为好不容易可以亲自跟神交已久的神婆夫妻见面,并且还可以亲手从她身上脱下她里面穿的性感内裤,那种梦幻般的感觉实在是太棒了。

  中午我随便吃了些东西,就急着赶到双方约定的捷运站,过了不久随着列车到站,英俊的熊大跟美丽的神婆出现在我的眼前,神婆穿着一件白色细肩带澎松的小洋装显得无比青春,果然像某院友所说的:「神婆本人比照片更漂亮。」
  我们在捷运站的一个角落里开始寒暄,熊大跟神婆都是很喜欢交朋友的,她们夫妻很健谈也很肯分享,大家聊着聊着渐渐地觉得气氛变得很轻松,当然我的眼神会不时偷瞄神婆的身体,心里面不停想着到底什么时候可以面交。

  对於我一脸急色的模样跟行为,可能是早已经习惯了男人爱慕偷窥的目光,神婆夫妻脸上表情倒是丝毫没有不悦,熊大轻轻地拿起相机开始随意地取景拍摄,似乎很放心地让我跟神婆交谈,他则是在旁安静地观察我们之间的互动。

               (4)幸福

  我很高兴能跟美女天南地北的谈着,当然眼睛不时盯着神婆胸前那丰满诱人的事业线,心里面的欲望愈来愈强烈,言谈之间也试探性的比较大胆了些,后来熊大笑笑的问神婆说:「感觉怎么样?是不是要开始面交了。」

  神婆落落大方的点头说好,熊大客气的询问我,是否介意他在一旁拍摄,我当然没有意见,於是熊大引导我们,一起进到一旁相对宽阔的身障厕所之中,开始了令我难忘回味无穷的内裤面交奇幻旅程。

  熊大之前就跟我说好了,面交时间大约十分钟,我可以看可以脱,而且必须头戴着神婆的内裤和神婆一起拍照,但是如果要有其它的肢体碰触跟要求,并需取得神婆的同意才可以,否则面交过程立即停止,对於这些我自然都没有意见。
  一开始我请求神婆能否将洋装下摆拉起,神婆略显娇羞点头缓慢地用手将她白色小洋装的裙摆往上撩起,我蹲在她前面的地扳上,只见神婆修长的双腿穿着一双美丽性感高跟凉鞋,让我心跳加速地开始期待这无比赏心悦目的一刻来到。
  熊大在一旁安静地撷取镜头,我从地上仰视着心目中的女王,随着神婆缓缓向上撩起的洋装裙摆,愈拉愈高,神婆美丽性感又神秘诱人的大腿曲线,逐渐地呈现在我的眼前。

  『啊,看到了,我终於看到了神婆下半身穿着的粉红色性感内裤。』两边各三条倾斜向上的松紧带,紧紧地系住神婆纤细美妙的腰身,孕育生命美丽的三角洲则是被蕾丝网纱所包覆,里面的阴毛跟阴唇娇艳欲滴清晰可见。

  我整个人都呆了,我忍不住将我的头部靠近神婆的下体,眼睛紧盯着神婆无比诱人神秘的溪谷和草丛,鼻子贪婪地吸闻着来自神婆阴部略带腥骚的美妙体味,此刻的我几乎想要立即扑上去好好的品嚐神婆下体的滋味。

  然而我最终还是无法唐突美人,神婆的下体在我的注视和喘息之中逐渐地有了感觉,当我开始用颤抖的手指头开始帮神婆脱下她的内裤时,可能是天气热流汗的缘故,我感觉神婆的神秘溪谷似乎是开始有点湿润的感觉。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美好的时间总是过得特别快,后来我心甘情愿地头上戴着神婆的内裤和她合照,鼻子闻着来自神婆下体的骚味让人陶醉,一旁的神婆则是大方的拉起裙摆,让我的头跟她裸露的粉粉一起合照,留下了让我难以忘怀的美好回忆。

  当时我真是觉得自己有够幸福了,特别是神婆体谅我远从花莲来,让我可以额外提出一个心愿,她说只要不是太过份的话,她考虑可以尽量满足我的要求,我看着一旁完全不表示意见的熊大,对着我心目中的女神说出我心里的愿望。
  「我,我好想要舔神婆的肛门欧。」

