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面地址:
当前位置:首页»其它小说»穿着红色三角裤的空中小姐
穿着红色三角裤的空中小姐
红色三角裤的空中小姐       
                                              作者∶撰飞吕彦

第一章  羞辱的空姐脱衣舞
第二章  机上影片是空中小姐的手淫录影带
第三章  美丽的空中小姐恶梦般的内衣秀
第四章  空中小姐的理性瓦解的刹那
第五章  遭侵蚀的空中小姐的肛门
第六章  空中小姐在飞机上的特别服务
第七章  狂乱的空姐和被奸淫的妹妹
第八章  空姐和妹妹受辱
第九章  红色内衣的奴隶空姐
第十章  哀凄的姐妹花空中伴游


                        第一章  羞辱的空姐脱衣舞
    国际线的入境大厅,到了深夜还是挤满人群。

    从连接机身的伸缩室阶梯,不断的涌出乘客,然後到海关形成长龙。

    在拥挤的人群中,有一组人昂首阔步的走过去。

    和露出疲态以及谍谍不休的众多旅客成对比,这些人的伶俐动作看起来像异类。虽身穿素雅的深蓝色制服,但无法掩饰美丽的身材。

    空中小姐牵著个人用的行李推车,偶尔彼此交谈一、二句话,脸上露出文雅的笑容,让人产生从她们的空间散发出亮丽光辉的错觉。

    在这样华美的一群人中,有一位美丽出众的空中小姐。

    天海杏香。

    身高一七0公分左右,最红的模特儿身材可能也不过如此。

    加上知性和气质形成的美貌,散发出让人不易接近的气息,甚至让人产生傲慢的感觉。

    最近几年,在南太平洋新独立的国家亚克洛西亚,国土虽小,但天然资源丰富。

    这个国家还有一个很大的财产,那就是为增加观光资源成立的东方航空公司。自从成立以来,不断开辟国际航线,带来大批观光客。

    尤其飞往日本的航线最赚钱。

    东方航空本身就是各国家的航空公司合资成立。因此,不只是公司的职员、驾驶员和空姐都是各航空公司精挑细选出来的。

    杏香就是其中一员。

    杏香服务於日本航空公司,能力受到东方航空公司的赏识,被挖角过来。如今只有三十五岁就担任助理座舱长,可以说是空中小姐的最高职位了。

    就在经过海关边的公用门,和同事挥手道别,想去地下停车场的当儿,突然出现两个陌生男人挡住了她的去路。

    「你是天海杏香小姐吧?」

    「是的┅你们是?」

    杏香的脸上露出疑惑的表情。

    身穿有如电影里看到的代表黑社会的黑色西装和领带。西装和衬衫可能都是义大利的名牌货。由於工作的关系,杏香对於服装很讲究。

    说话的男人比杏香的身材高,细长的脸,身材结实、年龄约三十五~四十十岁之间。

    另一个男人的服装比较简单,远不如高个子的。

    杏香在心里推测两个男人的关系。说话的高个子可能是老大,另一个大概是手下。

    男人向杏香靠近,有一百八十公分以上的身材,连杏香都产生压迫感。

    已经超过陌生人说话的距离,杏香皱起眉头,准备抗议,此时男人把手伸入口袋里说∶「天海小姐,有一样东西一定要请你看一看。」

    「什麽呢?你们的态度实在不好,而且我不认识你们,另一方面也要我有时间,我要先回去换衣服。」

    男人露出冷笑说∶「真是失礼了,我是次川,这家伙是阿龙。我们和天海小姐是第一次见面,这样可以了吗?」

    「好吧,要我看什麽呢?」

    杏香仍旧保持介心。

    「是这一张照片┅」

    男人从口袋里拿出信封,杏香接过来看里面的东西。

    「这┅这是┅」

    里面有两张照片,杏香看一眼後就说不出话来。

    照片上是穿学生制服的可爱美少女,脸上露出恐惧的表情。学生制服竟然被撩起,内裤也被拉去,露出尚未成熟的乳房和下半身。其中一张是双腿被分开固定,能看到性器,还有男人的手指把阴唇分开,看到里面的嫩肉。

