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面地址:
当前位置:首页»另类小说»【沉江】作者:石砚
【沉江】作者:石砚
                沉 江


字数:3279字

  这里是松江江心岛的岸边,一条长长的栈桥伸入江中,由于地处江心岛下游一侧,江底地形又复杂,所以漩涡套漩涡,就是水性再好的渔夫也不敢靠近这处水域。

  冯团长就站在栈桥上,看着他的牺牲品。

  这个叫蓝玉珠的女飞贼只有二十五岁,个子不算太高,但十分苗条,脸儿也白净好看,并且有一种大家女子才有的雍荣气质。别看她表面是十分娇弱,却是个轰动松江的知名人物,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她先后把商会严会长、兴业洋行刘总经理和市党部方主席的家都给偷了,弄得松江市的达官贵人们人心惶惶。
  冯团长在国军里虽然只是个小小团长,在松江也只是兼个警察局长,但在这个充满战乱的年代,作为松江最高军事长官的他却是本市最有实权的人物,连市长和党部主席都要让他七分。

  就说这江心岛吧,一上任他就下令把这个岛划作军事禁区,实际上所有的人都知道,他是把这个风景最美的旅游盛地划作了自己的私人领地。他在岛上建起了高级别墅,在这里藏污纳垢,尽情淫乐,松江市无人敢管,无人敢问。

  不过,他也知道,要想在松江站住脚,就必须拉拢本地的有钱人,不光因为他们联合起来足以动摇自己的根基,而且他们也是自己主要的经济来源。飞贼入室盗窃的事每天不知发生多少起,警察局从来就只是看看现场,作个记录,根本不会动真格的查案,但象这样达官贵人家中失窃,他冯局长就不能不管。

  他严令手下限期破案,谁知人没抓到,这飞贼竟连他的家也偷了。为了这他大发雷霆,罚了负责查案的侦辑科全体警察半年的薪水。那科长没办法,便请了号称「松江神探」的前探长出山助阵,到底不愧为神探,只有三天就把这个独行女飞贼给逮住了。

  抓蓝玉珠是警察的事,审案子可就是冯团长自己的事了,因为这几家失主丢的都是不义之财,可不希望被广大民众知道。蓝玉珠被抓的时候只在她身边找到了从冯团长家偷出的少量赃物,她呢,就只承认偷了冯团长家,再不肯承认另几件案子是她所为。

  冯局长对付犯人可是很有一套的,只要落在他的手里,没有谁能保证不开口。他仔细观察着这个年轻漂亮的女贼,发现她虽然盗窃的技巧不错,却是个刚下海的雏儿。

  一般作贼的讲究事不过三,就是决不能在同一地方连续作案,而她竟然一干就是四起。看起来她是个盗窃老手的弟子,初次出山作案,所以好大喜功,不知天高地厚。要想撬开她的口并不会太难,当然,打是不行的,因为象她这样正经八百的空空门中弟子,都受过熬刑的训练。

  冯局长行武出身,向来是以达到目的为标准,没有一般人那么多的顾忌。他叫人把蓝玉珠捆住双手吊在他自己内室的房梁上,架上自己的照相机,然后告诉她,如果她不说,他就一件一件剥光她的衣裳,然后给她拍上几百张光屁股相片儿登在报纸上。起初蓝玉珠还嘴硬,等冯团长亲自脱了她的鞋袜和旗袍,用手抓住她贴身小背心的下摆准备撩上去的时候,她终于投降了。

  从蓝玉珠供出的埋赃地点,起出了三家失主的大部分失物,却有一件不在失主报案的失单上,这件赃物令冯团长颇感兴趣。那是一幅古画,是明代唐伯虎的作品,冯团长知道这东西价值连城。

  据玉珠供称,那画是从严会长家中偷来的,但严会长报案的时候为什么偏偏没有把这最有价值的宝贝列入失窃清单呢?一定是因为害怕别人知道了引来更多的贼人,怪道这些天商会雇的私人侦探也在到处乱嗅,原来他是想赶在自己之前抓住飞贼,好暗中取回这宝贝。既然你不哼声,我乐得收下这意外之财,冯团长便有了侵吞之心。

  可万一严会长问起这件宝贝怎么办?

  就给他来了一问摇头三不知。

  要是他要亲自审问这女飞贼呢?

  死人是不会讲话的!

