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面地址:
当前位置:首页»另类小说»【弗里德里克的成长—— 一位德国女孩的斩首】作者:B.A.S.G
【弗里德里克的成长—— 一位德国女孩的斩首】作者:B.A.S.G
        弗里德里克的成长——一位德国女孩的斩首


原作:B.A.S.G
编译:大地
字数:4262字

  「我受够了!」,弗里德里克一世咆哮起来,宰相不自觉地往后缩了缩,「找到那个婊子!那个巫婆!把她带到城堡,然后告诉我的儿子,叫他下午5点到城堡的阳台来!」

  接着,国王陛下怒气冲冲地离开了会议室。

  下午,弗里德里克王子准时出现在王宫的阳台上。他知道尽管自己对文艺的热爱很对父王的胃口,但也有些规矩不能随便,比如对父王的召唤必须准时。
  王子脱下帽子,躬腰对国王致敬,迎接他的是一阵爽朗的大笑,「下午好,父王」,当他抬起头来,发现国王正带着恶趣味地表情看着他,而后以一种普鲁士式的傲慢点了下头。

  「老家伙又怎么了?」王子一边心里嘀咕着,想找出国王兴味之所在,一边向院子里望下去。

  在院子中间,一个小小的平台已经搭建起来,大约有3英尺高,12平方英尺阔,上面平铺了一层稻草,在平台正中,四面都能看见的地方,放置着一个狭小的,4英尺高的斩首木砧,木砧两面都是弯曲的,一端宽,一端窄,从上方看去,宽的一面弯曲比较缓,窄的一面弯曲比较厉害,一只装满了干草的柳条筐放在木砧窄面的前方。

  「见鬼,」王子心想,不是因为又要观赏一场处决,而是对于老头的病态心理,近年来,国王陛下越来越热衷于用砍掉某个可怜家伙脑袋的方式来显示自己至高无上的权威。他当然掌控着全国上下生死的权利,但也没必要隔三差五地这样显摆吧。

  王子的困惑和烦躁很快变成了惊怒,他忽然听见了一阵熟悉的女子哭叫声。
  在看到声音来源时脸色变得无比苍白。

  在院子中间,两个卫士拖着一个双臂反绑的少女出现了。她就像一只被捉住的黑色小野兔,不断挣扎着,她微微隆起的胸膛在长裙的包裹下显得十分姣好,很快,王子发现了她正被拉向断头台。

  「欧洲最尊贵的王家血统的传统比你的权利更重要。」

  王子呆呆地目睹着这残酷的情景,耳边传来了国王冷峻的声音。「这样的处理就是上帝的意志!」

  少女在穿过院子时仍然在轻声地哭叫,王子一刻不停地注视着她,一直到她来到断头台的台阶下。

  「高贵的婚姻不允许你随心所欲,或者说你选择的比我想的还要低贱!」老国王继续冷冷地说着,他低沉的每个字都刺激着王子的耳膜。

  「这些都是一个君王的基本职责,最重要的是要确保一个正当的继承人。」
  在卫士的半推半拉下,少女爬上了低矮的刑台的三级台阶,寂静的院子里只听见她小巧赤裸的双足行走在干草中的刺啦声,后面伴随着两个卫士沉重的皮靴声。

  「当上帝赐予你皇冠,他就带走了你的激情,你的浪漫和婚姻自由,」老国王最后补充了一句「我想只有一次明白的实地教学才能提醒你,我任性的儿子!」
  卫士退了下去,王子突然发现断头台上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两名带着面具的刽子手,他们正抓住女孩,将她拉向木砧前方,第一次,少女可爱的蓝眸中向王子发来祈求的目光。

  王子的喉咙一阵耸动,眼睛向后望去,几乎不能呼吸,他救不了她。父王的王家掷弹兵包围着刑场,紧靠着步兵的外围还有更多的龙骑兵,即使拼上性命,也只能在这些军队面前表现自己的虚弱,而这一切,他终有一天会全盘掌握。他紧紧地握住剑柄,最后一次看了自己的爱人,然后紧闭上眼睛。

  在王子的目光转过之后,少女屏住了呼吸,大声地哭了起来,她短暂地闭上眼睛,让泪水从白皙的脸庞上流过,努力把涕泪往回吸,晃了晃头发然后睁开眼。
  她出生在一个成功的商人家庭,并非怯弱的乡下姑娘,作为一个有尊严的市民,她要在这群王室前死得像个贵族。