    「唯┅阿唯!」

    杏香不由得叫起来。

    相片上的少女毫无疑问的是杏香的妹妹唯。

    「这是怎麽回事?为什麽阿唯┅」

    杏香紧张的问衣川。声音发抖,几乎要掉下眼泪。

    「她是你妹妹吧,原来名字叫唯呀。」

    衣川仍旧露出冷笑。

    「你┅你们把我妹妹怎麽了?快说!她在那里?不说,我可要报警┅」

    「请你不要误会,我们是特意给你送来这个消息的。」

    衣川的口吻变了。

    「她十六岁,高中女生。可是听说最近的高中女生都很开放,在可疑的地方进出,为了钱和男人交际,甚至还有吸毒的。」

    「这┅这和阿唯有什麽关系┅」

    「我们的朋友在新宿开一家店,你妹妹就在那一家受到保护,听说和坏男人交往,还拍了那样的照片。」

    「怎麽可能┅」

    杏香简直不相信。

    为了让她进入东京的私立高中,父母把阿唯送到东京,两年来,杏香就和妹妹共同生活。

    杏香知道妹妹的成绩优异,也没有男朋友。

    「听说你妹妹是有名的私立青南女高,这种事被学校知道的话,一定会被开除吧┅更何况这种照片流传出来的话┅」

    衣川做出亲切的口吻,其实只是谎言。可是杏香已失去判断力,只想快点救出妹妹。

    「那麽┅要我做什麽呢?」

    「你好像了解状况了,那就简单,你和我们一起走,带你到受保护的地方。」
    「好吧,但请等十分钟,我要去换衣服。」

    「不用了。为了向你说明,已经浪费很多时间,现在马上就走。」

    衣川说完,转身向前走,阿龙跟在後面,杏香急忙追上去。

    「等一等!我的车在地下停车场┅」

    衣川头也不回的说∶「你若要听从我们的话,要默默的跟来,不愿意的话,你妹妹有什麽後果就不关我们的事了,本来就没有义务保护一个高中生。」

    衣川说完,回头瞪一眼杏香。

    结果,杏香穿著空姐的制服跟衣川走了。

    走出机场大厦,阿龙开来豪华的宾士轿车。杏香把手推车放在行李箱里,坐进汽车的後座。

          *                      *                      *

    阿龙开车,大概行驶了二个多小时,坐在旁边的衣川一句话也没说,只是不停的吸烟。

    就在这种情形下,汽车开到北新宿的一栋公寓前。

    「我妹妹┅是在这里吗?」

    「嗯,行李放在车上吧。」

    衣川说完,迳自向前走。虽然深夜,行人依旧不少,而杏香只能跟在这两人的後面。

    不算新的公寓,墙壁破旧,搭电梯到十二楼。

    阿龙拿出钥匙,打开房门。

    「请进吧。」

    衣川做出女士优先的手势。

    杏香产生恶寒般的感觉,觉得很奇怪,阿唯不是在店里受到保护吗?可是这个房间漆黑,不像有人住在这里的样子。

    「怎麽了?不想进去也没有关系。」

    「不,我进去。」

    「这是为了妹妹,快一点见到她,把她带回去┅」

    杏香这样告诉自己,走进玄关,还来不及脱鞋,衣川把门关上,喀擦一声,锁上门。

    「这是┅」

    杏香还没有说话,电灯就亮了。

    「你不用脱鞋,这里是西式的。」

    房间和走廊都铺著厚厚的地毯。

    衣川走进客厅,坐在沙发上。

    杏香伫立在房中央,阿龙如守门人似的站在门边。

    「这是那里?我妹妹在那里?」

    衣川翘起二郎腿,爱理不理的说∶「你说是在那里呢?」

    「不要开玩笑!把我带到这种地方来!快让我看到妹妹。」

    「空中小姐呀,你差不多该明白了吧?」

    杏香对衣川的话感到厌恶,而且这里的气氛显得特别异常。

    「美丽的空中小姐,差不多该开始脱衣舞了吧!」

    杏香一时不了解衣川的意思。

    很快的,杏香冒出难以克制的怒火。

    「你胡说什麽!像你们这种人┅我要走了!」

    杏香转身想走,可是站在门边的阿龙一动也不动。

    「你让开!我要走了!」

    不管杏香说什麽,阿龙只是冷笑,仍旧一动也不动。

    此时,衣川在背後说∶「我们没和你开玩笑,我们说的都是真话。」

    「不要再说了!快让我出去,离开这里!」

    「即然这样说,就回去吧。喂,阿龙。」

    「是┅」

    阿龙离开房门,杏香松一口气。

    「可是你不理妹妹了吗?现在我们的伙伴在保护,但不知能安全多久。」
    杏香这才想起来这里的目的。

    「你现在大概知道我们不是强迫你来这里的。你想走,随时可以走。」

    「这是恐吓勒索。」

    「是吗?我们没有强迫你呀。」

    衣川说的没错,表面看来,他们并没有绑架妹妹,对杏香也只是摧促她自发性的脱衣服,真是高招。

    「究竟想要我怎麽样┅」

    「我不会说第二次,空中小姐,你自己判断吧。」

    杏香越来越不安,显然的,时间拖越久,对杏香越不利。

    「有什麽证据可以证明我的妹妹在你们那里呢?」

    对杏香的疑问,衣川默默拿起电话机,按键後交给杏香。

    「姐姐,是姐姐吗?」

    「阿唯┅你在那里?」

    「姐姐┅啊┅」

    电话突然断了。

    「阿唯!这是怎麽回事!这算是保护吗?我妹妹在那里?」

    「我也不太清楚,可是看那种情形,大概时间不多了,你还是快一点比较好吧。」

    「你们┅我问你们┅我那样做的话,就能救出我妹妹吗?」

    「什麽救不救的?多难听呀。是你妹妹在电话里要求救她吧?」

    「这┅」

    实在是狡滑,如此一来,连把妹妹当人质胁迫的事实也抹煞了。

    结果是杏香以自己的意思做了脱衣舞。但也没有时间犹豫了。

    「好吧┅我做。」

    杏香咬紧嘴唇,无法正视衣川,半长的头发束在脑後,杏香看著地毯,伸手想取下制服的帽子。

    「帽子不必取下。」

    杏香只好放手,解开制服上的钮扣。

    在机上发出高雅气质的制服,在公寓的日光灯下,显的不搭调,甚至感到可笑。

    为什麽不取下最能象徵空中小姐的制服帽子呢?是要保留空中小姐的身份加以羞辱杏香吗?