  于是,冯团长准备杀玉珠灭口。

  自从起获赃物后,蓝玉珠就被秘密送到江心岛上来了,而且头一晚冯团长就让她知道了什么是男人和如何作女人。蓝玉珠虽然终于失了身,但她也渴望着冯团长会把她金屋藏娇,这样既可以保住性命,又为自己找到了一个吃喝不尽的归宿,门中许多姐妹走的就是这条路。她可说什么也想不到,昨天还在她赤裸的肉体上发泄的冯团长竟然会毫不怜香惜玉地要杀她。

  冯团长命自己的四个贴身保镖去把蓝玉珠绑到栈桥上来,自已则先行一步慢慢走到这边来,一边看水一边等。

  栈桥从岸上一直伸入江中,桥头的一侧河岸上用光滑的青石板铺成一个丈来宽,一直伸入江中的斜坡,这便是冯团长专用的秘密杀人场。设这块场地最早是为了处死与情人私奔的三姨太,后来他觉得这种杀人方法挺有看头儿,便经常把那些年轻的女死囚弄到这里来处决,自己则在一边看着取乐。

  那四个保镖把蓝玉珠带来了。他派他们去的时候就嘱咐先把犯人嘴堵上,脱光了再捆来。他实际上是故意给他们机会强奸她,那对他来说没什么,要想让这四个保镖对他忠心耿耿,就得经常给他们点儿甜头尝尝。

  她五花大绑,被两个保镖架着,踉踉跄跄地走来,脸上带着屈辱的泪痕。她知道他们要杀她,非常恐惧,想求他饶过自己一命,但嘴被塞着,什么也说不出来,只能不停哭着,一边眼巴巴望着他摇着头,一边拚命扭动着赤裸的身体不肯走,但对于两个身强力壮的保镖来说,一个娇小玲珑的女人在他们手中就象一只待宰的小鸡一样。

  冯团长从栈桥上走下来,等保镖把那姑娘送到他面前。他伸手捏了捏她胸前小而饱满的乳房上那两颗粉红的乳尖,又摸了一把黑茸茸的三角地,然后说:「你很漂亮,我真舍不得杀了你,但你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事,非死不可。记着,下辈子作贼别再碰见我。」

  她哭得更厉害了,拚命冲他摇着头想让他饶过自己。

  他不再理会她的哭泣,径自走到栈桥上,向保镖摆了摆手。保镖们立刻会意地扶着她站到了那倾斜的石头坡上,面朝江水站好。

  她知道没有希望了,强烈的恐惧变成了绝望,脑子里一片空白。她失神地望着江水,雪白的长腿瑟瑟地抖动着,一股热乎乎的液体顺着大腿流下来,一直流到脚下的石板上。

  一个保镖提了一只大号水桶,从江中打了一整桶水回到石坡上端,然后看着冯团长。

  冯团长向保镖一摆头,那保镖把一整桶凉水均匀地泼在那本来干燥的青石板上。冰冷的水冲到蓝玉珠的赤脚上,激得她机灵一下子,赶快抬脚躲闪,却不知那正要了她的命。

  那青石板是打磨过的,非常光滑,干燥的时候人可以在上面站稳,但水一泼上去,赤脚的人就会打滑。本来玉珠如果不动,至少脚掌下那块石头还是干的,仍可以站住,这么一躲,整块石板上就再没一块干地儿了。她感到自己无法控制地向江水中滑去,越来越快,起初她还想向后退,很快就发现那是不可能的,为了避免身体失去平衡而倒下,她只能顺势向江中跑去。

  那一双纤细白嫩的玉足刚刚踏进冰冷的江水,水中突然弹起一根一把粗的绳子横在脚前,她毫无防备,就算有准备也躲不开。双脚正好拌在绳子上,强大的前冲力使她赤裸的身体腾空而起,象一条跃出水面的大白鱼,在空中划出一条漂亮的曲线,然后「扑通」一下落入水中。

  玉珠落水的地方正好处在冯团长站的地方,飞起在空中的玉珠身体伸得直直的,那圆滚滚的屁股显得特别美妙,冯团长之所以喜欢这种杀人法,就是为了这一瞬间的感觉。

  石板坡在水中还有大约七、八丈长的一段,并不算深,只能没到人的腰,水中的一切都清晰可辨。玉珠曲线玲珑的玉体面朝下趴在水中,借着惯性向前冲了一段后停下来,从脑袋的位置向外冒着气泡。她扭动着,两腿蜷起来,拚命想踩着江底站起来,但双手绑在背后无法用力,河底又是光滑的石板,她几次努力都失败了,反而一点点向江水深处滑去。

  石板斜坡结束的地方,水突然一下子变得深不见底,玉珠没等滑到那里便停止了挣扎,蜷曲的双腿慢慢伸展开来,头朝前慢慢地滑过一丈远。然后,水流把她冲得横过来,加速滑过最后的五、六尺。在那里,她翻了个身,在水面上漂了起来,粉红色的小奶头和毛茸茸的小丘在空气中露了一下便斜斜地沉了下去。
  良久,在离栈桥十来丈远的地方,两只女人纤细的脚露出了水面,并拢着直直地立在水中,那附近有一个巨大的漩涡,把她慢慢吸进去。靠近漩涡中心的时候,那两只脚开始象陀罗一样地转动起来,由于离心力的作用,并在一起的两只脚大大地分开了,飞速地旋转了几圈,慢慢地被吸入了漩涡之中。

  嗨……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盗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嬉闹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本页二维码使用微信及QQ扫一扫功能无效
本页二维码(来扫我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