  话说出去之后,我自己都有点不太好意思,神婆的表情似乎有点错愕,不过没多久,她无比妩媚的对我笑了笑,接着问我要怎么舔,等到我们彼此沟通好了之后,她幽雅地转身背向我,无比大方地分开修长性感的双腿趴在洗脸台上。
  我看着她依照我的要求,双手向后抓住自己浑圆白晰的屁股,缓缓地用力将屁股分开,让神婆屁股沟中梦幻的肛门菊花整个绽放出来,我兴奋地跪在神婆屁股后面,开心地用嘴唇跟舌头舔着神婆的肛门,享受着美女菊花的神奇滋味。
               (5)心乱

  在熊大后来离开春满四合院之后,我好几次回想起面交当天的情形,还是会有些许的遗憾,在我舔着神婆屁股的时候,我其实感觉到神婆的粉粉是有感觉的,因为我的舌头已经嚐到她带着腥骚味的淫水了,神婆的呻吟声更加让人着迷。
  当时的我,如果能够趁机勇敢的说出心中更加过份的要求,也许屁股被舔得无比舒服,逐渐发情的神婆当时也不会拒绝,情况可能就会像是她们跟单男一起去旅拍那样,舒服到默许了,而我也就有机会能够直捣黄龙一亲芳泽了。

  当我在厨房把老婆干得呼天抢地浑身无力之后,回到房间我再度偷偷拿起熊大帮我跟神婆拍的合照,心中安慰自己说:『也许这样彼此留下美好的回忆,比起真的吃到了更有滋味,何况,万一惹恼了熊大那就麻烦大了』。

  但是这时我的脑中却开始紊乱了起来,似乎我心中竟然对儿子的女朋友,这位酷似神婆的诗芃开始有了幻想,我知道这是一种移情作用,我也知道我不应该觊觎儿子的女朋友,可是那种想要奸淫诗芃的念头却是无比的强烈了起来。
  我跟老婆趁着儿子带诗芃去逛夜市的时候,两个人躺在房间的大床上,欣赏着儿子跟女朋友在房间里的录影重播,果然如我所料,诗芃进房间的时候已经衣衫不整了,她的黑色洋装拉炼被拉开,露出里面纯白色的蕾丝胸罩。

  看着儿子跟她搂搂抱抱亲亲,很快地她的洋装就被安安解除武装,不过她却没有让儿子完全如愿,身上只剩白色蕾丝内衣裤的丝芃,却有一股纯洁无暇却又妩媚动诱人的风情,她仍然坚持要等结婚以后才能进行性交。

  不过后来她看到儿子失望的表情,体贴的她最后还是答应用嘴巴帮儿子口交,於是我跟老婆就只能看着儿子躺着接受诗芃的口舌服侍,老婆还故意气我说:「你看,儿子的阳具比你的有精神多了。」

  「怎么了,骚婆娘,老公刚刚还没喂饱你啊,你是想要让儿子来干你了是不是?」

  「你在胡说些什么?儿子可是带女朋友回来的。」

  我搂着老婆的胸部故意一边胡乱揉捏她的奶头一边说:「我看你心里明明就很想,偏偏还嘴硬。」

  「哪有啊,人家才不是那么淫荡的女人哪。」

  「你要是不淫荡,我就不相信,说真的,儿子难得回来,你真得不想吗?」
  「欧,你这个老不休,我看你是打诗芃的主意吧。」

  「你说什么哪,那可是我们未来的媳妇耶!」

  「我还不晓得你啊,你的花招可多了。」

  「不要这样讲,看来安安对她是认真的,这次他应该是要我们帮他去高雄提亲的。」

  「嗳,孩子大了就忘了娘了,真是白疼他了。」

  「你在担心什么啊,你的儿子娶了媳妇还是你的儿子啊。」

  「只是安安说结婚以后就要住在高雄。」

  「那有什么?反正我也快要退休了,你要是心疼儿子,等退休乾脆我们也搬去高雄,也好有个照应嘛。」

  老婆突然好像又来电似的,贴着我的胸膛一边用嘴唇轻舔着我奶头一边撒娇的说:「老公,你是说真的吗?」

  我用手探入老婆刚经历高潮不久,湿答答还未合拢的淫屄,一边揉捏她的阴蒂跟阴唇,一边对着她的耳朵吹气大声的说:「骚婆,又想要被干了,老公这次要让你彻底知道我的厉害。」