    杏香以颤抖的手解开双排的金色钮扣,脱下上衣时,立刻感到更加的不安。
    在飞机上服务时是脱下上衣,在衬衫上系一条围裙,从来不会只穿衬衫为旅客服务。

    脱下上衣後,更强调了杏香的身材,就算穿著衬衫,也能知道她用的是E罩杯。

    向下到了腰部变得很细,到了臀部又很丰满。

    可以说是魔女的身材。

    「空中小姐,请继续吧。」

    衣川点燃香烟说。在她背後的阿龙,瞪大眼晴看这一幕。

    「知道┅」

    杏香忍住发抖的声音,解开围巾,用修长的玉手解开衬衫的钮扣。

    解开衣袖的钮扣,杏香毅然的脱下衬衫,出现只剩乳罩的胸部。

    虽然是朴素的米黄色,但材质和手工都是一流的。

    杏香在稍犹豫後,把手放在窄裙,这时衣川指示她不要脱鞋。

    杏香拉开裙子的拉链,使裙子慢慢的滑落。

    杏香拾起裙子,放在上衣上,然後脱裤袜。

    站在房中央的杏香身上,只剩下帽子和半高跟鞋,以及乳罩、三角裤。

    「怎麽了?还没有完吧?」

    衣川的声音很冷酷。

    「唔┅」

    杏香忍著泪,继续动作。

    双手送到背後,解开乳罩的挂钩。受到解放的双乳,同时摇动。

    杏香用手臂掩饰胸前,小心的脱去乳罩。即使用手臂也无法掩饰丰满的双峰。
    「哇!真了不起。」

    一直没有说话的阿龙吹起口哨。

    「空中小姐,有多少公分呀?」衣川问。

    「八┅八十八公分。」

    「D罩杯吗?」

    「是E罩杯。」

    「真了不起,真的有八十八吗?如果再揉几下,马上不就九十了吗?」

    阿龙笑著说,衣川也点点头说∶「对充满知性的空中小姐而言,是太大了吧。嘿嘿,继续吧,还剩下最後的一件。」

    「这个也要脱吗?」

    「不愿意也可以┅那样我们就回去了。」

    「唔┅真卑鄙!」

    杏香为强烈的屈辱感皱起眉头,但还是把手放在三角裤上,为避免从窄裙露出裤线,穿的是丁字型三角裤。

    开始向下拉三角裤,到了露出阴毛的时候,杏香的手停止了。

    啊┅这是为什麽?我为什麽这样做呢?在这样的另人面前┅

    杏香气愤的落泪,是自视高的空中小姐的泪水。

    三角裤终於落在脚下。

    杏香低下头,嘴在颤抖,一手挡在胸前,一手放在胯下,头上还有空中小姐的制服帽子,脚下有黑皮鞋,这种样子显得特别性感。

    「我脱了,这样可以了吧。」

    「不行!把手拿开,也不能这样弯腰驼背的,要像平时一样挺直身体,露出看不起男人的神态,所以才让你穿皮鞋的。」

    「这┅」

    杏香感到犹豫,但还是慢慢的双手离开胸前和胯下。

    「噢!出现了!」

    看到杏香八十八公分的E罩杯丰乳,阿龙发出赞叹声音,然後注视她的胯下。
    「哟!那里的毛很美,份量也不少。」

    「不愧是当红的空中小姐。」

    「唔┅」

    杏香的眼睛看地下,屈辱使她的身体颤抖,感觉得出男人的视线缠绕在她身体上。

    肮脏的视线似乎把身体也弄脏了。

    「要挺直身体呀,摆出模特儿的架势。不,应该说是空中小姐的架势吧。」
    衣川说完大笑。

    杏香经过一阵犹豫,终於抬起头,挺直身体,挺出酥胸。

    一苹脚後退半步,和前脚形成美妙的十字型,这样可以显示出最美妙的双腿曲线。

    杏香从萎缩的囚犯一下变成气质高雅的女皇。

    杏香好像在向男人夸示美妙的身材,嘲笑男人们高攀不上的丑态。

    乳房完全形成半球形,甚至还超过半球形。腰是柳腰,但臀部丰满的突出。
    下腹部柔软而丰满,维纳斯山丘也微微隆起,山丘上长满茂密的黑毛。本来应该形成倒三角形,但为了穿高开叉三角裤,左右两侧经过修整。

    双腿的曲线更令人赞叹。

    空中小姐的工作以站为主,所以腿非常结实。杏香的腿不细,但双腿匀称,曲线美丽。

    衣川和阿龙的眼睛都盯在杏香的身上,没想到最红的空中小姐的肉体如此的美妙。

    杏香也感觉得出男人的视线集中在她的身上。

    啊┅他们在看我的身体。

    怦怦!

    过去从未有过的感觉从杏香如电流般掠过。

    与此同时,原来充满屈辱的心多少染上了淫猥的色泽。

    要看就看吧!你们不是想看我的身体吗┅

    杏香更挺起胸部,摆出完美的姿势,不知何时,一手插在腰上。

    头上的制服帽子特别醒目。最红的空中小姐将自己的裸体显示得有如一尊维纳斯的肖像。

    杏香告诉自己要保持自尊心,保持空中小姐应有的自尊。身体即使受辱,但空姐的精神不能崩溃。

    杏香有了此一决心後,脸上更充满知性和高雅的气质。

    「嘿嘿,乳头也翘起来了。」

    阿龙的视线在杏香的裸体上徘徊。

    杏香的体内感到火热。

    「愿意在我们的面前露出裸体,又要保持空中小姐的自尊,你这种精神很不错。」

    「你们的要求我做到了,快告诉我妹妹在那里。」

    「你不用急,脱衣舞还没完呢。」

    「你说什麽?我把衣服脱光了呀,还做出这麽难为情的姿态。」

    「你大概还没有看过脱衣舞吧!这也不能怪你,高贵的空中小姐怎麽会去小戏院看脱衣舞。」

    「这是什麽意思?」

    「拉开阴户给我们看。」阿龙在一旁说。

    「你要用自己的手拉开阴户给我们看。对吧!老大。」

    「嗯,这是脱衣舞娘必有的动作。」

    「这┅」

    杏香吓呆了。

    只是露出裸体┅这样的想法支持杏香脱光衣服,摆出姿势。

    要我用自已的手┅

    这是做梦也没有想过的事。

    「空中小姐,到底做不做呢?」

    阿龙在旁边摧促。可是杏香一动也不动,勉强恢复的自尊,在刹那间遭到破坏,挺直的身体又开始松弛。

    「不行了,阿龙,我们走吧。」

    衣川说完,站起来。听到要离开房间的脚步声,杏香不顾一切的喊叫。

    「等一等,我做。」

    「是吗?」

    衣川露出得意的笑容,回到沙发坐下,开口道∶「那麽开始吧。不过,空中小姐呀,以後不要再这样拖拖拉拉的,我说什麽要立刻做,知道吗?」

    「是┅」

    「阿龙,你好好的教育这位空中小姐吧。」

    「知道了,嘿嘿。」

    杏香答应了,但不知该怎麽做才能把大腿的东西展现出来。

    「不要发呆,快一点坐在地上。」

    阿龙好像很愉快的样子。

    「是┅」

    杏香急忙坐下。

    「虽然还有站立或蹲下的姿势,因为你没有经验,才让你用最容易的坐姿。」
    阿龙站在杏香的旁边,低下头说∶「这样把腿分开。不行啦!空中小姐,像你这样分开腿的方法,什麽也看不见,要完全分开!」

    「可是┅不能再┅」

    杏香在屈辱中勉强分开双腿,但无论如何也无法超过肩宽。

    「急死人了,要这样!」

    阿龙站到杏香的双腿之间,用腿把杏香的腿向左右分开到最大限。

    「啊┅这样┅」

    杏香不由紧咬嘴唇,告诉自己要忍耐,不然无法救妹妹,但低下头後就抬不起来。

    「这样怎麽看得见阴户,把屁股挺过来。对┅这样就好多了。」

    这时候,杏香的屈辱不但未结束,还是刚开始。

    「还不快用自己的手指把阴户拉开。」

    阿龙抓住杏香的手,送到她的胯下。

    杏香不由得做出想甩开阿龙的手的动作。

    「哼!还想高高在上呀。也没有关系,只要你自己能把阴户拉开就行了。」
    看到阿龙露出凶恶的模样,杏香只得把手指放在肉缝上,慢慢的向左右拉开。
    啊┅我怎麽会这样┅