  看到这里,一直只是在烟台上冷眼旁观的老国王扬了扬眉毛,似乎对少女的突然转变显露出一丝赞赏,感到自己也许低估了这些市民家庭。他曾经考虑过宽恕她,但最后放弃了,解决这一切的只能是斧头和斩首砧。

  一名蒙面刽子手走到少女胸前,解开了她黑色紧身胸衣最上方的三颗纽扣。
  在白色内衬衣顶部被拉下来后,雪白的肩膀露了出来,少女缩了下脖子,好不那么暴露自己丰满的胸部,却带起一阵汹涌的乳波。

  王子现在又睁开了眼,正好看见少女如牛奶般洁白的香肩,美妙修长的脖颈以及引人遐想的酥胸上部,这可真是犯罪,尽管他这样想着,脑子里却不自觉地勾勒出一幅残虐的美景,娇嫩的脖颈被一刀两段,白皙的肩膀被涂满鲜血,女孩被斩首后的身体倒卧在地,丰满的胸膛紧贴着粗糙的稻草。王子似乎再也克制不住,赶紧又闭上眼睛。

  两名刽子手扳住少女的香肩,迫使女孩跪下,她抵抗了一阵,直到自己的长裙合适地垫在膝盖下面,这样她就不是直接跪在稻草上,而是跪在了自己华丽昂贵的裙角上。

  她凝视着斩首木砧,细微地调整了自己的小腿,她正对的是木砧的宽面,另一边较窄,这样就在木砧表面形成了一条狭长的突起顶端,她的脖子就将在上面被砍断。

  少女长长地吸了口气,感到有一只手放到了自己的腰部,另外两只手正在把自己黑色亮丽的长发束在一起。

  刽子手的助手,正熟练地把如此漂亮的长发束成一束(这个动作他经常在床上用自己的爱人进行练习,当然那个傻姑娘根本没意识到他在做什么)。

  他很快就把她头顶的长发打成了一个结,让姑娘的头发往前披在她的额头上。
  这对刽子手似乎是个信号,他贴在少女腰部的手开始用力,轻柔地将她往前推去,少女好象是为了尊严般轻微地挣扎了下,当她意识到自己只是被引导而非被强迫推向断头砧时放弃了抵抗,她把脸平行放于木砧表面时短停了一下,然后就轻轻地往前靠了上去,向下伸长脖子,让玉颈横跨了木砧的狭长突起顶端,她继续向下,让自己的娇嫩的脖子紧紧贴住木砧粗糙的表面,这时她赤裸的双肩靠在了木砧阔面上,可爱的咽喉嵌入了木砧另一端狭小的凹槽内。

  刽子手助手一直松弛地牵着少女束在一起的长发,直到少女圆满地完成了她在砧板上整个过程。然后他将少女的马尾往前下方轻柔地拉了拉,力度很合适,不至于让少女感到头皮疼,但也足够牢靠,以防少女最后一刻的挣扎而破坏了一场完美演出。

  王子再次睁开了眼睛,目睹了姑娘在断头木砧上完美地做好了被砍头的准备姿势。少女紧绑在背后的双臂使自己的肩膀向后优美地弯曲着,这样又进一步迫使她修长娇嫩的脖颈向前下方延展开来,低头伸颈的姿势让女孩白皙丰满的胸部下垂着,从松弛的衬衣领口里显露出来。

  另一边,刽子手将少女的头发拉直,洁白的脖子就像一段完美圆润的雪花石柱与粗黑的木砧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形成了一个完美的斩断靶标。少女维持着这引颈就戮的美姿细腰弯曲,美妙的臀部高翘起来,在长裙的包裹下形成了一副饱含色情意味的情景。

  王子聚精会神地欣赏着这一切,没注意刀刽子手已经拾起了一柄巨大的斧头,拿在手里掂量了下,然后将斧头伸在了少女脖子上方几英吋的地方,他在她脖子上方试了几次短促地斩击的动作,然后是一次长一点的,最后将斧头举过了头顶。
  院子里人们沉默下来,这突然的寂静彷佛提醒了少女,斩首即将到来,她最后闭上了眼睛,长吸了一口气,用一种小女孩怕疼时经常出现表情,细碎的白牙抿住了嘴唇,肩膀不自然地往后又缩了缩。助手低下了头,防止飞洒的鲜血溅到自己眼睛里。