  说话的同时,我的脑海竟然浮现我跟儿子一前一后奸淫着披着白纱趴在床上的新娘,那个新娘的脸庞是那般的真实,就像是熊大的神婆一样,我原本射精之后疲软的阳具,被我脑中这个场景刺激,迅速地重新坚挺竖立了起来。

               (6)重逢

  原定10月份要去高雄提亲,因为公司临时派我去上海分公司处理事情,所以只好让表姊陪老婆去跑一趟,等到我回台湾之后,婚期都定好了,老婆还唠叨我说儿子结婚,我这个作爸爸一点都没有用心,嗳,这是从何说起啊。

  偏偏回来之后事情还没结束,老总还要我负责整理这次上海分公司的后续处理报告,根本就是欺侮我快要退休了,当初去上海收烂摊子,这个大家都不想接手的工作就推给我了,我不由得感叹这真的是所谓的剩余价值吧。

  为了整理这个后续报告,害我每天忙得天昏地暗的,连老婆去提亲的相关事情跟照片我也没有时间去关心,总算是在儿子结婚之前忙完了,等到我跟老婆到了高雄参加婚礼,见到亲家跟亲家母之后,我才突然发现这个世界真的很小。
  进了新娘休息室,穿着白纱漂亮又妩媚的媳妇诗芃和儿子安安正被一群亲友包围着,特别引人注目的是穿着一袭红色礼服的气质贵妇,还有她身旁穿着粉色系的伴娘,她们和新娘站在一起不仅毫不逊色,而且流露出一股无比诱人的韵味来。

  当那位穿着红色礼服的贵妇娇笑着转身看见我时,她忍不住叫出了我的化名王二麻子,震惊之余我也认出她就是神婆,那一瞬间让我的心砰然跳动起来,原本在一旁拍照的摄影师听到神婆的话放下相机转身走了过来。

  一旁的老婆惊讶的问我:「你们认识啊?」

  我还来不及反应,只听神婆无比娇媚地抿嘴一笑的说:「啊,几年前见过面,是在高雄吧。」

  「对啊,是在高雄,好久不见了。」

  老婆亲切地招呼亲家跟亲家母,我看着眼前依然帅气的熊大跟美丽性感的神婆,可是我的心里却自动浮现出,当年在捷运站我头戴着神婆的内裤和她裸露的下体一起合照,还有神婆掰开屁股让我舔肛门的无耻模样。

  我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难怪,难怪诗芃长得那么像神婆,眼睛看着新娘休息室里的众美女跟亲友,我的心情真是七上八下,既然熊大他们夫妻已经认出我了,不过大家心照不宣也不会说破。

  当我心里还有点小九九的时候,只见神婆拉着老婆一边谈一边转头暧昧的和我笑了笑,然后熊大趁机把我拉到了一旁说:「哈哈,没想到我们竟然成了亲家。」
  「啊,熊大,难怪,诗芃这么漂亮又那么会摄影,真是家学渊源啊。」
  「好说好说,怎么样,好久不见了,今天晚上你还有什么心愿没有?」
  「嗯,老实说我是还有一个期待已久未完成的心愿。」

  「没问题,等下你自己找机会跟神婆说。」

  「真的吗?熊大,太感谢你了。」

  「别谢我,其实上次面交以后,神婆对你的印象还蛮好的。」

  「对了,你们家的温体猪保养的真的不错,有机会可以让我跟她兽交一次吗?」。

               (7)抉择

  这时我有点笑不出来了,因为当年我曾经答应过他们夫妻,如果有空带小孩来花莲玩可以住我家,当时因为我曾经说过:「跟没有感情基础的女人做爱,就好像是面对温体猪肉一般。」