    不仅耻骨的阴毛茂密,杏香的肉缝也被很多阴毛覆盖。

    身体的其他部位,连汗毛也很稀薄,唯有阴部非常茂密。

    手指分开毛质很硬的阴毛,杏香的细手指放在阴唇上,开始慢慢的分开,露出其内鲜丽粉红色的嫩肉。

    「你还摆什麽高雅的气质!快一点吧!」

    怒吼声使杏香的身体颤抖,颤抖的感觉传到手指,终於把阴户向左右拉开。
    「啊┅」

    杏香终於用手指把阴唇拉开到最大限。

    「很好,就这样不要动。嘿嘿,你只要肯做,不地做到了吗?」

    阿龙很高兴的伸头向杏香的胯下看。

    「空中小姐呀,这样看不到你的脸。像刚才那样抬起脸,用轻视的表情看我们吧。」

    「快照老大的话做!」

    阿龙抓住杏香的头发,用力拉。

    「唔┅」

    杏香只能在用手分开阴唇的情形下,抬起头面对男人们,好像阴部的内脏都能看到,头上的空中小姐制服的帽子使这种情景显得更悲惨。

    两个男人的视线都集中在阴部,受到火热的视线的注视,杏香的阴部如火般热起来。

    「这个姿势很好看。」

    阿龙的头伸入杏香的胯下,鼻尖似乎碰到阴唇。

    杏香知道他在闻那里的味道,很想松开手,闭合阴唇。

    「就那样不要动!」

    今天是从飞行的任务直接来这里,如果没有一点脏,那是骗人的。至少飞了八小时以上,竟然把鼻尖靠近汗和其他味道混合的阴部。

    可是阿龙笑著说∶「嘿嘿,原以为会有什麽味道。真不愧是高级的空中小姐,连这里的味道也是高雅的。」

    「阿龙,差不多了。」衣川说∶「及格了。我以为你这高级的空中小姐是做不到的,没想到还是做到了,令我刮目相看。」

    「这样可以把我妹妹┅」

    杏香正要松一口气的时候,有什麽东西扔在地上。杏香看到後,更加紧张了。
    「这是┅」

    「不错,是电动假阳具。不过,和对肩酸痛有效的东西是不相同的。」

    滚到杏香双腿之间的那个东西正是电动假阳具。

    「这个东西┅」

    「要表演手淫秀,这是脱衣舞必有的项目,你当然也免不了了。」

    「不要┅」

    「不要胡说┅」

    杏香在心里这样大叫,但并没有说出来。不做就不能救妹妹,如果提出抗议,衣川可能掉头就走,那样就无法救妹妹了。

    杏香在强烈的屈辱中,伸手拿起电动假阳具。

    阴茎长度约十公分,也不是很粗。但因为是无线的,电池装在里面,所以觉得很粗,根部的分岔也让杏香感到害怕。

    「空中小姐,怎麽了?和你自己喜欢用的东西比较,怎麽样?还满意吗?」
    听到阿龙卑鄙的话,杏香不由得瞪视他。

    「哟,好可怕。不过,拿起假阳具来,快插入阴户里吧,别让老大等急了。」
    杏香总算能倒握假阳具,但做到这里,手就不能动了。

    「空中小姐呀,这是最後一次,看你要不要做手淫秀了。」

    否香已经没有选择的馀地了。

    「好吧┅我做。」

    杏香下了决心,将假阳具对正自己的肉缝後,闭上眼晴。

    「不是这样的,空中小姐。为了容易看到假阳具进去的样子,要像刚才那样自己分开阴户後再插进去。」

    「那种事┅唔┅」

    啾┅

    「┅」

    发出很小的声音,但每个人都听到。杏香的肉缝受到男人们的视奸,不知不觉中湿润了。

    湿润的阴唇被拉开时,发出水声。

    「已经湿了,空中小姐的阴户早就湿润了,原来是好色的空中小姐。」

    阿龙在一旁得意的起哄,杏香被打入羞辱的深渊中。

    为什麽?为什麽这时候会被这样的男人看到┅

    杏香知道自己的体内有火在燃烧,高级空中小姐的美妙肉体在卑贱男人视线的刺激下燃烧了。湿润的肉缝即是最好的证明。

    「开始插进去,插进空中小姐湿淋淋的阴户内。」

    杏香终於把假阳具的前端对正肉缝。

    只有这样做,如此之外没有其他方法。

    用力插进去。

    「唔┅」

    已经形成可能接受状态的肉洞,几乎没有抗拒的把人造肉棒接受到一半。
    灯光照在塑胶制的阴茎上发出反光,一次无法插到底的假阳具,在杏香反覆短距离抽插数次後,逐渐深入,沾上蜜汁的假阳具发出灿烂的光泽。

    「她在干了,嘿嘿!」

    衣川得意的笑了。

    杏香已经看不到四周的景色,用自己的手将假阳具插入阴户,内在精神几乎错乱的屈辱中,意识越来越模糊,偶尔还会产生她自己都会惊讶的强烈快感。

    这是什麽感觉?难道这是┅

    肉洞把假阳具夹紧。

    在这样的状况下,杏香的那个部份简直像另外的生物,更渴望得到肉棒。
    杏香的手一阵犹豫後伸到最後的部份,用力抓紧假阳具的根部,一下插入到底。

    「噢!」

    那是非常强大的冲击,本来还抬起上半身的杏香,不由得倒下去。

    「她有性感了。」

    「嘿嘿,空中小姐也太会忍耐了吧。」

    「这是手淫秀,所以继续下去,直到真的要 出来为止。」

    「唔┅」

    说起来长度只有十公分左右,不是什麽好大的假阳具,但插入的感觉远超过想像,更何况插入到根部时,杏香觉得前端已碰到她的底部。正确的说,由於长度不够,只是勉强接触到的程度,但也使杏香的身体刹那间会失去平衡那样,受到极大冲击。

    不能这样,这样会真的┅

    杏香当然不想真正的做到 出来┅

    事实上,在假阳具的威力下,杏香的身体无法承受。

    「空中小姐呀,还不快继续弄。要认真的 出夹, 的时候要说。」

    「唔┅」

    杏香把插入到底的假阳具拉出来,假阳具上沾满蜜汁。

    抓住假阳具的根部,也就是有电源的较粗的部份一下插入到底。

    「噢!」

    噗吱!