  这次斩击带着可怕的力量。

  大斧头闪电般地吻上了女孩的脖颈,立时喷发出一小片粉红。

  在斧头切进砧板时发出了骨肉分离的卡嚓声,干净利落地将女孩的头颅从她的肩膀上砍落下来。

  少女可爱的脑袋在空中飞了一小段距离,好象是被喷出来的红色推动着,但更像是被助手拖了一把,他熟练地放开了少女的马尾,让她的小脑袋稳稳地落进装满干草的柳条筐,发出了一阵细碎的悉嗦,然后利落地往后跳开站立,试图躲开喷涌而来鲜血。

  少女的身体随着断头的一击向后跳起,肩膀上刚形成的脖颈断口从砧板上抬起来几英吋,两条血箭从断裂的动脉中猛射出来,将木砧、柳条篮、人头和周围的干草都涂成了红色。

  女孩的无头身体痛苦地扭曲着向木砧的另一边倒去,双腿在干草上摩擦着发出刮擦声。被斩断的脖颈处仍然将大量鲜血流淌到干草上,并一直从干草的缝隙间渗透到刑台的木板上,又从板壁间滴落到地面。

  王子仍然迷恋般地注视着这残忍而又带着诡异美感的场景。

  刽子手来到柳条筐前,摸索了一阵,抓住少女浓密光洁的黑发,将她被斩下的可爱小脑袋提了出来。

  少女的脸色是安详的,眼睛仍然紧闭着,两片薄薄的嘴唇还是可爱地抿在一起。一道深红色的血痕横跨了她白嫩的脸庞,从下巴一直到娇嫩的耳边,被斩断的脖颈处还在往下滴着鲜血。

  由于断头的位置在姑娘脖子靠近肩膀的一侧,她的脑袋下面还有长长的一段脖颈,脖颈下面还连带着一团肌肉、肌腱、气管和血管混杂在一起,形成一团凌乱的血浆状物——

  用斧头斩首实际上与其说是切断脖颈,还不如说是撕裂脖子,因此脖子断口处乱七八糟也是很自然地,然而,被斩首后少女平静的表情说明她没有经历太大的痛苦。

  刽子手把女孩的脑袋扔回篮子里,从木砧上拔出斧头,带着被血溅到身上的助手离开了刑台,他们的任务完成了。

  四个男子带着一副小棺材出现在断头台上,他们把少女的尸体向上平放了进去,王子的目光随着他们的动作,少女粉色而又充满生机的胸部,现在变得如此苍白,上面还带着斑斑血迹,由于棺材太短,女孩的脑袋被他们再次从篮子里拿出来后,放在了她的两腿之间——

  这副棺材被打造得如此合适,看得出是专为被斩首的犯人设计的,一片吵闹声中,棺材的盖子被迅速地钉好了,四个男子把棺材抬上了早就等待在一旁的马车,于是这一切结束了。

  王子仍然呆立着,空气中似乎仍然飘荡着女孩的身影和气味,她身上的香水味,她在床上娇媚的呻吟和在刑场上祈求的目光、受刑的姿势、喷洒的鲜血不断在他的眼前涌现,直到院子里一阵嘈杂声才让他回过神来,几个仆人已经移走了断头台上沾满鲜血的干草,刑台已经冲洗完毕,王宫的女佣在洒香水来冲淡血腥味。

  他忽然发现,自己的短裤内已经不知不觉膨胀起来,似乎已经湿了,而老国王早已带着卫士离开了。

  王子安静地离开了刑场,一路上回想着他父王的话,痛恨着自己的冷酷,父王是对的,我并不爱她,而只是迷恋于她的肉体,王子走进教堂,沮丧地坐在长椅上。

  他曾热切地追求着青春的梦想,他烧昏了头脑,想要自由的婚姻,想立她为后,却导致一位聪明可爱的平民女孩为此付出了生命,国王反对的手段是残忍的,却有效地让王子的头脑清醒过来。

  这个王子后来将成为弗里德里克二世,历史上我们通常会在他的名字后加上「大帝」这一称呼,老国王做梦也想不到,他儿子在位期间,普鲁士会发展到如此强盛。几乎无人知道,他的伟大是从一位漂亮聪明、却很快被人遗忘的德国女孩的无头尸体上发端的。

[ 本帖最后由 tswyyb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tswyyb 金币 +8 合格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盗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嬉闹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本页二维码使用微信及QQ扫一扫功能无效
本页二维码(来扫我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