  所以熊大当时就说:「如果他们来花莲,想要跟我家的温体猪兽交看看。」
  不过当时我虽有淫妻的念头,但是真的要做还是会有内心挣扎的,何况当时老婆对联谊根本无法接受,所以当时也就没有回应他,不过也因为熊大这个玩笑话,让我感到危机,因此自己最后主动拒绝了原本对熊大夫妻所提出的邀请。
  今天熊大旧事重提,看来他对老婆是有意思的,正如他答应让神婆满足我的心愿,那么交换条件就是让老婆跟他性交,当然以我这么多年对老婆的调教,要让她愿意跟熊大夫妻不论是分房或是同房联谊,都是可以办得到的。

  但是我们既然已经成为了亲家,这样下去究竟会走到什么样的情况呢?我已经不知道如何抉择了?想到熊大把老婆美玲当成温体猪一样进行兽交奸淫,老实说让我无比的激动,想到诗芃跟神婆母女一起在我的跨下承欢更是让我痴迷。
  『tobeornottobe,thatisaquestion』
  我故意要转话题的问他说:「欧,对了,当年你为什么要离开春满?」
  「说来话长,有空在慢慢跟你说。」

  经过无比忙碌的婚礼宴客送客行程,激情过后的那天夜晚,终於有时间可以秉烛夜谈,身心都得到满足却又无比疲惫的老婆们都已经躺在大床上睡着了,我和熊大在总统套房里继续聊着未完的话题。

  「当初会离开春满,其实是因为我害怕失控。」

  原来熊大跟神婆从一开始就很恩爱,爱摄影的他总是能把神婆的美尽情地挖掘出来,神婆跟他一样也很大度的愿意分享自己美丽的身影,但是随着分享,慢慢地走上了联谊的道路,从原本单纯的照片分享变成了老婆肉体赤裸裸的分享。
  神婆的美,美得令人无庸置疑,在春满跟联谊界都是口碑满满,可是逐渐地熊大发现,原本他能主导的联谊已经逐渐地失去了控制,突然之间许多男人利用各种的机会,就是想要单纯又免费的奸淫自己令人无比销魂的老婆。

  所以他常处於不知名恐惧的状况中,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老婆,预备穿着打扮好才通知他,然后和许多他不管熟识或者是不熟识的男人,一起唱卡拉OK联谊,最后老婆满脸兴奋地跟他说待会大家就一起去摩铁开房间。

  老实说他不是爱吃醋的人,他也希望老婆能够在联谊中享受性爱的快乐,但是似乎事情却逐渐变得失控了,好像他的老婆只是一个高级的援交妹,脸蛋美身材好不说,而且更重要的是干她还是免费的,这让他十分懊恼。

  听完熊大的真心话之后,我真的感到无言,原本单纯想要交朋友,让老婆快乐的心被现实的环境给打败了,特别是那些不知回报的单男,回想起当初我跟神婆的内裤面交,我不也是存着白干人家老婆的心吗。

  那么基於练金术师「等价交换原则」,你想干别人的老婆,难道就不应该付出相对的回报吗?所以我能理解熊大的心,这不是吃亏或佔便宜的问题,这是一个尊重的问题,别人愿意分享老婆让你干,你至少要感恩并且尊重人家吧。
  看着躺在沙发上慢慢不再说话的熊大,我忍不住打了一个呵欠,然后我们俩人有默契地点点头起身,互相拥抱用拳头搥了对方后背一下,然后慢慢走回房间,望着床上姿态撩人已经熟睡的女性肉体,我们上了床各自拥抱着彼此的老婆慢慢地入睡。

               (8)拍照

  在儿子结婚一周年的前夕,体贴的媳妇诗芃邀请我们夫妇一起南下到高雄游玩,并且还刻意安排在她们家的婚纱摄影公司免费为我们拍全家福照片,最特别的是负责掌镜的是我们的亲家公-已经处於半退休状态的摄影大师熊大。

  「嗨,亲家母,好久不见,你真是愈来愈漂亮了。」

  「那里,哪比得上你家神婆啊!」

  老婆嘴里说的好像是很谦虚,不过老实说我这个亲家母,虽然跟老婆年龄差不多都已经四十几了,但是那个脸蛋跟身材真不是盖的,看着她今天穿着无比清凉的碎花小洋装,不由得令人垂涎三尺,倒还真是比我家老婆还要性感火辣。
  「唉呀,亲家母,你不要太谦虚了,我老公可是老夸你美丽大方又有气质啊。」
  一边说亲家母的眼光轻佻地瞄向熊大说:「你说是不是啊,老公~」