    发出淫靡的声音,又拉出来,然後插进去。

    「唔┅啊┅」

    杏香忍不住发出哼声。

    仰卧的身体逐渐形成弓型,雪白的肉体和深色的地毯形成强烈对比。

    修长的双腿分开到最大限,在中央部份插入假阳具,而且是杏香的手在操作。
    用力插入时,杏香的身体立刻颤抖,拔出来後,迫不及待似的又插进去,至少看起来是如此。

    不知何时,杏香为使假阳具尽可能的插入,高高抬起屁股。

    变成用双手握假阳具了,有节奏的,也用力的抽插假阳具。

    噗吱┅噗吱┅

    每一次都发出淫靡的声音。

    「啊┅我这是怎麽回事┅」

    「噢!」

    只要稍放松紧张的情绪,立刻有甜美的快感涌出。

    杏香拼命的咬紧牙关,双手不停的抓紧假阳具抽插。看起来速度更快了。
    「她想干到底了。」

    「真了不起┅」

    那种情景,使阿龙感到惊讶。

    杏香的身体好像里面有火一般染上粉红色,身体汗湿。

    插入假阳具後拉出来时,杏香的身体便摇摆。

    仰卧後仍旧保持美好的形状不规则的颤抖,乳头好像在半空中写字一样摇摆。
    戴在头上的帽子几乎要脱落。

    不行呀!这样下去,会真的 出来┅

    杏香本来很少手淫,只有月经来时还长途飞行,无法入睡的当儿会伸手到胯下。

    但也只是随便摸一摸,从未因手淫而 出来。

    而今,竟然在男人的面前被强迫手淫,还这样激烈操作第一次用的假阳具。
    「阿龙,替她打开开关吧。」

    「是。」

    阿龙看得忘记最重要的事了,抓住杏香的手,让她暂时停止抽插後,打开开关。

    「噢!」

    假阳具立刻有了生命,开始振动扭转,好像要把刺激送到肉洞内的每一部位。
    啊┅太厉害了┅

    「噢┅」

    杏香抬起後背,发出表示快感的哼声。下巴上仰,头上的帽子被压扁。

    同时分开双腿的屁股高高抬起,在那中心有假阳具猛烈抽插。

    有声音後的假阳具的威力似乎超过先前好几倍。

    本来还多少能克制自己的杏香,此刻已到界限,眼看就要崩溃了。

    噗吱┅

    从胯下传来淫靡的声音,溢出蜜汁湿润大腿。

    杏香的双手抓紧假阳具,速度更快了。

    「看她这种样子差不多了。」

    衣川说时,阿龙猛吞口水。

    「不行了┅不行了┅」

    就在这刹那,假阳具的分岔正确的找到杏香的肉芽。

    「噢┅唔┅ ┅ 了┅」

    高贵的空中小姐终於达到快感的绝顶。

    这时除了衣川和阿龙之外,还有一双眼晴凝视著的杏香美丽肉体。


                  第二章  机上影片是空中小姐的手淫录影带
    「天海小姐,你在听吗?天海小姐!」

    「嗯?哦,对不起。」

    杏香突然清醒过来。

    这样在办公室里,杏香都有难以相信的感觉。整理一下围巾和帽子。

    无论在何处,都会想起那一天受到凌辱的种种情景。事情还没有经过一星期。
    现在这样整齐的穿上空中小姐的制服,身体里好像还有骚痒感。

    那一天的问题是发生在手淫後。

    当杏香用假阳具手淫达到性高潮时,男人们没有再要求其他的事就放走杏香。当时的杏香已经有了真正被男人凌辱的心理准备。

    可是衣川允许杏香穿上制服。

    在快感的馀韵中,全然无力的杏香,在惊愕中穿好衣服,然後被带去的地方竟然是杏香自己的公寓。而且在房间里有妹妹露出痴呆的表情等在那里。

    「唯!你还好吧。」

    杏相冲过去抱紧唯。

    穿在身上的学生制服凌乱,头发地散乱,使杏香联想到最坏的状况。

    听到妹妹慢慢说出当时的情景後,在惊慌中也让杏香松一口气。

    唯放学时,有男人来说是杏香托他们来接她,然後如绑架般把她拉到车上。
    在平时的话,唯会很小心的拒绝这种事。当时未抗拒就上车,是因为那个人拿出东方航空公司的徽章。

    「真的,和姐姐的一模一样。现在想起来,也许是伪造的。」

    上车後被带去的地方就是这个公寓。

    唯被拍照,和杏香通电话的地方,原来就是自己的公寓。

    「我还以为你被绑架了,气死人了。」

    其实,和绑架没什麽不同,就是这个房里,唯被三个男人强行脱去衣服,还拍下几张难以见人的相片。拿给杏香看的就是这个照片。

    不过,唯没有受到更进一步的暴行。在电话里和杏香说话後不久,男人们离开了。

    虽说没有受到暴行,但被剥光衣服,拍下露出阴户的照片。

    受到强烈的打击,唯是连喊求救的声音也发不出来。一直等到杏香回来,才能慢慢说话。

    「天海小姐,没事吧?你好像有心事。」

    「是┅不要紧,很对不起。」

    杏香拼命的摔开动则出现在脑海的不祥幻想,打起精神,面对眼前的男人。
    隔著桌子,和杏香面对面坐著的男人是糟田。

    他是东方航空公司的管理部部长,同时也是董事,杏香等空中小姐都在糟田的管理下。

    「对你的服务态度大家都有好评,新进的空中小姐也很信赖你,站在公司的立场也很高兴。」

    「是┅」

    糟田年约四十五、六岁。每月一次,糟田会和机上的服务人员面谈,这是东方航空公司的规定,如果没有特别的问题,寒喧几句就会结束,也可以说是了解基层的意见良好的制度。

    说不出什麽原因,杏香就是不喜欢这个人。

    表面上没什麽问题,对他的过瘦贫相以及说话的口吻,觉得是个人的体质,不能挑剔。

    可是听说会对新进的空中小姐动邪念,这样问大家的意见,可是不曾采用过。
    现在也发觉用色情的眼神不停的看杏香的胸前、双腿,使杏香感到不快。
    「现在有人提议要更改空服员的制服。」

    「更改制服┅」

    意外的话,使杏香不知如何回答。

    「就是要把现在的裙子更缩短一些。」

    「更缩短?」

    「嗯,现在的制服固然是迷你,也只是露出膝盖而已,要改到膝上二十公分,同时也改穿高跟鞋,一定会得到好评。」

    看到糟田露出色眯眯的面容,杏香感到生气。

    「我反对。部长知道空服员们的意见吗?很多人都说现在的制服只注重设计,而轻视功能,弯身和蹲下去时必须要特别小心。」

    「这是说已经习惯现在的迷你裙了,再短一点也没什麽了不起吧。」

    「膝上十公分和二十公分差多了。如果是二十公分,只是坐下就会露出内裤。送餐点时,要从餐车的下面拉出餐盘,那样短的迷你裙,再穿高跟鞋的话┅」

    那样岂不全露出来了!

    看到无动於衷的糟田,杏香逐渐激动起来。

    「本来就因为东方航空的空服员穿迷你裙而受到男性的恶作剧,故意把东西扔在通道,要空服员弯身拾起是常有的事。」

    杏香停顿一下又说∶「向靠窗边的客人送餐时,坐在通道测的乘客会向裙内看,甚至有人还撩起裙子。在通道上擦肩而过时,常有摸屁股的行为。」

    「哦。」

    「轻轻的提出警告,有的乘客竟然说你们穿迷你裙不就是要给客人看的吗?如果变成二十公分┅」

    会变成什麽情景,杏香根本不敢想像。

    「是吗?穿膝上二十公分迷你裙的空服员,应该会受到欢迎的,我认为。」
    「大概会吧。可是一旦那样的时候┅」

    杏香把辞职的话吞回去。

    「我想,所有的空服员都会坚决反对的。」

    看到杏香的坚决态度,糟田耸耸肩说∶「好吧,你的意见我会参考的。」
    杏香知道这个人说的根本不是真心话。

          *                      *                      *

    和糟田谈话结束後,杏香如往常一样开始上飞机工作。

    工作时,能让她短暂的忘记不快的事情,忙碌能使她的情绪稍缓和。

    可是┅那些男人的真正目的是什麽呢?不可能那样就算了吧┅

    「领班,乘客全部就位了。」

    年轻的空服员向杏香报告。

    「柏木,你去准备放影片吧。」

    说是年轻,也和杏香差两岁而已,这是因为杏香当领班太年轻之故。

    「另外没有什麽麻烦事吧?」

    每一次飞行都会发生一、二件麻烦事,尤其关於迷你裙。

    「是┅头等舱的客人不断的要求送酒和送菜,这是没有关系,但送去时总会摸屁股。有了酒意,还会掀裙子或摸胸部,提醒他注意也不听,刚才还要我坐在他的腿上。」

    柏木美奈露出犹豫的表情。

    「好吧,下一次他叫人的话,告诉我,我去。」

    「领班,对不起,谢谢。」

    看到美奈恢复笑容,杏香才放心。

    现在的制服就有如此多的麻烦,怎麽可能更短。必要时要大家一起反对改变制服才行┅

    就在杏香这样想的时候,突然听到座舱传来尖叫的声音。

    「什麽事?」

    杏香立刻恢复空服员应有的镇静。

    可是尖叫声不只一位女乘客,各处都发出尖叫声,还有男人的声音。一时之间,座舱里大骚动。

    这是什麽?怎麽会┅

    杏香也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形,真不敢相信。

    机内的电视萤幕出现杏香手淫的场面。

    突然变成特写,出现杏香的阴部,假阳具插在阴户内进进出出。

    电视的声音是直接送到乘客的耳机,没有戴耳机的人听不到声音,但戴耳机的人一定能听到杏香的淫靡声。

    「喂,这是什麽?」

    「你们快想办法呀!」

    「哇!全看清楚了。」

    在乘客的呼叫声中,杏香立刻清醒过来。

    「对不起,马上就┅」

    立刻跑到录放影机处,停止录影带的播放。就是这样简单的动作,因为心跳得快要爆裂而做得不顺利,终於停止录影带的播放。

    「领班,究竟那是什麽?」

    美奈脸色苍白的冲进来,因为放进录影带的是她。

    「柏木,是你装上去的吗?」

    「是我,可是┅」

    杏香仔细看录影带,和平常放在架子上的录影带一模一样。

    由於春假期间,全家的旅客较多,按程序表上贴的是卡通标签。

    「为什麽有这种东西混入,我一点也不明白。」

    杏香听不见美奈的解释,只是用力抓紧手上的录影带。

    「竟然做出这种事,可是┅」

    这种像A片的录影带放给旅客看,站在公司的立场是绝不可原谅的。但杏香的脸色苍白是因为播放的内容。

    如果知道那个录影带的人就是我┅

    「唔┅」

    「领班┅」

    「我知道了,你回去工作。我知道这不是你的错,一定是什麽人的恶作剧。」
    「是。」

    美奈这才放心。

    「还有,关於刚才的录影带┅你看到放出来的是什麽人吗?」

    「这┅因为是刹那间的事,我正好有客人叫,我不知道是什麽样的女人会出现在影片里。」

    「说的也是。」

    「只记得戴我们公司的帽子┅」

    杏香很紧张,仔细观查美奈的表情,好像真的不知道那是什麽人。

    美奈回到工作的岗位。

    杏香做一次深呼吸,拿起麦克风向旅客道歉。看来等一等要多做服务,送一件小纪念品才行。

    为商量这件事,杏香向驾驶舱走去。

    「那个录影带什麽时候┅」

    绝望感使杏香的心情沉闷。

    到达目的地後,杏香也没有得到休息,第二天回日本的航程中并没有发生特别的事。

    特别不放心的是唯。本来把唯一个人留在家里就很担心,打过很多次电话都没有问题,但很明显的,事情并未结束。

    原以为只有两个男人,事实上可能还有同伙,从其他的房间用录影机偷拍的。
    不只是直接袭击杏香的两个男人,可能是大规模的行动,如果是有组织的话,杏香可能就无能为力了。

    也想到报警,可是证据只有刚才那一卷杏香手淫的录影带。

    如果包括当时的一切经过,一如衣川所言,杏香是主动的表演手淫。

    不只如此,还有唯的照片┅我自己暂且不说,绝不能影响到唯的将来。

    可是杏香和唯等於是完全被魔掌所掌控。

    而这件事在杏香回国时立刻发生。

    担心和上一次一样衣川等人在通过海关的地方等待。等到安然通过後,这才松一口气。

    就在杏香走进机场内的东方航空公司的办公室,准备去更衣时,公司的女职员来找她。

    「天海小姐。」

    「是。」

    「有你的电话,是衣川打来的。」

    「┅」

    杏香的心几乎冻结了。拿起电话时,果然传来衣川的声音。

    「嗨!你现在到了吗?真是辛苦了。」

    「你┅你们做那种事┅」

    「你这样说我还不明白。不过,你好像很满意的样子,空中小姐天海杏香主演的A片。」

    「你们究竟是┅」

    「这个详情,等以後慢慢的说吧。你要来我们这里,就是上一次的公寓。」
    「我怎麽可能去那种地方!我要报警!」

    「是吗?我们以为没有做出什麽见不得人的事情,所以也没关系。不过,天海杏香主演的A片不知道会怎麽样,那个东西还让我们花了很多心思,放出去时要看不清楚面貌。放心吧,原带是把你的脸和阴户都拍得很清楚。」

    杏香的脸色苍白,知道自己完全没有胜算。

    「除了录影带,还有著名高中的女学生照片,连阴户里面都看得一清二楚!这些照片算是录影带的赠品。」

    「知道了┅我去。」

    「不愧是高级空中小姐。我们也不必多费唇舌了,公寓的地址是┅」

    杏香把衣川说的地址记在心上。其实上一次被带到那里就知道那个地点了。
    「那麽,我们在这里等你,还要穿空中小姐的制服来,和上一次一样,千万不要有多馀的举动。」