  熊大似乎是没有感受到威胁似的笑笑的说:「嘿嘿,是没错啦。」

  「啊,熊大,今天又要麻烦你了,听说你已经决定下个月要退休了啊。」
  「对啊,我的年纪也差不多了,公司就全部交给诗芃跟诗羽姊妹了。」
  一旁的亲家母跟我说:「他啊,明明就是想偷懒的。」

  「女儿比我强的多了,这半年多让诗芃跟诗羽负责公司营运绩效更好,我也可以放心的带老婆到处玩玩逛逛。」

  「那熊大跟神婆什么时候来花莲玩,也让我们夫妻好好地招待你们。」
  「他啊,早就想去了,他可是一直念着亲家母呢。」

  「欢迎啊,我家老公也是常常跟我说亲家母如何如何呢。」。

  安安一手一边分别挽着母亲跟岳母,嘴甜的跟蜜糖一样的哄着两个女人说:「啊,妈,你们都好漂亮啊,今天一定要多拍几组。」

  我的手搂着媳妇诗芃的腰,手掌轻轻的抚摸她微微隆起的小腹说:「已经有四个月了,注意不要太操劳了。」

  诗芃满脸娇羞轻声地的回答我:「爸,人家知道啦。」

  熊大一边调整摄影机一边对女儿说:「诗羽啊,你待会帮亲家母挑一下衣服,她说她也想要拍像你姊姊婚纱照那样的照片。」

  神婆眼睛望着安安跟熊大说:「不行,你不能光帮亲家母拍,我也要和安安拍几组。」

  在一旁负责服装跟化妆的诗羽见怪不怪的说:「妈,乾脆今天大家都一起多拍几组吧。」

  神婆高兴地说:「好吧,亲家公,那待会我们也来拍一组吧。」

  摄影棚里,中间摆着一张贵妃椅,我和熊大还有儿子安安三个男人穿着礼服并排坐着,说是礼服事实上只有脖子上的领结,还有跨下包紮着阳具的缎带蝴蝶结,其他的地方都是一丝不挂的,我们听话的按照摄影师诗羽的要求摆着Pose。

  神婆和老婆以及媳妇,则是穿着故意裸露着乳房跟阴部的白纱礼服,三个人落落大方的来到摄影机前面,然后神婆听话的分开双腿背对着安安跨坐到女婿的腿上,满脸潮红的神婆就像是新婚的少女一样任由安安双手爱抚着她的双乳。
  老婆则是大胆的坐在熊大的腿上,让熊大的双手扶着她的双腿抬高,将她的阴部完整的裸露出来,老婆自己则是兴奋的揉捏自己的奶头,一边摆出淫荡的模样一边无耻的呻吟着,熊大则是趁机用手指在老婆的阴部挑逗爱抚着。

  娇羞的媳妇诗芃则是整个人背对摄影机,像无尾熊一样双手搂着我的肩膀挂在我的胸前,她白晰的屁股坐在我的腿上,阴道对着我的龟头,她先挺起腰然后缓缓地利用重力将我的阳具整根插入她的阴道之中,不断挺着腰享受公公肉棒的抽插,同时发出喜悦又淫荡的呻吟声。

  「好了,要拍了欧,注意你们的表情,啊,受不了了,爸,拍完这张换你来拍啦,人家。。。人家也好想要,我要姊夫来干我的机掰啦。」

                (完)

  「老公,你怎么在沙发上睡着了?」

  买菜回来的老婆从我怀里拿起我们刚拍不久的全家福照片,她突然大声地说:「唉呦,你是怎么了,怎么照片上都是你的口水啊。」

  「欧,我也不知道,我刚刚还在看照片,然后好像就睡着了。」

  「老公,你又开始胡思乱想了欧。」

  「哪有,我只不过是做了个梦。」

  「大白天作梦,那究竟老公你做了什么梦啊?」

  「啊,我就梦到我们跟亲家母一家在照相……」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tgod 金币 +10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盗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嬉闹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本页二维码使用微信及QQ扫一扫功能无效
本页二维码(来扫我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