    电话说到这里就切断了。

    
                    第三章  美丽的空中小姐恶梦般的内衣秀
    到地下停车场,把手推车放进车箱里。

    杏香用一小时半的时间到达公寓。

    按衣川的要求,穿空中小姐的制服走进公寓,幸好没有遇到别人。衣川指定的房间和上一次一样。

    举手按门铃前,门打开了。开门的是阿龙。

    「来的很快,是开快车了吗?」

    「阿龙,不要说无聊的话,快请空中小姐进来吧。」

    听到衣川的声音。杏香走进客厅,从背後传来锁门的声音。

    客厅和上一次的情形一样,除了衣川坐的沙发外,没有任何家俱。

    啊┅我就在这里┅

    上一次杏香做假阳具手淫秀就是现在站立的地方,而现在杏香仍旧穿著东方航空公司的制服站在这里。

    「又要做什麽,难道是┅」

    当然杏香无法说出假阳具手淫的话。

    「不会让你做同样的事情,今天要请你做更实际的事。」

    「什麽实际的事?」

    杏香感到害怕。

    「现在,露出内衣给我看看吧。」

    衣川开始提出要求。杏香犹豫一下後立刻服从。

    先取下围巾,然後打开上衣和衬衫的钮扣,拉开。

    「哦┅」

    那是很朴素的蓝色内衣,采用华丽蕾丝的半碗形乳罩。

    以杏香的尺寸,买国产品会受到限制,所以飞去法国顺便买的。

    杏香抓住迷你裙的裙摆,拉起。在黑色的裤袜下是和乳罩成双的三角裤。
    杏香感觉出衣川和阿龙的视线集中在她的身上。

    杏香低下头,皱起眉头忍耐,确实能感受到男人的视线,开始感到下腹部热起来。

    「嗯,不错,但还有改进之处。身为高级空中小姐,应该再穿华丽一点。」
    「华丽的内衣?」

    其实,杏香对内衣很讲究的,固然有尺寸的问题,但大部份的内衣都是国外的名牌货,和他们所说的华丽,好像不同。

    「脱吧。」

    终於提出要求。杏香不得不服从,咬紧牙根,准备脱上衣。

    「制服不要脱,只脱内衣裤。」

    「什麽?」

    「照我的话做,快一点!」

    杏香只好服从衣川的命令。

    杏香伸到後背,解开乳罩的挂钩。肩带是可以拆下的,所以能轻易的取下乳罩。

    受到乳罩压迫的乳房跳出来。在制服下,看起来似乎大了一圈。已经很快勃起的乳头和衬衣摩擦,杏香意外的产生性感。

    杏香的手伸到下半身,不脱裤袜是无法脱三角裤。杏香犹豫一下後,脱去皮鞋,然後脱裤袜。

    必须把迷你裙拉到肚子上,要脱去裤袜时,衣川又提出要求。

    「转一圈给我看。」

    杏香这就样露出下腹部转一圈,不知不觉的做出如模特儿的动作。

    东方航空公司的空中小姐,为了随时都能展现美姿,所以做各种训练。

    为了穿迷你裙,选择穿丁型三角裤,使得屁股完全露出来。转身的样子,真令男人喝采。

    「好了,脱吧。」

    杏香拉到一半时,手不由得停下来。

    这样┅还是无法占有我的┅

    毅然的拉下去,露出茂密的阴毛。杏香低下头,从脚底脱去三角裤。

    「嘿嘿嘿,漂亮的毛毛出来了。」

    阿龙发出淫笑声。

    在不能拉下迷你裙的情形下,杏香暴露出下半身伫立在那里,感受到男人的视线集中在屁股和阴毛上。

    从夹紧的大腿根感到火热的溶化。

    「再把鞋穿上,然後打开吧。」

    「打开?」

    「就是你自己把阴户拉开,上一次你不是做过了吗?」阿龙补充说。

    啊┅又要做那件事了┅

    杏香准备坐在地毯上。

    「这一次要站著弄,裙子就那样撩起吧。先把身体转过去,尽量分开大腿。上身弯下去,最好头能碰触到地面,这样用自己的手把阴户分开。」

    杏香背对衣川分开双腿。

    「不够,还要再分开!」

    这样做下去,杏香的苹腿形成三角形,而胯下部份则形成钝角。如此弯下上身的用意,杏香是知道的。

    这样的话,一切都┅

    首先是肛门完全暴露,当然下面的肉缝也看得很清楚。

    「空中小姐,快用手分开吧。」

    「唔┅」

    羞耻感使杏香发出哼声,但还是把手伸到胯下,亲自拉开肉缝。这时已湿润的内部,形成黏液的线条。

    啾┅

    声音虽小,但和房间里发出大音响没有什麽不同,杏香的脸立刻红了,全身也迅速染成粉红色。

    裸体和性器被看到时还能勉强抑制的性感,此时全部爆发出来。

    「对,这个样子能看得很清楚。」衣川说。

    双腿分开到极限抬高屁股的姿态,在明亮的灯光下完全展现出来。

    尤其身上还穿空中小姐的制服,显的更加淫猥。

    「阴户还蛮漂亮嘛。我还以为用了很多,原来颜色还没有变黑。里面粉红色的样子,看了就觉得很舒服。」

    阿龙露出高兴的神情。

    「不过她的阴毛真多,连肛门的四周都长出来了。」

    「不,没有!」

    杏香不由得喊出来。男人们确实夸大其词了。

    可是杏香的肉缝,连左右都有阴毛,肛门周围有细软的毛也是事实。

    听到男人们说到肛门,杏香不由己的缩紧那里。阿龙见状,大笑道∶「哟,缩紧了,简直像海葵一样。不过,空中小姐,这些毛你要如何解释呢?」

    阿龙用力拉几根毛。

    「痛!」

    「看吧,空中小姐的阴户长满了毛。」

    阿龙从杏香的背後伸出头看肉缝,他的脸接近到呼吸会喷到的程度。

    杏香不由得想站起来逃走。

    「谁说你可以站起来了!还要把屁股抬高,双手分开阴户!」

    「啊啊!」

    脖子被压住,杏香被迫做更屈辱的姿势。

    肉缝被自己的手拉开,露出其内湿润的模样。

    「看吧,空中小姐的阴户已经热得如火,希望有肉棒插进来,那麽我给你冷却一下吧。」

    阿龙说完,向肉洞吹一口气。

    「不要胡说┅唔┅」

    阿龙的嘴就在伸出舌头能碰到的位置。杏香的阴户感到一阵火,体内产生受到强烈冲击的感觉,同时知道溢出蜜汁,但无法阻止。

    这种情形立刻出现。

    就在阿龙的眼前,溢出的蜜汁呈一条线掉在地上。

    「哟!空中小姐的阴户忍不住了,流出口水了!」

    「不是的!那是┅」

    就是抗议也没有用,想到那里被男人看到,就从体内不断的涌出蜜汁。

    「好了,差不多该走了。」

    「是,老大。」

    阿龙立刻离开杏香。

    「空中小姐也不要还在那里摊开阴户,要准备出去了。」

    杏香终於站起来,拉下裙子,重新穿好衬衫和上衣,系上围巾。立刻出现姿态端庄的空中小姐,好像根本没有发生任何事,但这一次完全没有穿内衣。

    「要去那里?」

    「哦,你的好奇心还真强烈呀。听说好奇心强烈的女人,那方面也很活泼的。」

    「胡说,根本没那回事。」

    「有没有那回事,这是最好的证明。」

    衣川用脚尖指的地方就是刚才掉下的蜜汁,弄湿地毯的湿痕。

    「那是┅」

    杏香无言以对。

    「没有关系,叫人来洗地毯就行了。走吧!」

    衣川向前走,阿龙跟在後面,杏香也只好跟著走。

    衣川没有乘车,也没有回头,只是往前走,逐渐走入歌舞妓盯的人群中。
    杏香的身上仍旧穿空中小姐的制服。在这样的风化街,她看起来就像风尘女郎。

    没穿袜子的双腿感到寒冷。

    衣川走进繁华街巷口的商店。并不很大,但橱柜里是五彩缤纷。是一家内衣专卖店。

    「这里是┅」

    「进来吧,空中小姐。想送给你符合你的气质的内衣,所以要你来这里。」
    店里已经有客人。女人都打扮得花枝招展,可能是由恩客带来的吧娘吧。
    「衣川先生,欢迎光临。」

    一个矮胖的男人露出奉承的笑容走过来。

    「嘿嘿,小久保,今天带来合你口味的客人了。怎麽样?是美女吧。」

    小久保好像得到特许似的,在杏香的身上打量。那种样子使杏香感到恐惧。
    「确实是上等货色,我还没有看过这样的美女。不只脸好看,身体更不得了,只是,身体显得比知性更性感。」

    「你胡说什麽!」

    「嘿嘿,对不起。」

    杏香不由得责难,但对小久保并没有发生任何效果。

    「老板,今天要你选择最适合这个女人的内衣。」

    「是,请到这边来吧。」

    小久保想往里面走时,衣川说∶「不用去了,就在这里。这个橱柜就是最好的试穿室。」

    「你说什麽?」

    虽然稍进入巷口,但这是日本最豪华的风化区,外面的行人络绎不绝。

    「太好了。美丽的空中小姐在这里做模特儿,真是太好的宣传了。」人「好了,你去选最华丽和性感的内衣来吧。」

    「遵命。」

    杏香立刻提出抗议。

    「你想做什麽?要在这里穿内衣吗?」

    「不只穿,还要在这里换,空中小姐。」

    「怎麽可能!」

    「就是可能!看,内衣了拿来了,开始做内衣秀吧!」

    小久保拿来五光十色的内衣,还有各种不同的质料。

    「看得眼花撩乱了。」

    衣川在许多内衣中选上红色的内衣。

    「首先要穿这一件,脱下制服,穿上吧。」

    「就在这里吗?脱了这个就┅」

    那样会赤裸的┅

    衣川瞪一眼杏香,那种凶狠的眼神,使杏香不寒而栗。

    「究竟穿不穿!不穿,我们可要走了。阿龙┅」

    「是。」

    衣川准备转身时,杏香不由己的抓住衣川的手臂。

    「好吧,我穿。」

    现在放弃的话,过去蒙受的羞辱都浪费了,杏香在绝望中下定决心。

    很想闭上眼睛,但只能不去看别人的脱去上衣,取下围巾,解开衬衫的钮扣。
    其他客人发现异常的气氛,都向这边看来。

    「唔┅」

    众多视线的力量使杏香发出呻吟声。

    杏香咬紧牙根,拉开衬衫,立刻有丰乳跳出来。

    「哎呀!」

    有一名女客发出惊叫声。虽然发现气氛异常,但想不到会发生这种状况。
    「各位顾客,因为新进口的最流行内衣想试穿给各位看,请大家过来仔细欣赏吧。」

    小久保巧妙的解说。尤其是男客,都露出好色的眼神走过来,杏香立刻被人群包围。

    「客人满了,空中小姐做起来会更有意义吧。」

    杏香咬紧牙根,拉下迷你裙的拉链,稍犹豫後让迷你裙落在脚下。

    「噢!」

    观众叫了起来。

    因为裙下是赤裸的。就这样,杏香在店里裸露了,身体上只剩下制服帽子和皮鞋。

    「真了不起呀。」

    「这个人真的是空中小姐吗?」

    「不可能吧。」

    「人是很美。」

    到处都听到批评杏香的声音。

    「真是美极了,穿制服本来就美,脱了更美,真适合赤裸的身体。」

    对小久保的话,杏香已经忘了反驳。

    「我脱了,快一点给我穿上内衣吧。」

    杏香依衣川的指示,没有用手掩饰胸部和阴部。

    「哦,对不起,那麽这个内衣开始试穿吧。」

    衣川选的是红色乳罩和三角裤。小久保首先双手捧乳罩送过来,杏香以颤抖的手戴在胸上。

    是有蕾丝边和双罩间有蔷薇花的华美胸罩。

    「怎麽样?够豪华吧。」

    「快给我三角裤。」

    小久保苦笑,同时把三角裤交给杏香,同样是红色蕾丝边的三角裤,後面完全陷入臀沟里。

    「很好呀,让她站在橱窗吧。」

    「这样好极了,是本店的光荣。」

    小久保移开一部份模特儿,挪出一个空间。

    「请进。」

    杏香只能战战竞竞的走向那个地方。

    站在橱窗就能看到外面的夜景,行人也停下脚步露出疑惑的表情观看。

    「好啦,老板,在这里换一件吧。」

    「是的,那麽请换这一件吧。」

    「要我在这里┅换吗?」

    别说是店内,从街道也能看清楚橱窗,而杏香必须在此更换内衣。

    「快一点!客人在等了。」

    杏香没有拒绝的自由,接过小久保手里的金黄色内衣。为了穿必须先脱下身上的内衣。杏香就在快要昏过去的情形下,取下乳罩,脱去三角裤。

    店外的人开始骚动。

    一切的视线都集中在杏香的身上。

    抬腿时,胯下立刻骚痒得达到痛的程度,乳头也硬到极限。

    「唔┅」

    这一次也是以蕾丝为主体的内衣。

    「这是法国名牌。」

    「很好,下一套。」

    就这样,在一个多小时里,杏香不断的更换内衣。每换一件,小久保就在旁边说明。

    全部换完时,杏香几乎要站不稳了。

    难以相信的身体如火烧般的灼热。不断的溢出蜜汁,在三角裤上留下湿痕。
    「好极了。老板,刚才的内衣我全买了,因为这个女人把三角裤弄脏了。」
    「谢谢。」

    杏香身上穿的是最後的深红色乳罩和三角裤,差一点就跌倒在橱窗里。


                    第四章  空中小姐的理性瓦解的刹那
    终於穿上制服的杏香,由衣川和阿龙护送著回到公寓。

    「空中小姐,怎麽了?走路摇摇摆摆的。」

    像疯狂的性感从杏香的体内如火一般要把她烧尽。

    「啊!」

    回到公寓的房里,杏香突然轻叫一声,站在那里不动了。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盗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嬉闹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本页二维码使用微信及QQ扫一扫功能无效
本页二维码(来扫我呀)